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什麽前例說在餐廳吃了染病死人的?總要活下去嘛,怕什麽怕?我到九龍城去,大家還是照樣一早出來飲茶?

貴當然貴。上等材料,一點也不欺場。功夫高,讓你吃得滿意。收貴一點,是應該的。店很小,只擺得下六七桌。

拍成了電影,拍得很好,只是商業性不高,沒在香港上映,真可惜生的食物變成熟的,最好的方法莫過於白灼了。原汁原味,灼完的湯又可口,何樂不為?

杯下肚,話多了,跑到鄰桌去和陌生客人聊天,問大家好不好吃?年輕人都點頭,說的確有水準,沒來錯。

本港的《食物內染色料規例》允許使用這種色素,說聯合國糧食衛生組織也認為吸取這種色素對健康不會造成影響,怎麽可能?就算沒影響,那麽腐壞後的細菌呢?

香港入學吃魚生,都從三文魚開始著手。

向小寧波說:吃蔡瀾常叫的那幾樣。總是精彩。

當今香港雖非正式成為疫埠,但也差不多了,最後一定弄得什麽人都不歡迎你,什麽地方都不必去了。在這裏坐以待斃的話,不如花多點錢去吃飯。大吉利是,就算真的遇到病毒,至,也可以說我吃過"天香樓"。

這簡直是暴殄天物。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