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想刺探父母當年的“清宮秘史”。媽媽守口如瓶,爸爸的“瓶子”密封欠嚴,終於泄露了下面的故事。〕小橋。流水。人家。我吃了晚飯,照例到小河上遊的一泓清水里去快樂。樂畢歸途,望西天雲霓變幻萬千,如洛神翩翩遊龍宛宛,不禁搖頭晃腦起來:“日落西山紅霞飛,戰士打靶把營歸……”正唱到“毛主席聽了心歡喜”時,聽到聲“哎喲!”我下意識地罷唱,止步,定睛原來,我得意忘形之時,已踩著了一個中年婦女的腳!我忙連聲說:“對不起。”這“對不起”似乎是靈丹妙藥,那個婦女臉上立刻堆滿笑,也連聲說“沒關系”——不過她用的是土語:“活絡的!活絡的!”—就低頭繼續搓衣捶衣。

我卻不大好意思就走開,總覺得還欠她點什麽。她很快洗完衣,見我還站在那里,很是驚訝。我搶過她裝滿衣服的木桶:“我來!”她毫無思想準備,被我“繳械”了。她帶我走進一棟四扇三櫳的木房,連聲說“勞煩你”,樣子有些誠惶誠恐;又高聲喊:“慧妹子,端茶來!”兩遍之後,堂屋便進來一個赤腳姑娘,雙手平端著,送給我一杯涼茶,姿勢挺“隆重”的,來不及笑,便轉身進屋了。

第一印象是高,而且還在長。上衣勉勉強強才遮住肚臍,有點像福建惠安女;而褲筒下沿卻因秀腿的瘋長而遠離腳踝,露出兩節白嫩的藕來。臉的長寬比例符合黃金分割,腰也仿佛柳枝一般。印象最深的是辮子好長好長,轉身時畫了個半圓,那辮梢仿佛觸著我身體的哪一區間。

〔我搶過話頭:爸,是觸著了你的心間。爸爸笑:鬼妹子,給你一巴掌!〕從此,我晚飯後到小溪上遊快樂歸來,便到那棟木屋去坐坐,討碗涼茶喝。不久便有同事笑,又不久我和慧妹子便互望著笑,又不久我們就走到一起來了。同事笑我踩了岳母娘,我好想“糾正”他們:不,我一腳“踩”出了個媳婦。

〔我“嘻嘻”笑了,手指刮著臉對爸爸說:“沒羞!沒羞!”〕

Views: 1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