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節。 新雨出現在東方大地。 宛如肥大的青色長袍在漂移。於是我想起了詩人吳久伊尼的話語。我仿佛覺得那是在向我的愛人派遣雲使。

就讓我的歌聲飛翔吧! 讓它飛越那近在咫尺而又遠在天涯的難以逾越的異國去吧!

然而。 這樣一來。 我的歌聲就必須逆著時間而行。 就讓它追溯到我們第一次相會的那一天吧!那一天充滿了悲愴的笛聲; 那一天宇宙的瀟瀟細雨與永恒春天的一切芬芳氣息。 一切哀痛哭泣都交織在一起了; 那一天凱多基花叢發出了深切的嘆息。 紗爾花的吱葉表現了激昂的自我獻身精神。

在無人的湖畔。 在椰子樹的密林里。 雨聲淅瀝; 請雨後把我的話語送到我愛的人的耳朵里。 她大概正在那里束起發髻。 將紗麗纏在腰間。 忙著做家務呢。

就讓這新雨帶著天宇和大地婚禮的祝詞降落在我們的離別上吧。讓深藏在我愛人心中那些無法表達的話語。 像突然彈響的琴弦一樣。 發泄出來吧!就讓她那宛如遠處林緣般顏色的碧綠的紗麗披在她的頭上吧。讓所有雲雨的音符在她那雙炯炯的目光中鳴響吧。願那個編到她發辮上的貝庫爾花環更加絢麗!

竹林里的幽暗伴著蟬鳴漸漸濃重。 冷風吹拂的燈火顫抖著熄滅了。 這時候她離開她所眷戀的世界。 在我那顆孤獨之心清醒的夜晚。 沿著那彌漫著濕潤芳草氣息的林間小路走了。

在這個巨大的人世間。 我能把這目光藏在什麽地方?

我到哪里去找這樣一個地方___那里的分分秒秒永遠不再飛逝。

彩雲中的所有金輝。 都融會在晚霞里。 難道說她投來的這一目光就不會同晚霞融合? 既然納格凱紹爾花中的金粉可以被雨水沖落。 那麽這雨水為什麽不能把這目光沖走呢?

既然這目光在人世間的無數事物中傳播。 那它為什麽還停留在無數的廢話和無數的痛苦之中呢?

國王的權柄。 富人的錢財。 在人世間都是屬於死人的。然而。 在淚水中難道就沒有可以使那一瞬間的目光成為萬古長存的東西?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