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又寧譯

“你別再制造這可怕的噪音,好不好?我的頭都要炸了。”巴科斯特·海斯對著窗外大聲喊道。自打隔壁搬來的新鄰居開始每天下午吊嗓子練聲起,窗外的春色都給攪渾了,搞得他整天心煩意亂,不得安寧。

“這個討厭的女人,為什麽不到別處出醜呢?”他惱火地自言自語道,“或許我該立刻搬走。”

他是名退役警官,經過數十年的搏殺後,渴望過上一種平靜安逸的生活,頤養天年。他特地選擇了街區邊緣只有孤零零兩座房子的地方安了家。可這會兒,隔壁那座房子里又搬來了一個退休的歌劇演員。他討厭歌劇。

巴科斯特在心中默默地數著數字,等著敲門聲的到來。“砰!”他趕緊拉開前門,莉莉已雙手叉腰站在門口,瞪著雙眼怒視著他。

“你這個老頑童,就不能停止你的惡作劇嗎?我剛搬來才兩周,你每天都大叫大嚷幹擾我練聲,我對你的行為已無法容忍!”“是嗎?你倒是惡人先告狀。你那叫練聲?哼,簡直是可怕的噪音,使人無法忍受!”“如果你的耳朵那麽嬌嫩,你為什麽不到別處去消磨這一個小時呢?比如去釣魚,去喝酒,去遊泳,總之去做些什麽。我住這兒,就要在這兒唱。即使是‘噪音’,你也必須習慣。”說完,她甩頭而去,腳下的高跟鞋跺在台階上“噔噔”作響。

真有趣,他還是第一次注意到她走路時的姿態,雙胯擺動得是那樣自然優美。

他出神地望著,心想,都60歲了,她竟然還保持著這般輕巧苗條的身段,真有點不可思議。是不是該約她出去。

關上門後,他又覺得自己很可笑,怎麽會有如此荒唐的念頭。他倆絕不是同一類人,況且,自打老伴過世後,他還從未對任何女人產生過興趣。

第二天,也不知怎的,他竟然鬼使神差地按照莉莉的建議去做了。在她練聲時,他去雜貨店購物。回來時,他看見莉莉在澆花。

他走上前去,仔細地打量,深紅色的玫瑰花瓣上沾著點點水珠,陽光照在上面熠熠閃亮。他情不自禁地叫了起來:“真是太美了!”莉莉擡起頭,看著他,用一只手隨意地抹去額上的汗珠:“謝謝,海斯先生。”她似乎準備離去可好像又想起了什麽,說道:“我剛巧想歇會兒,想喝點什麽嗎?”他望著她的臉,她的皮膚光滑,幾乎看不到皺紋;一雙淺綠色的眼睛溫柔迷人;唇上抹了淡淡的口紅,顯得底蘊十足又不過於張揚的性感。“那太好了,有啤酒嗎?”“當然有。戶外勞作後,喝上杯冰啤酒多爽呀,你說是嗎?”一抹笑容使她的眼角處綻開扇形的魚尾紋,宛若兩朵怒放的菊花。

巴科斯特眼睛一亮:“噢!那還用說。”

清晨,巴科斯特被門鈴吵醒了,他瞅了一眼床邊的鬧鐘,才7點鐘。

莉莉站在門口,一只手拿著一束剛采下的紅玫瑰,另一只手端著一盤自制的烤面包,一並遞過來說:“我們訂個停戰協議,好嗎?你只要每天給我一小時,我保你再也用不著扯著嗓子大喊大叫了。”為了使他不至於過分敏感,她又問道:“你過去最感興趣的是什麽?”“什麽?哦,我想是釣魚吧。你問這幹什麽?”“我有個建議。你教我釣魚,我教你歌劇。”

“如果我說我不想學歌劇呢?”“那我也不學釣魚。其實,這只不過是一種增進鄰里關系的方式。”

真是兩個倔犟的老人,性格迥異,互不相容。直到後來發生了一件事,才使他們在各自的精神世界中找到了共振點。

一個星期天的早晨,莉莉來請巴科斯特共進早餐,巴科斯特以有許多事要做,草率地拒絕了她。他關門時,看到莉莉臉上難堪的神色,他突然感到自己很猥瑣。

過了會兒,敲門聲又響了。

“對不起,再次打攪了,巴科斯特先生。這小家夥遇到了麻煩。我想這可是你職責範圍內的事。”莉莉說著,低頭看了看身邊大約五歲的小女孩。

“發生了什麽事?”他急切地問道。

“我找不到家了,”小女孩怯生生地說,“我剛才一直跟著一只小花貓,跑到這兒就迷路了。我要找媽媽,可媽媽見到我,肯定會罵我。”說著,兩行淚水嘩嘩地從她的雙頰流淌下來。巴科斯特彎下腰,輕經地撫摩著小女孩因抽泣而顫抖的小肩膀說:“小寶貝,不要怕,我們會幫你找媽媽。你叫什麽名字?”“凱……凱瑟琳·本森。”小女孩抽泣著說。

“好了,凱瑟琳,我叫巴科斯特,這位奶奶叫莉莉。我們先進屋。我們一定會為你找到媽媽,你媽媽見到你不會罵你,只會高興地擁抱你。”他又對莉莉說:“你陪著她,找媽媽的事就交給我了。”

巴科斯特給他在警察局里的朋友掛了電話。幾分鐘後,小女孩的住址就找到了。他倆駕車把小女孩送回了家。

回來的路上,兩人奇怪地沈默不語。車進了街區,巴科斯特把車停了下來,轉過臉來,正巧碰上了莉莉含情脈脈的目光。剎那間,一股暖流湧上了他的心頭:“有時候,我真是又蠢又笨。今天早上真是對不起你。你的心腸真好,我根本配不上你。我是個粗人,又不懂歌劇。”

莉莉一只手溫柔地搭在他肩上說:“可你有辦法讓小凱瑟琳不哭,讓她和父母重新團聚。我才不在乎你懂不懂歌劇吶。你有一顆善良的心,這就足夠了。”

巴科斯特感到體內有了一種異樣的沖動。這是他多年來第一次由衷產生的激情。他意識到眼前這個女人在自己心中的分量。

“告訴我,我們……哦,我到哪兒去買歌劇票?我想進一步增進我們的鄰里關系。”

莉莉滿臉笑得似一朵粉色的菊花:“巴科斯特·海斯,你真是個老滑頭。”

“唉——我的老祖母又開始訓人嘍。”

兩人四目相對。巴科斯特知道,他再也不會從這兒搬走了,而要搬進隔壁那座房子里去。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