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起得很早,覺得盡將時間拋在讀書中似乎有些傻氣,便開了門,慢慢踱到街頭小立。

街上冷冷清清。昨夜細雨,兩旁街樹上新綠照眼;街心只餘幾條蜿蜒的車轍,路已幹了——上海一天中的黃金時代是在晚間而不在清晨,清晨的街上只有短衣的勞動者和推車的菜販或偶一見到——在這樣的清寂之中,我抱臂悄立,我覺得我已成了當前宇宙的主人,一切煩惱和不平都被忘了。

偶然一陣曉風起處,兩旁的樹葉都沙然互相摔擊。風過後,從我立處附近的一株樹上,飄然落下了一片黃葉,正落在我的面前。

我不知怎地記起了今天是所謂立秋。雖然樹葉天天都在落,但是我今天因想起了立秋,對這眼前的一片黃葉,不覺便有些零落,之感,我念著「一葉落而天下秋」,我好像已越過了炎帝之宮,跨入素女青娥之殿。

立刻間,我的感覺銳敏了起來。並沒有風,我覺得身上似乎已有些瑟瑟的意味,街上的清涼,也給了我一個蕭條的感象。我仰首望天,晨曦還沒有升起,天上佈滿了灰白色的絮似的密雲,寂然不動。間有一兩隻烏鴉翩然掠過,也聽不出翼響,只有樹葉在蕭蕭細語——啊!秋竟潛到了人間,我不覺這樣感慨了一句。

我開始緩緩地徘徊,想從記憶裡追尋出我所讀過的詩文裡關於秋的描寫。想了好久,似乎都很茫然。新詩向來是背不出的,小說裡片段的描寫也記不清悉,倒是幾首舊詩詞反記了起來,但又與目前的景象不大合,不是秋夜,便是秋暮。

最後,我想到了張翰的「西風蓴鱸」那段話。

可是,秋天雖動人鄉思,然在我這樣有家歸未得的人,卻是一無所動!我誠有家,然而現在不是我歸家的時候。

「燕然未勒歸無計」,我想起了這不知誰氏的一句詞,我不覺傲然含笑。我笑我現在能有點英雄氣,不再作兒女態。誠然,不能衣錦還是永莫還鄉!

我走了回來,從架上撿出一本《蔫蘿集》,翻到《還鄉記》,讀了幾頁,我更莞然。我既永不會還鄉,我也永不會有那「累贅」,像作者的痛苦我大約也永不會受到了。

我微笑掩卷,走到中庭。方廣不到一丈的天井裡,西面牆上已有了一尺多朝陽,天上夜雲還沒有散盡,正在一朵朵地向南飛去。

 一九二五年八月八日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