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讓我歡喜讓我悲》情如清風

在這不講忠誠的潮流裏,偶爾聽到人間有情,猶如市廛裏的清風。

濃眉大眼體壯如山的朋友說:“那年女朋友跟我分手,我沒回家,足足在辦公室坐了三個月,連窗簾都沒拉開過,受不了一點光線。”

他是一人公司,那三個月連工都不開了,就這樣把自己關起來。

駱駝般雄偉的身軀,不堪一擊的弱小心靈。

“想過跳樓。”他說。

“你在幾樓?”我問得很殘酷。

“五樓。”

“五樓摔不死的。”我說。

“以我的重量,應該摔得死吧。”他沈湎在記憶裏,並不介意我的問題。

坦蕩蕩的情懷,須眉大漢的率真。

沒有問那是怎麽的一個女子,傷心多久,通常與那女子的條件無關,而與他的性情有關。

不想問出來,原來那女子不值一哂,總念他的衣帶漸寬終不悔是純美的。

本無對錯,分手后犯不著各自分辯。有個朋友最風趣,愛侶跟他分手,人間道,為什麽?

他笑著大大地點頭道歉:“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她太懶惰,我太勤力,是我不好,她不習慣。”

感情是可以頂天立地的,怕什麽吃虧,挑什麽便宜,比什麽聰明?小眉小眼的感情,買米講價嗎?
負擔得起,傷心得起,好丟臉麽?

大來大去,勝於斤斤計較多了。錢塘風嘯潮來,何等宏美,怎麽在汙水裏數養不大的小蝦小魚?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