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羅特尼科娃·一個女人的夜晚

方圓·譯

關上房門,薇拉契卡自豪地搖了搖頭,精神抖擻地朝車站走去。

“都結束了。”她想,“終於分道揚鑣了……而且,不是他離開我,卻是我離他而去。在我們這個時代,這還有點兒意義呢。我自豪地走了——只拎著一只皮箱。現在我可以自做主張了:高興的話,可以去看戲,來了情緒呢,可以去看電影,誰都不會礙我的事兒……”她一刻不停地朝前走。

“再不會有人追在我屁股後頭一個勁兒地問:‘上哪去?’……”她凝神諦聽了片刻。前面沒有腳步聲,兩旁也沒有……可背後似乎有聲音,盡管這聲音並不很響……薇拉契卡把皮箱換到另一只手里。

不知什麽地方有只烏鴉在“哇哇”怪叫,薇拉契卡趕忙加快了腳步。“我順小道走,不會碰到人的。手里這只皮箱雖說不大,可是誰都能看出來它挺沈,我拎著它夠費勁兒的。再說,要是碰上壞人劫道,也沒人保護我呀。最好碰到的是只野獸,一頭熊,或者是一只狼,而我的丈夫,現在已經不是丈夫了,他一定知道我險遭不幸。沒準兒,他還會後悔當初沒留下我,或是後悔沒有悄悄跟在我後面呢……也許,我還會天天晚上去和他會面,久久地凝視著他,沒有一句責備的話,盡管這事兒沒什麽可說的。可我現在走了,孤單單的。盡管誰都不來追趕我。誰都不來,誰都不想來……”車站上空無一人。薇拉契卡在箱子上坐下來。寒風卷起雪粉撒向這個孤零零的人。“這會兒,家里一定是暖烘烘的……”薇拉契卡閉上眼睛。“每個電視頻道都有節目。丈夫,過去的丈夫坐在溫暖的屋子里欣賞電視節目。也許那些節目還挺帶勁兒呢。他還會認為自己是一切財產,包括我工資的理所當然的支配者。是啊,我已經離家出走了,還有什麽好說的呢?我誰都不需要。即使是丈夫,真遺憾,過去的丈夫。此刻,我坐在皮箱上,不知為了什麽在等火車。可他,丈夫,真遺憾,過去的丈夫,卻在看電視,逍遙自在。可我呢?要知道,我們還沒有分手呢。我不過就是離家出走嘛,出門瞧瞧。”

薇拉契卡站起身來,伸手拎起皮箱,像來時一樣精神抖擻地往回走去。

“又不見一個人影。後面、兩旁都空空蕩蕩,最糟的是前面沒有人。沒有感到歉疚不已,也沒有感到後悔莫及,況且,我也不是永遠離家,甚至不是真的離家出走,不過是出門看看嘛。像我這樣離家出走,只有傻瓜才幹得出來。況且,只穿一件單薄的衣裳,連皮外套都忘啦!忘在誰那兒?忘在丈夫那兒啦!我並沒有跟他分手,我不會和他離婚,我不會去和他打官司的,我什麽都不想分。好在我們這兒什麽野獸都沒有,沒有狼、也沒有熊。所以根本用不著擔心它們會撲上來,只是別碰上壞人……”薇拉契卡幾乎是跑著來到家門的,驀地,發現人影一閃。

“別堅卡!”她大喊一聲,皮箱失手落地。

“我在這兒!”身旁響起了那極為熟悉的丈夫的聲音,“我一直跟在你後頭……”“能幫我把箱子提進去嗎?”……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