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在神山前祈禱(上)

從牛奶海回旅館之後,我們倒頭就睡,為第二天的偉大旅程做準備。

淩晨4點,鬧鐘準時響起。我翻身起來。套上羽絨服,戴好帽子和圍巾,就沖到唐立他們的房間敲門。

5分鐘之後,他們穿戴整齊站到我面前,兩人拿著一大一小兩個保溫壺。唐立將小的遞給我,說:“熱咖啡。”

我接過來,擰開瓶蓋就聞到一股濃郁的咖啡香。喝一小口下去,頓時感到渾身的毛孔都蘇醒過來。我給了他們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舉起手喊道:“出發嘍!”

今天,我們就要用雙腳丈量這塊神奇的凈土。這不止是一次身體的考驗,更是尋找信心的心靈之旅。

在步入蒼老之前,我們需要這樣一個輪回,告訴自己天有多長,地有多遠!

按照昨天走過的路,我們從沖古寺向洛絨牛場進軍。

有人說,太陽落山時,梵·高在追尋最後一抹黃色。梵·高的故事,是關於生命的訴說。美麗的女影星模特薇拉·倫道爾夫是突然於某一天消失在荒野中。畫家霍格爾·特魯茲為了他最後的追尋,從此隱秘在一片遙遠的瓦礫中。他們瘋狂地跑在脫離人生的軌道上。

從卓瑪拉措返回沖古寺一路都是下山路,林間道路已經很好走,我們的腳步已經有些發飄,難以駕馭,即便有多年徒步的鍛煉,也難以吃消轉山的疲痛。但想起路上遇見的那些磕長頭的信徒,酸痛感便豁然減輕了。究竟信仰可以超脫身體的苦痛,還是用身體的苦痛丈量信仰的虔誠,只有知行合一,才能體驗。

因為夜晚下雨,馬糞散發出刺鼻的氣味。夏諾多吉神山一直在我們的正前方,天氣有些陰晴不定,我們暗暗在心裏祈禱,希望是個艷陽天。

不多時,央邁勇神山就一覽無遺地出現在眼前,雄偉的雪峰讓我們的身體充滿了能量。

前往牛奶海的路途依舊是手腳並用,隨著天空逐漸明朗,我們也加快了步伐。

從洛絨牛場向牛奶海行走的時候,星光逐漸隱沒,天邊泛起絲絲亮光。唐立建議我們稍稍停留,看有沒有機會見到日照金山。

再度倒頭睡下,夢裏的我時而在荒涼的海子山,坐在橫七豎八的石頭上,時而在智慧海,吹著山風,傻乎乎沖著誰笑。忽然聽到一陣轟隆隆的雷聲,我被驚醒,發現唐立和羅兵差點沒把房門砸破。

凜冽的空氣中,似乎可以看見飛雪的浪漫紛揚,眼前的夏諾多吉隱匿在縹緲的雲霧間,不時有雨絲一樣清涼的物體沾在臉上,又迅速地融化開。

到達五色海的時候,我們已經位於央邁勇神山的山腳下,看著巍峨的雪山,很有一種要征服它的沖動,但是,我們還有很多的前路要走。

它位於仙乃日神山與央邁勇神山之間,站在那兒,可以將央邁勇雪山盡收眼底。向北看去,可以隱約見到智慧海和牛棚,向西南方向看去,則可見到央邁勇神山西側的勒西措海子。

我跌跌撞撞跑去開門,剛打開,唐立就扶著我的雙肩一陣猛搖,大叫著:“你幹嗎呢幹嗎呢?要嚇死人嗎?敲了這麽久都不開,我們就要撞門了!”羅兵抱著食物站在他身後,也是一副神色凝重的樣子。

勒西措是景區內面積最大的高山湖泊,煙波浩渺間,會產生誤入仙界的幻覺。在央邁勇的映襯下,勒西措尤其悠遠閑適,且不說草地與野花,單是那信步其間的牛馬,就讓人心生向往。據說,每逢枯水季節,還能看到湖底縱橫交錯的鈣化溝。

經幡在風中呼啦啦作響,天空漸漸晴朗明媚。此時,仙乃日神山已經清晰地呈現。我閉上眼,雙手合十,向神山許下一個心願。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