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天葬:死亡,是快樂的事情

旅社來了新的遊客,背著碩大的專業攝影器材包。見到他的時候,我們正在埋頭吃面。他興沖沖說起天葬:“郎木寺是唯一允許遊客觀看天葬的地方,不知道那是怎樣宏大的場面啊!姑娘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我和管元不約而同地放下碗筷,估計她腦海中也出現了禿鷲啄食屍體的情景。

眼前這個男人長得實在難以恭維,一張臉無比滄桑,根本看不出他實際的年齡。這時候,門口有人在招呼他:“阿力,要不要出去逛逛?”

叫他阿力的男人看起來還像個人樣,穿著牛仔褲和沖鋒衣,眉目俊朗,卻不年輕。他頭也沒回,反倒在我們對面的座位坐下,然後才說道:“過來休息會兒!”

阿力的同伴叫晉亦,兩人同行,阿力負責攝影,晉亦當司機。

兩人都已三十多歲,不過精力相當充沛。

由於晉亦的彬彬有禮,我和管元總算與他們搭了話,並說好,次日清晨一起去看天葬。

早在《周易》中,就已有關於天葬的記載,但在不同歷史時期和不同的地區,形式都不盡相同。藏族的天葬,是讓禿鷲和老鷹食盡死者的屍體。因為在藏傳佛教中,認為人生有八苦,死亡不是終結,而是重生,也就是這輩子的善果和惡果會轉到下一世。天葬是讓死者的肉身被消滅,從而使之靈魂上升到天堂。

我們登上山坡的時候,已經有小群人結成隊,浩浩蕩蕩向天葬臺的方向挺進。阿力嘰裏呱啦說個不停,後面的人也在竊竊私語,比膽量的不在少數。這種感覺很奇怪。我忽然有點打退堂鼓,不知道自己此行是為了什麼。

走到鐵絲網攔住的地方,已經不能再前進。遠遠地,可以看見各色的經幡掛滿了葬臺四周,還有潔白的哈達,迎風舞著,帶有濃厚的神秘氣氛。

屍體是被背屍人背到葬臺的,遺體蜷曲成坐姿,並用白色藏被包裹著。

按照藏族的習俗,屍體被全部啄食幹凈是最吉祥的,這意味著死者沒有罪孽,靈魂能安然升天。如果沒有食凈,就要將剩余的部分焚化,同時念經超度。

葬師,是幾個穿普通藏裝的村民。據說,死者在生前會自己選擇執行人,這跟我想象的完全不同。我以為,會像道士招魂那樣搖著響鈴,念著咒語。所謂的葬臺也很簡陋,就是幾塊大石頭壘起來的。

顯然,葬師們與禿鷲像朋友一樣,他們離得很近,卻不害怕禿鷲會傷害自己。他們偶爾揚起手裏的鞭子,驅趕那些停在附近的鷹和禿鷲。他們的步伐輕松,面部也帶著虔誠的笑容。

這是我們在郎木寺待的最後一晚,再起床就要繼續前行了。

我和管元沒有看完,先行離開了。

一路上,禿鷲冷漠的眼神仿佛還在跟前。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來世這一說?只是,他們懷著這樣的信仰,顯然比我們要活得快樂很多。

晚上,阿力請我們去喝酒。這個人真的很討厭,強行拉著晉亦喝酒就算了,還要拼命勸我的管元。晉亦不能喝,我也不能,管元看不下去,端起酒瓶子要跟他拼。

待到阿力徹底倒下去,晉亦對我們說起一個關於生和死的故事。

他在旅途之中,與一個藏族的姑娘相愛了。可是阿力的家庭背景不允許他私訂終身,無論他以怎樣的方式反抗,都沒有取得家人的認可。他答應了那個叫格桑的姑娘,一年之內一定會去接她,但一年轉瞬即逝,阿力的父親最後應承,只要他開始接手管理家族事業,並在半年內取得成績,就可以去見那個藏族的姑娘。阿力於是認真地學習管理,著手承辦父親的家產,但等到他可以去見格桑的時候,已經是幾年後,踏進那個熟悉房間,卻只有一張黑白照片對著他微笑。

告別昨天,才能鼓起勇氣面對明天吧!就像這天葬儀式,只要有希望,死亡也應該是件快樂的事情。

Views: 3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