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良廷·譯

我時時刻刻想起在直布羅陀買手套那件事。當時,我、譚和船上的外科大夫三人,在船靠岸後上大廣場去,一邊傾聽優美的軍樂隊演奏,一邊打量英國婦女和西班牙婦女的那份美色和時裝。到9點鐘,我們在去劇院的途中,碰到將軍、法官、提督、上校和“美利堅合眾國駐歐亞非三洲特派專員”,他們是船上的“權貴”,剛去過劇院,登記各人的官銜,把菜單上有的菜吃個精光;他們叫我們上法院附近的小百貨店去買羊皮手套。據說,那種手套式樣精美,價錢公道。看來上劇院戴皮手套是一時風氣,我們頓時照他們說的去辦。店里有位非常漂亮的小姐,遞給我一副藍手套。我不要藍的,她卻說,像我這種手戴上藍手套才好看呢。這一說,我就動了心。我偷偷看了一下手,也不知怎麽的,看起來倒果真相當好看。我左手戴上手套試試,臉上有點發燒。一看就知道尺寸太小,戴不上。

“啊,正好!”她說道。

我聽了頓時心花怒放,其實心里明知道根本不是這麽回事。

我盡力一拉;可真叫人掃興,竟沒戴上。

“喲!我瞧您戴慣了羊皮手套!”她微笑著說,“不像有些先生戴這手套就是笨手笨腳的。”

我萬萬沒有料到竟有這麽一句恭維話。我只知道怎麽戴好羊皮手套。我再使下勁,不料手套從拇指根部一直裂到掌心去了——我還拼命想遮掩裂縫。她卻一味大灌迷湯,我的心也索性橫到底,寧死也要知擡舉:“喲,你真有經驗!”(手背上開口了。)“這雙手套對您正合適——您的手真細巧——萬一繃壞,您可不必付錢。”(當中橫里也綻開了。)“我一向看得出哪位先生戴得來羊皮手套。這樣戴真大方,只有老資格才戴得來。”(照水手的說法,這雙手套的全部後衛都“溜”了,指節那兒的羊皮也裂穿了,一雙手套只剩下叫人看了好不傷心的一堆破爛。)我頭上給載了十七八頂高帽子,沒臉聲張,不敢把手套扔在這天仙的纖手里。

我渾身熱辣辣的,又是好氣,又是狼狽,可心里還是一團高興;恨只恨那兩位仁兄居然興致勃勃地眼看我出洋相,巴不得他們都見鬼去。我心里真有說不出的害臊,面子上卻開開心心地說:“這雙手套倒正好,恰巧合手。我喜歡合手的手套。不,不要緊,夫人,不要緊;還有一只手套,我到街上去戴。店里頭真熱。”

店里是熱。我從來沒有到過這麽熱的地方。我付了帳,好不瀟灑地鞠了一躬,走出店堂,這時好像覺得這女人眼里略帶幾分譏誚;等到了街上,回頭一望,只見她不知為什麽只管呵呵大笑。

我有苦難言地戴著這堆破爛,走過這條街,然後,將那丟人現眼的羊皮手套扔進了垃圾堆。

令我慶幸的是,兩位仁兄總算暫時放過了我,並沒有在船上大加張揚。我們到時候總是彼此放一馬,免得有傷感清,說笑話反而落個沒趣。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