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星新一:水泥桶中的信

松戶與三弄完水泥了。外表雖然不很明顯,但頭發和鼻口都被水泥沾成灰色。他想把手指伸入鼻孔,摳掉像鋼筋混凝土那樣黏住鼻毛的混凝土,可是為了配合每分鐘吐出十立方尺的水泥攪拌器,根本沒有時間把手指伸向鼻孔。他一直擔心自己的鼻孔,卻整整十一個小時沒空清理鼻子。其間雖有兩度休息:午飯時間和三點鐘的歇息。可是,中午時間,肚子很餓;下午那次歇息時間要清掃攪拌器,沒有空間,所以始終沒有把手伸到鼻子上。他的鼻子似乎像石膏像的鼻子那樣硬化了。快到下班時間了,他用疲憊的手搬動水泥桶,一個小木盒從水泥桶中掉出來。
 
“是什麽?”他覺得很奇怪,但已無暇顧及這種東西。他用鏟子把水泥送入水泥升斗秤量;再把水泥從升斗倒進槽里,很快就要把那桶子倒光了。
 
“且慢,水泥桶中不可能出現盒子。”
 
他撿起小盒子,投入肚兜的錢袋。盒子很輕。
 
“這麽輕,好像沒有裝錢。”
 
他想,不久又要倒光下一桶,秤量下一部分。攪拌器旋即開始空轉,水泥已經弄完,終於下班了。他先用引水到攪拌器的橡皮管沖洗手和臉;然後把便當盒纏在脖頸上,一心想先喝一杯再吃飯,一面走回他的大雜院。發電廠已經完成八成。矗立夕陽中的惠那山覆著純白的雪。滿身汗水仿佛突然冰冷起來。在他經過的腳下,木曾川的水泛起白沫而鳴。
 
“嘿!真受不了,老婆肚子又大了……”他一想到滿地爬的孩子,想到即將在這寒冷時分生下來的孩子,想到一再生產的老婆,就覺得泄氣之至。
 
“一圓九十錢的日薪,一天要吃兩升五十錢的米,衣著住宿又要九十錢,真渾蛋!怎麽還能喝酒呢!”他突然想起錢袋里的小盒子。他在褲子臀部擦去附在盒上的水泥。盒子上沒有寫什麽,釘得很牢。
 
“里頭好像有什麽東西,釘住了。”
 
他先把盒子砸在石頭上,可是沒有砸壞,於是像要踩碎這個世界似的,拼命踐踩。從他撿到的小盒中掉出一塊破布包裹的紙片。上面這樣寫著。——我是N水泥公司縫水泥袋的女工。我的愛人擔任的工作是把石塊放進碎石機去。十月七日早上,放進大石塊時,跟那石塊一起夾在碎石機中。他的夥伴想去救他,但我的愛人已如沈到水中一般,沈落在石下。於是,石塊和愛人的軀體互相輾碎,變成紅色細石,落到傳動帶上。又從傳動帶傳入粉碎筒中。在那兒跟鋼鐵彈一起,在激烈的聲響中發出細細的咒詛聲粉碎了。就這樣被燒制成水泥。骨骼、肌肉和靈魂,都變成粉末。我愛人的一切都變成水泥了。剩下的只是這件工作服的破片。我縫制了裝愛人的袋子。我的愛人變成水泥了。第二天,我寫這封信悄悄放進桶子里。你是工人嗎?如果你是工人,一定會覺得我很可憐,請回信。這桶中的水泥用來做什麽呢?我很想知道。我的愛人會變成幾桶水泥?用到那些地方?你是水泥匠?還是建築工人?我不忍見我愛人變成劇場的走廊,大宅的圍墻。可是,我怎能阻止得了!如果你是工人,請不要把這水泥用在那種地方。唉,算了,用在什麽地方都沒有關系。我的愛人一定認為埋在什麽地方都可以。沒關系,他是一個很堅強的人,一定會配合得很好。他溫柔善良,而且穩當可靠。還很年輕,才二十六歲。他如何愛我,我不知道。但是我已經用水泥袋代替壽衣,讓他穿上!他沒有入棺,已進入旋轉窯了。我如何送他呢?他已葬到東邊,也葬到西邊;葬在遠方,也葬在近處。如果你是工人,請給我回信。我把愛人所穿的工作服破片送給你,包這封信的就是。這破布已沁進石粉和他的汗水。他是穿著這件破工作服緊緊擁抱我的。如果不會給你添麻煩,請把使用這水泥的日月、詳細情形、用在什麽地方,還有你的名字,都告訴我,務請保重。再見。松戶與三覺得孩子們在身邊翻滾騷鬧。他望著信末的住址和名字,一口氣把倒在杯里的酒喝光。
 
“真想喝個爛醉,把一切都砸壞!”他怒吼。
 
“喝醉亂來怎麽行!孩子怎麽辦?”妻子說。他看著妻子大腹中的第七個孩子。

轉生〔日本〕志賀直哉
一某地有個男子,太太不很機靈。他很愛妻子,但是因為妻子的遲鈍,常常生氣動肝火,說些相當惡毒的話,讓妻子頗為困惱。每次,她都哀嘆自己如此愚蠢,不免有所抱怨。
 
“你一定打從心底後悔娶了我這個笨太太,對不對?一定這樣。”
 
“嗨,很後悔。”
 
“真的?”
 
“真的。可是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只好認了。”
 
“我不希望這樣!我不希望這樣!”妻子哭泣。二“女人真是難以理解的動物。”
 
一天,丈夫生氣時這樣想道。過一會,心情稍微好了一點,他又想道:“不過,同樣是飼養動物,畢竟養家內動物比較平安無事。有人養野獸,更有人養了猛獸。養豬人的生活比馴獸師要無憂無慮多了。看來只有認了。”
 
他這樣安慰自己。他是一個不懂婦女解放更甚於不懂黑奴解放的人。三真是物以類聚,雇來的下女也全都愚蠢不堪,做的事情沒有一件合他的意。心情好的時候還好,要是肚里的蟲作祟,叱責的話便噴湧而出,連自己也覺痛苦難忍。這時候,他會加倍急躁,大動肝火,自覺無趣之至。
 
“一切都很愚蠢,全家都飄滿了愚蠢的塵埃,簡直張不開眼睛和嘴巴了。”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大吼大叫。
 
“又要出家遁世啦?”
 
“我真的要出去旅行了,快準備!”
 
“那一套又來!”
 
“快準備!”
 
“究竟什麽事叫你這麽生氣?沒有事情值得你這樣生氣吧?有什麽不對勁?”
 
“全都不對勁!一切都不對勁!”丈夫從孩提時期,一睡醒就愛鬧事,在早餐桌上常常這樣發脾氣。肚子餓了,脾氣更大。四“說來你實在太過聰明了。”
 
一天早上,難得丈夫心情甚佳,妻子笑著這樣說。
 
“那是因為你太蠢了。”
 
“真的?那來世我倒要聰明一點,請你生得愚蠢一點。因為我們不相稱啊。”
 
“生為人,不管什麽時候都一樣。女人的愚蠢自古以來都相同。”
 
“不生為人,那要變成什麽才比較好?”
 
“豬吧?” “只要跟你配得來……”妻子笑了。
 
“豬嘛,算了。”
 
“夫妻最和睦的動物是什麽?”
 
“是什麽啊?據說狐貍最要好。庫頁島養狐場曾經有這樣的記述,我看過。還厲行一夫一妻制呢。”
 
“真叫人感動。實在太好了。”
 
這時,丈夫想:一夫多妻的動物是什麽,但他沒有說出口,卻說道:“狐貍,我可不干。”
 
“那要什麽才好呢?其他還有夫婦和好的動物嗎?”
 
“鴛鴦吧?有所謂鴛鴦之盟。”
 
“鴛鴦很漂亮,可以。”
 
“不過,只有雄的才漂亮,這樣行嗎?”
 
“沒關系!那我們就先這樣預訂了,可別忘記啦。”
 
“忘的可是你,誤生為鴨,那就慘了。”
 
“真會這樣嗎?”
 
“那倒難說,這種事可常有哪。”
 
五幾十年之後,這個愛挑剔的丈夫在不停發脾氣嘮叨太太之後,終於去世了。妻子雖然輕松了,但是再也聽不到斥責的聲音,倒很寂寞。她更糊塗了,仿佛連死亡也忘記似的輕輕松松又活了好一陣子。死去的丈夫如生前所約,轉生為鴛鴦,等待妻子死亡。他覺得妻子仍會逍遙自在一直活下去,不禁想到以前跟她一起外出時,自己常要在門外等很久。六又過了好幾年,妻子終於也去世了。轉生的時節來臨,她竟然忘了自己要變成什麽。是鴛鴦?狐貍?還是豬?她想。她確實記得不是豬,但記不得該變成鴛鴦還是狐貍。她很想變成鴛鴦,但是想起丈夫平時像口頭禪一樣,常說的話:“如果有兩個難以決定的事情要你選擇,你一定會選不該選的那一邊。有時似乎很幸運地選擇了該選的那一邊,但是到了最後卻命定仍要選錯,真不可思議。”
 
一想起這席話,她又不能不迷惘了。自己認定是鴛鴦,一定是命定的陷阱;選擇狐貍反而不會有錯。這麽一想,她終於轉生為狐貍。七女狐從這片森林到那片森林,從這座山到那座山,到處尋找自己的丈夫,卻遍尋不著。找得疲力竭,來到某處深山時,已經三天沒吃東西,而且疲累得快要昏倒。突然聽到遠處下方有流水的聲音,為了想喝點水以解一時之渴,她搖搖擺擺拖著無力的腳,向那邊走下去。丈夫變成的鴛鴦在清澄的溪流中孤零零的生活。他現在正單腳佇立在露出潭水的石塊上,昏昏然打著盹兒,突然發覺有東西向自己走過來。他吃了一驚,想飛起來,待發覺來者正是自己一再等待的妻子,他又吃了一驚,不禁喊叫著飛到她身旁。女狐也很驚訝,但她太高興又腹饑如焚,當場癱倒在地。雙方面對面細瞧,才被這莫大的差錯嚇住了。丈夫被女狐的臭味熏得發悶,不禁老毛病發作,大聲吼叫:“真是蠢極了!”八女狐哭泣著為自己的錯失道歉。可是,不管怎樣道歉,即使丈夫原諒,也來不及了。丈夫變成的鴛鴦頭上的毛倒立,鼓著翅膀,吼個不停。女狐雖然一再道歉,但是因為饑餓和疲累,已經意識模糊,連話都說不清楚。眼前怒吼的鴛鴦確是自己的丈夫,但是意識稍一模糊,眼前的鴛鴦看來就像不可多得的美食,對笨拙得總是捉不到兔子和野鼠的妻子來說,這種感覺更深。她在心里一再說,“這不是美食,是我親愛的丈夫。”
 
盡量克制自己,可是丈夫的斥責卻仍喋喋不休!她終於按捺不住,以狐貍的聲音大叫一聲,猛然往鴛鴦撲過去,剎那間就把它吃光了。這是一則極具教訓的童話,可稱為“斥責的報應”。
 
“這是對嘮叨丈夫的教訓嗎?”
 
“是的。”
 
“也可以做為蠢笨妻子的教訓吧?”
 
“可以嗎?”
 
“那是說即使挨罵,妻子仍然愛自己的丈夫……”
 
“原來如此。”
 
“這是以你的家庭為範本的吧?”
 
“哪里。我太太是少見的聰明女人。而我則是一個非常溫厚的丈夫。我家聽不到一點斥罵的聲音。《文藝春秋》雜志上還用我的名字登了廣告:教授家庭安全的秘訣。”

Views: 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