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年,正在東南沿海某城搜集藝術資料,慕名至某名剎參觀。清晨即進入山口,但見樹木蔥郁茂盛,溪水潺潺,巖壁上歷代名家、文人騷客勒石刻字,既有風景又有文化,令人賞心悅目。

歷經數度轉折的石階,行至山腰,繞過一叢幽竹,眼前現出一條杏黃色墻垣和頗為壯觀的山門。走進廟門,只見‘大雄寶殿’前方的鼎爐內瑞香冉冉,耳邊又聽陣陣木魚聲,恍若有隔世之感。

我歷來對宗教徒的虔誠頗為崇敬,認為正是這種執著的誠心,才創造了如此豐富多采的藝術。

當我判定聲聲木魚來自於一側鼓樓時,便循聲輕步上樓,想一睹這位僧家的慈容,又惟恐驚動他的修行。

果見一位心無旁鶩的和尚,端坐那里喃喃誦經,手敲木魚,力度均勻,神態專注。

突然,“登、登、登”有人急促上樓。我心中不免嗔怪,這遊人太唐突,太煞風景。轉瞬間來人已直奔僧人身旁,用手擋住嘴巴,對僧人耳語。僧人聽後,勃然色變,從座位上站起:“什麽,我的那批貨脫手了沒有?”政治輔導員曹振強剛到農村那會兒,我們這些知青心里都憋著一股火。一天到晚瞎折騰,攪和得村里雞犬不寧。於是,黨支部便命令政治輔導員組織我們學習。

政治輔導員60多歲,精瘦,穿一身老黑老黑的棉衣服,褲襠前面窩窩囊囊嘟嚕著一大塊。他來到知青宿舍,只是看我們一眼,便一聲不吭地蹲在炕邊抽煙袋。

“抽支這個?”“不,抽這個。”

知青們雖然在心里並不歡迎他,但還是爭先恐後地敬煙。

“抽不了洋煙卷。你們嘗嘗這個”他立起身,從腰里拽出一個塑料袋,扔在炕邊,“自家種的,上了點炕坯土,挺沖,就是要火;雞糞都換了工分;上麻醬渣子最好,沒地方淘換。”

我們沒有動那塑料袋,都使勁吸著自己的煙卷。

忽然,我想起書包里還有一包煙葉,便掏了出來:“嘗嘗這個吧。我哥從東北探家時捎的,沒人抽,勁大!”“嘿!辮子煙。”他眼珠子一轉,笑了,一臉的褶子。

他沒說話,慢慢裝了一鍋煙,點著,然後,一口氣嘬透了,半天,鼻子嘴巴竟沒冒出一點煙氣。

“咽了?”我們異口同聲地問。

他點了點頭,又裝了一鍋:“我年輕的時候跟人打賭,從炕頭到炕梢排了10個煙袋,挨著抽,哪個都不能滅,結果,掙了2鬥麥子。”

又抽了幾袋煙,他的手開始發抖,冷不丁,嘴角淌出了口水……我們著急了,要去找赤腳醫生,他吃力地擺擺手,晃晃悠悠地走了。

第二天,我們見到他:“好了嗎?”“不礙事,瞧著你們這群離開爹娘的娃兒怪可憐的,逗你們樂樂。要是肚子里有食,抽那幾袋煙真醉不了。”他說著,眼珠子一轉,笑了。

我們誰也沒笑。

打那以後,我們安穩多了。

Views: 1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