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地被鄰國的軍隊攻了進來,把領主和有關一干人都殺戮殆盡。成了新領主的那男子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說:“這地方以往的領主聽說還有個年紀尚幼且長得很秀氣的兒子。如果我連這個幼兒也都殺掉,眾人恐怕會把我視為惡魔厲鬼,往後也難統治這地方。你們可在山崗的那一邊蓋造一座小屋,派個乳母照顧他,把他關在那里。那就是說,把他終生軟禁在那里。”
 
底下的人照做了。那地方,從山岡上也容易監視,很難脫逃到別地去。約莫過了兩年,離小屋有一段距離的四周圍開始長出了竹子,就像要把小屋遠遠地包圍起來一般。竹子成長了後,仿佛就是一道竹樹垣。監視者的視線自然漸漸難以一覽無遺。哨崗上的人問那個專為遞送三餐食物而挑選出來的農夫。那個農夫卻這樣子回答:“那些竹子真不錯。連梅雨時節看起來都覺得清爽。如今夏天都快到了,一定會叫人格外覺得涼爽。冬天,它又可以阻擋北風,里頭準是很暖和的了。”
 
那竹樹垣益愈變得寬廣,簡直就是竹林子了。據那農夫所說的,在里頭居住著,更比以前讓人覺得舒適。許是竹子的作用,再或許是此一時彼一時,那小孤兒如今據說已變成一個好不英俊的青年。新的領主於是又命令道:“都已經長大變成青年了?這可得提防著些才好。如果讓他再學會一身好武功,那可就不好收拾。對,不妨送個美女進去。”
 
於是挑選了一個婀娜多姿的美女,送她進竹林子里去。當然,事先也一再叮嚀囑咐,里頭如果有了什麽可疑的動靜,務必記得立刻通風報信才好。那女子進入竹林子後,從此便不再返回過一次。問了那農夫。農夫的回答總是:無須擔心。新領主於是只好叫來一個武功不錯的部下,命令他說:“你立刻進入竹林子里,到小屋那里探一探情況吧。如果竟然在進行什麽陰謀,你可以徑行處置,無須容情。”
 
然而,這武士進去之後,卻從此不再回來。據農夫說,他已經變成很和藹的一個人,而且追隨在那少主身邊。這到底是怎麽一回事兒啊。新領主一時也想不出好主意來。即使想找人商量,充其量,也只有那農夫而已。於是把他叫了來。問:“竹林子里的情況,近況如何了?”
 
“這些日子來,並沒進去過,所以不知道。可以不必再送食物進來了。里頭好歹可以自給自足。如果連你都逗留在這里,未免說不過去——他們這樣子說的。”
 
“這可就怪了。”
 
“也不用擔心啊,他們對外邊可沒什麽妨礙。讓他們這樣子下去,不也很好麽。”
 
不久之後,新領主因為出征而戰死。繼承的統治者對那竹林子卻漠不關心。竹林子依然是竹林子。它絕不向外邊伸展。如果說它在增長,那也只是向內而已。因為生得很密很繁,到底有沒有路徑可通別地,誰也不知道。至於那農夫,年歲漸長之後,也得了重病。來日反正已不多,於是拐著拐杖,就那樣走進竹林子里去。從此,就再也音信杳然了。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