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被時光遺忘的凈土(上)

第二天我很早就醒來,推開窗,因為夜晚下雨,外面還是濕漉漉的,一股寒冷的空氣撲面而來,整個人頓時覺得清爽。

剛包裹好自己,唐立和羅兵就來敲門了。難得他們比我還起得早。大概是到目的地了,心情比較激動。

出門之後,我們找了個最佳位置,等著看仙乃日著名的日照金山。感謝天公開顏,我們沒有錯過這個美景。

當遠處的仙乃日著上金衣時,我還沒反應過來,多虧羅兵大喊一聲“好美啊”,我才註意到,周圍的景致都還黯淡,唯有遠處的仙乃日,像是純金打造的一般。

我在心裏暗暗財迷了一番,回過神的時候,瞟了瞟四周,見沒人發現我快要流下口水,才眨巴眨巴眼睛,假裝若無其事。

徒步可是我們窮遊一族的強項!我相當自豪地告訴唐立和羅兵,早在我十九歲那年,暑假回家報了個戶外團,跟一大幫哥哥姐姐一起徒步漓江。從新萍鄉到楊堤鄉,總共走了六個多小時。同行的夥伴們,陸陸續續攔截下村民的小貨車,先行離去。而我,堅持與戶外隊長一行五人走到終點。

拍下幾張照片之後,我們便駕車前往龍同壩。路上經過了大自然營地。到達目的地停好車,我們便一刻也不耽擱,背上隨身物品準備徒步。

還有,跟媽媽和她的同事一起去九寨溝那次,海拔4000多米的黃龍,我一口氣跑到頂峰。放肆拍了一陣照片,然後慢慢溜達著下山時,才遇見媽媽的同事。

聽完我的講述,唐立和羅兵嘿嘿幹笑了兩聲,不以為然。但是,很顯然,在不久之後他們就對我佩服得五體投地了。

一路上,會看見很多的瑪尼堆。有些,據說已經有千年的歷史了。在瑪尼堆旁邊,會豎著一個“請勿攀爬”的小木牌。莫非,真的有人閑著沒事兒去爬瑪尼堆嗎?

我得意地在他們身邊繞來繞去,說:“怎樣?姐不是蓋的吧!”

雖然在離開亞丁的時候,我們就和孫皓、梅子分道揚鑣,但不曾想到,我還能在後面的旅程中再度遇見他們。

孫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唐立對他說這些話有何用意。

到達沖古寺的時候,唐立和羅兵連連揮手,要我停下來休息一陣。

相比前面看的那些寺廟,沖古寺實在是又小又破。由於寺院一片斷壁殘垣,建寺年代也無從考察,倒是有個傳說流傳甚廣。

唐立拍了拍我的肩,豎起大拇指表示稱贊。

孫皓回過頭,看著唐立那張陌生的臉,朝後退了一步,這才站穩了身體,答道:“是。”

過幾分鐘後,我們起身繞了寺院一圈。

在唐立忙著為混一頓美食而充當交際花時,我和羅兵偷偷溜開,在湖邊找了塊石頭坐下,各自發呆。

當年,五世達賴喇嘛阿旺·羅桑加措得知聖地日松貢布轄區沒有弘揚佛法的寺廟,於是就派降·根秋加措大師到亞丁來修建寺廟,不料因挖石動土觸怒了山神,降下災禍,當地百姓全都患上了麻風病。為了免除百姓之災,降·根秋加措大師終日念經,施展法力,乞求神靈將災難加諸自己。最終,他的慈悲感動了神靈,百姓得以平安,他則身患麻風病圓寂。

直視著雪山的時候,我總覺得在那山頂之上,一定居住著洞察世情的神仙。我們的一舉一動,都被他看在眼裏,湖水的每一次微波,山巒的每一季變化,樹木的每一種顏色,動物的每一步跳動,他都悉記在心。

現在,降·根秋加措的靈骨還葬在他自己建造的寺院內,僧人每日熏香念經,以紀念他的大功大德。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