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成新:青島大蝦的社會學考(下)

可以說,通過在場與缺場之間的脫域和再嵌入的作用機制,對某一群體的歧視是怎樣概化的、這之後又該如何脫敏,正是“青島大蝦”帶給我們的第二重思考。


吐槽作為社會參與:一面娛樂,一面建設


 “國慶期間,外地的王先生趕到青島想去吃38元一只的海捕大蝦,因飯店爆滿,王先生就點了幾盤8元瓜子邊嗑邊等。誰知輪到王先生就餐時,店員卻要他先交61萬,原來該店的瓜子不是8元一盤,而是8元一個!

 曾奪過全國嗑瓜子速度冠軍的王先生非常後悔。

 後面排隊買單的李先生當場休克,手裏緊緊握著小票:米飯3元”

 “看過青島大蝦以後,今天我去理發了,慎重地看了一下價格表,確定是15元。然後找來了理發師和店長再次確定是15元而不是每根頭發15元。錄音拍照後開理!心裏暗自慶幸,這年頭搞不好理一次發就會傾家蕩產啊!理完後結賬,理發師說:確實不是每根頭發15元,那太離譜了,我們是一剪子15元。”

 “青島的38元大蝦事件又讓我看到了微博的力量。以後碰到不公了可以微博擴散,發現又多了一個維權的渠道。”

 “新土豪的四大標志:敢扶大爺大媽,敢拍馬雲塗鴉,敢買新疆切糕,敢點青島大蝦!”

 ……

 這些圍繞“青島大蝦”展開的吐槽,一方面以輕松搞笑的方式宣泄了人們的不滿,具有放氣減壓、緩和矛盾的安全閥之功效;另一方面也引起了不少擔憂,出現了“忘掉那只蝦吧”的呼籲和“法治精神的缺失是現在網絡輿論場存在的極突出的一個問題”的剖析。

 我們認為,吐槽作為一種社會參與,是目的理性、價值理性和情感要素的多元存在,也是帶有輕微越軌色彩和生活政治取向的混合溝通;它是社會心態的反映,又會對生活世界施加影響,具有著覆雜的功能表現。

 正向來看,吐槽的傳播效應會倒逼涉事者迅速作出回應與解決,從而將民意的力量成幾何級數倍地放大。但論及負面,一方面對醜陋現實的抱怨吐糟,可能由其低成本和娛樂性而弱化甚至消解它直面問題、維護權益的反抗性,如有學者便認為吐槽本質“是一種對現實的無奈妥協,是一種對自身權力的無奈放棄”,所以“想僅僅憑借‘吐槽’來實現這種願景的心理預期是微小的”(王馥芳《社會在“吐槽”中嬗變前行》);另一方面對人事的娛樂吐槽,可能由於互聯網中的羊群效應而導致群體極化,使調侃性的玩笑激進成攻擊性的謾罵,讓暴戾刻薄取代了溫和包容,釀成本不該的惡果。

 要而言之,我們在吐槽中娛樂,是因為生活中的槽點不斷出現並且被越來越敏感地察覺;但同時我們也要學會在吐槽中有效表達、多方傾聽和積極建言,因為終歸,我們不能沈溺在充斥著犬儒式吐槽的無奈消磨之中。(愛思想網站 2015-10-12 )

Views: 2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