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相遇的陌生人緘口不語,然而,心靈撞擊的火花竟融在溢於言表之情中……他指著空位,問空位對面的中年男子:“同志,這里有……有人沒有……?”中年男子搖了搖頭。

他欣然落座。

列車啟程時,他晃晃隨身帶著的扁形茶葉罐:“來……來點吧?”中年男子舉起茶杯,表示:已經有了。

他朝中年男子笑笑,呷了一口茶,心里泰然了。他是第一次單獨出差,因為他口吃得厲害,平時不肯出門,這次,廠里人手緊,他只得硬著頭皮上路了。

車廂里,一片靜謐,前前後後的座位,都由睡意籠罩著,此起彼伏的鼾聲更加濃了這氣氛。他腦海里一個閃電:不要乘過站了。

“現在是……啥……地方?”他問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把臉偏向一側,並排的一位青年說:“誰曉得呢?已經誤點誤得沒數了。”

他看過列車時刻表,到達A市站正點是半夜兩點。現在1點45分。

他茫然了。

當中年男子正過臉來時,他又問他:“同……同……同志,A市……市站到……到了沒有?”中年男子好似沒聽見而未回答,卻去掏香煙,吸起煙來,弄得他倆之間的空間煙霧朦朧。

倒是並排坐的青年憤憤然了,說:“你這人,人家問你,怎麽老是不回答!”他生怕引起摩擦,示意青年:“算了……算了。”不過他想,現在到底人心不古啦。

中年男子拉起車窗,將殘茶傾倒出去了,然後,找開小拎包,將毛巾、茶杯、雜志一一裝入;又撕出一頁空白紙,摘下衣兜里插著的圓珠筆,在桌上疾書起來。

車速減緩了,一聲高昂的長鳴。

“你在……這……這站……站下?”他客氣地問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點點頭,蠻和氣,接著起身。

小站,燈光昏暗。列車停了下來。

青年沖著中年男子的背影,說:“這號人,看上去倒挺像模像樣。”

他想:從現在起,絕不能再打瞌睡了。他隨手端茶杯,卻發現,杯子底下壓著一張紙條——同志:不怕見笑,我也有口吃的毛病,而且,一急,話語打結得更厲害,我擔心我回答你時,口吃會造成你的誤解,以為我在取笑你……他拉起車窗,伸出頭去。夜間的清新氣息撲面而來。他望著站台攢動的人頭,心想:那個“同病人”一定也在其中。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