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愛這碧天白雲

我愛這山坡草地,愛這碧天白雲。

去往郎木寺的路上,車內放著倉央嘉措的情歌。

“那一天,我轉動所有的經筒,不為超度不為來生,只為你的溫暖;那一世,我轉山轉水,只為途中與你相見。轉山轉水轉佛塔呀,只為途中與你相見。天上的仙鶴借我一雙潔白的翅膀,我不會遠走高飛,飛到理塘就返回。山頂升起皎潔的月亮,你的臉龐浮在我心上,你那美麗的臉龐,悄然浮在我的心上。”

想起詩顏臉上恬淡的笑容,我和管元都不說話,一路疾馳。

有些人,或許錯過了就一輩子不再相見。有些話,或許沒開口就再也來不及說。

每個人心中都有些美好,每個人心中也都有些許遺憾。窗外的風景不斷倒退,遠處的山,近處的草地,路邊的牛羊,所有真實的一切都漸漸陷入虛幻的境地。

管元打開天窗,點燃一支煙,頓時有微風竄入。森森和元元各自占據一個窗口,出神地望著這片陌生而遼闊的風景。

我忽然有些傷感,念起席慕蓉的《禪意》:當一切都已過去,我知道,我會慢慢地將你忘記。心上的重擔卸落,請你,請你原諒我。生命原是要不斷地受傷和不斷地復原,世界仍然是一個,在溫柔地等待著我成熟的果園。天這樣藍,樹這樣綠,生活原來可以這樣安寧和美麗。

管元也笑了,她說,我們都這樣熱愛自由,卻沒有想過,生活原本就是一個圈,無論你怎麼轉,也轉不出那個邊界。

一路上,天蒼蒼,野茫茫,不用風吹草低,仍可見大片牛羊,與天邊的白雲連成一線。不知駛出多少公裏,路的左側出現一片開滿野花的山坡,右側是大片的草原。

管元輕輕嘆一口氣,問我研究生畢業後有什麼打算。

打算?好像沒有什麼打算。八歲的時候,爸爸問我長大了想做什麼,我想也沒想就回答說:“自由作家。”記得爸爸那時大笑,問我可知道自由作家是什麼意思。我說不知道,應該是不用上班,四處旅行寫書。

我們的車速大概100邁,不是太快,卻讓這些渺小的昆蟲在瞬間就跟世界永遠地告別了。管元不斷地打開雨刷,昆蟲的死跡被抹得幹幹凈凈。

我驚呼得哇哇大叫!寧靜的公路上方有一只黑色的大鳥從高空飛快地一掠而過。管元說,那是鷹。草原上的雄鷹,會疾馳而下抓地面的老鼠。

馬路上,已經很久沒有看到車輛和牧民了。我和管元不約而同地說:“停下玩一會兒吧!”

每走一段路,我們的擋風玻璃上都會出現很多黃色的白色的汁液。黃色的是一些撞死在玻璃上的蟲子,白色的應該是鳥屎。

過馬路到對面的山坡,有鐵絲欄圍著,大概也是一片牧場。我和管元找了個被損壞的地方跨進去,一路走到山坡半腰。

有些像鳶尾,但以我有限的植物知識,叫不出它的名字。

我們把車停在公路的休息帶,抓起相機和小背包就下車了。森森元元更是歡快,車門一開,便迫不及待沖向大自然的懷抱。

草地上的花朵顏色都特別鮮艷,與花店賣的不同,她們嬌柔地扭動著腰肢,像無邪的小姑娘們,不為名利地自由舞蹈。眼前的一切都充滿了活力和生機。我有些興奮,信手摘了一小束藍色的花。

森森和元元快樂地奔跑,追逐彼此,在碧綠的草地之間,猶如兩團奔跑的白色絨球。管元見它們跑遠了,便又喚回身邊。

藏族的小孩直楞楞看著我們,像觀察動物園的猴子一般,饒有興趣。最後,還是管元先開了口。她問他們,草地是不是不能進來?小孩搖搖頭,還是那種直楞楞的眼神。管元又問,你們是哪裏人?是牧民嗎?小孩還是搖搖頭,指了指遠處的一個方向。管元對我說,他們大概是若爾蓋的村民,不會說漢語。

只不過幾分鐘,方才的摩托車又駛了回來,我和管元條件反射般站了起來。他們靠近我們的伊蘭特,然後又離開,接著靠近了我們所在的山坡。他們開著摩托車直接沖過鐵欄,沖到我們前面幾米的地方。

摩托車上的兩個男孩看起來十四五歲的模樣,穿著漢族的衣服,顴骨上兩團高原紅告訴我們,這是藏族的小孩。我們就這麼八目相對,不說話,也不走動。

人與人之間的交流通常都在於眼神。我記得有個男人曾對我說,出門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如果有人與你起沖突,欺負你,你一定要在第一時間用最兇的眼神直直盯住他。

眼前的小孩顯然沒有惡意,只是那麼直楞楞地看著我們。我和管元放松了坐在草地上,呼吸著迎面而來的清新山風。兩個小孩還是騎在摩托車上,望著我們,不吭聲,也不離開。這種感覺很奇怪,像是一場無聲的對峙。

其實藏民沒有我們聽說的那麼可怕,這一點,在後面的路上還深有體會。

待在大城市裏時,人們訛傳藏民們多是暴力的化身,隨身帶著藏刀,見到漢人便嗖地捅進去,然後擦擦血跡離開,也沒有人會追究。只是聽說,都讓人心有余悸。可是,與這兩個藏族小孩相對時,似看到人性最本真的面目,簡單而幹凈。僅僅一小包糖,就可以換來他們最甜美的笑容。

桑科草原最有趣的應該算香浪節了。農曆六月,那是草原上最美的季節。節日的第一項儀式是“煨桑”,即點燃柏樹的枝葉,像拉卜楞寺旁的焚香一般,然後將酥油、炒面、曲拉等藏民喜愛的食物放到火中。男人們會騎馬圍著火堆轉圈和鳴槍。第二項是插箭儀式,將高十幾米的木箭插到上頭的大木欄裏。當然,每個節日都少不了賽馬、賽牦牛、拔河、摔跤、唱歌跳舞等藏民們喜愛的活動。

聽管元玩戶外的朋友說,桑科草原被群山環抱著,像一塊柔軟的地毯鋪在天地之間。大夏河水從南流到北,水草豐茂。每年夏季,都有各色的花朵競相開放。在草原中,星羅棋布著牧民的帳篷。但是那邊已經開發得較完備,還有專供遊人住宿的帳篷和出售的藏餐,可以騎馬騎牦牛。我和管元都不喜歡旅遊氣氛太濃重的地方,帶著商業味兒,什麼事都不夠純粹了。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