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行走在歷史之上(上)

行走在歷史之上

因為在甘南聖地留下了一滴淚,我的內心始終保持著盤馬彎弓的姿勢,等待再度啟程。來自香巴拉的呼喚,漸漸滲入我的每一次呼吸,觸碰著我心底的期望。

僅僅一個月之隔,當我再度踏上征程,心情卻是平和安穩的。

生命,不過是一次起承轉合的過程。

機窗外霧靄濃濃。我想起七年前,第一次來到成都時,那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成都於我而言,就像是前世的故鄉,只為填補今生的空洞蒼白。

在那時,我將成都比喻為一名緣起千年前的女子,引領我前來。

此外,還有圓根燈會,又稱“燃燈會”。據說,是當宗大師圓寂以後,藏人感念宗大師無邊的功德、恩德,因而在每年農歷十月二十四至二十六舉行圓根燈會。法會當天重要的活動是供燈。藏傳佛教認為,所有勝妙清凈的東西都可以拿來供養三寶,而燈有著尤其特殊的意義,燈代表光明,可以消除我們的恐懼,照明我們的道路。而之所以稱它為“圓根燈會”,是因為當時的西藏物資匱乏,加上供燈人數眾多,他們只好把大頭菜削掉頭,在中間挖個洞,然後再把燈油註進去。漢人不明其因,就取它的形式,稱它為“圓根燈會”。

飛機抵達“天府之國”時已是傍晚,灰蒙蒙的世界,與想象判若雲泥。心緒猛然澎湃,似已抵達那個女子的溫柔。我終於靠近,在灰蒙蒙的掩飾背後,旋轉著已逝的命運年輪。而她在何處?我已靠近,她甚至可能就躲藏在我身後,但我依然看不見她。

這是已等待千百個輪回的約會。我要親自走到她面前,告訴她,這就是宿命。於千百年前的一次回眸,終將指引我來到這兒,靠近她的身邊。這正是一種莫須有的依存。

這片土地,散發著故鄉的味道。是植物的辛辣清香,以及成都特有的味道。暮色是一襲遮羞的布簾,在夜色之中,像與前世的我有了一個真實的擁抱。

在康定,最受人矚目的民俗節日有兩個。最盛大的是浴佛節,又稱“敬山神”。相傳佛祖釋迦牟尼於藏歷四月十五日降生成道和圓寂。因此,在每年的農歷四月初八,藏族人民都會紀念釋迦牟尼佛的誕辰,九龍噴聖水,為其沐浴。在這一天,康定城區的各佛寺都要組織儀仗隊自康定東門出,上跑馬山,下經公主橋,轉金剛寺、南無寺,沿阿裏布谷山腰至子耳坡返回。信徒們亦隨之轉山(藏語稱“八角”),以紀念佛祖誕辰。

空氣裏,熟悉的氣息隨處可以聞見。

那時刻,我想要以五體投地的姿態愛撫足下土地,猶似觸碰那隔世的愛。

有人把漂泊當做夢想,另一些,則渴望著能在路上遭遇些什麽。

行走,對於大部分青年是種誘惑。初出茅廬的青年,懷著滿腔淩雲的壯誌,渴望翺翔。如果能感受飛的快意,聽著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撫摸著白雲,與鳥兒對歌,親吻藍天,多美,多愜意!

說起康定,就不得不提到跑馬溜溜的跑馬山。它位於康定城南,當地的藏民稱之為“拉姆則”,意為“仙女山”,是藏族著名的神山之一,也是橫斷山脈東面的雪山之一。

小雅從雅安趕來與我見面。她是我認識十年的朋友,卻從未謀面。我們在同一個論壇寫字,喜歡上同一個男人,然後同樣地被拋棄。

不同的是,小雅從未離開過四川,而我從十八歲起,幾乎沒有在家鄉待過完整的一年。

我說,生命中擦肩而過的男人,在多年之後談起,都顯得雲淡風輕。正由於當時的不成熟,反倒因單純而顯得美麗。

她說:“我永遠都只是自己認為的樣子,因為孤寂,才看到生活本身的模樣,而日常中,卻總在扮演著另外一個人。不知道是誰,反正不是我。”

無論是以怎樣的方式存在,都不過是生活罷了。

比如在外人看來孤苦無依的小雅,卻堅強地撐起生活重擔。她家早年遭遇變故,家破人亡,卻並未喪失生活的勇氣。在她看來,你認為自己沒有的東西,或許正在前方等待著你,而你羨慕別人的時候,或許別人也正在羨慕著你。

紅軍長征途中的第一座大雪山,就是雅安附近的夾金山。有一首歌謠形容它,“夾金山,夾金山,鳥兒飛不過,人不可攀。要想越過夾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間。”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