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謝公畜妓——《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三

謝公在東山畜妓,簡公曰:“安石必出。既與人同樂,亦不得不與人同憂。”——《世說新語•識鑒》 


晉簡文帝和孝武帝兩朝內亂頻仍,強敵寇境,晉江山如風中殘燭。出身高門的謝安在朝野享有重名,士林認為其雅量足以鎮安內外,可是,謝安本人偏偏“無處世意”,高臥東山堅不出仕,與王羲之、許詢、支道林、孫綽遊處,出則漁弋山水,入則言詠屬文,儼然像不事王侯恬淡謙退的隱士。說來也怪,越是拒絕朝庭征召,謝安的聲譽越隆,足不出戶卻“自然有公輔之望”。他那副神態把同床共枕的太太也騙過了,見他萬事不關心的模樣夫人便勸他說:“大丈夫不該如此吧?”家人、友人都認為謝安已經絕意官場,時任中臣的高崧對謝安說:“卿累違朝旨,高臥東山,諸人每相與言,安石不肯出,將如蒼生何!蒼生今亦將如卿何!”

一方面大家迫切希望他出來挽救危局,一方面他自己又逍遙世外,朝野人士都在焦灼地期望、等待……

只有後來的簡文帝當時的丞相司馬昱“讀懂”了謝安,他認為謝安不會長期隱居遁世,一定會出山與人共濟時艱。他這種看法的根據何在呢?

原來謝安雖然在浙江上虞的東山,縱情於丘壑,縱意於林泉,泛舟於滄海,似乎真的“去伯夷叔齊不遠”,但他每次外出遊賞總要攜妓陪同。據此簡文帝斷言:“安石必出。”為什麽呢?他的分析十分獨到:“既與人同樂,亦不得不與人同憂。”

畜妓是當時士大夫普遍的嗜好,就像今天的“人民公仆”喜歡包二奶一樣。謝安既然和別人一樣離不開聲色之娛,嗜欲習深說明俗情未斷,俗情未斷就不可能高蹈棄世,從感情到思想都是“我輩中人”,與人同樂必定會與人同憂——謝安出山只是個時間問題,他只是在選擇出仕的最佳時刻。

簡文帝是位窩囊皇帝,在位兩年一直戰戰兢兢,害怕被獨攬大權的桓溫廢黜。不這,他雖無濟世之略,卻有知人之明;雖是一位無能的政治家,但不失為一位出色的心理學家,善於從一葉落而知秋已至。不然,怎能對謝安獨具慧眼?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