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白猿傳(下)

我們都贊成探查一下這條進路。

我們敲了幾下門,沒人答應,仔細一聽,遠處有女人孩子說笑的聲首。我們又邦邦打了幾下,又喊了幾聲。大約二十分鐘以後,巖石上面露出了一個人頭,問我們是什麽人。王參謀用本地土話告訴他說,我們是一群獵人,找路往南方去的。那個人頭縮回之後,不久,裏頭一片嘈雜。等我們仰頭一看,有十三支箭已經向我們瞄準。將軍告訴他們我們並無惡意。請他們開門。

我們已經身陷絕境,無計可施。門開了以後,王參謀首先立在門前。他用眼四下一掃,有二十支箭排成兩列,擺好架勢,指向門道。第一排人跪著。第二排人站著。王參謀一看,自己正是箭垛。跟前又有五六個人,各執短刀在手,分立門旁。不受歡迎的外來人,只要把頭往裏一伸,便會刀起頭落,情況如此緊張,隨機應變,才是真勇。王參謀含笑向前,幾個提刀的人也一齊迎近,拔刀出鞘,正在這個當兒,有兩個人先後自內跑出。於是刀聲叮當,羽箭飛起,我們之中有三四個人,應聲倒地。

驀的一聲叫喊,喊殺立停。我們擡頭一望,近處巖石頂頭,正是白猿,站在上面,威風凜凜。

歐陽將軍邁步向前,白猿下階相迎。

‘我真是榮幸之至!’白猿回答說。別的酋長,不論是誰,由於歐陽將軍的威望,都會特加崇敬的,可是白猿卻以一個驕傲的主人身份,對待將軍,如同對待路人。他的頭發挽成圓圈兒,跟別的土人完全一樣,赤著兩足。雖然眉毛白得嚇人,卻別有泰然自若的威嚴。‘因為你是我的客人,我得請你命令你的部下,放下刀槍弓箭。你看,我是寸鐵不帶的,’他說著哈哈大笑起來。

我看見了他這個國家,心頭的感覺真是難以言喻。一帶廣闊的高原上,高峰環峙,橘樹成蔭,棕櫚掩映處處稻田,看來不啻仙鄉寶地。空氣清和宜人,與外面的炎熱大不相同。山谷之中,清朗明快,花果樹葉,鮮麗非常,使人心曠神怡,逸興遄飛,好像突然到了一個新奇的世界。處處用蘇方木修蓋的茅屋,上面覆蓋著幹枯的樹葉子,地板離地面有數尺之高、女人和半赤裸的孩子們在陽光裏嬉笑玩耍。雪白和朱紅的小鸚鵡,在樹上飛來飛去。這麽美妙的世界上,真無法相信會有罪惡。

‘我們都是好朋友哇,’白猿又說:‘你是從來沒有見過我的國家,一定高興遊歷一番的。’

歐陽將軍吩咐我們放下武器,白猿一見,非常高興,對我們極端熱誠,受傷的人也都攙扶起來。

‘貴國風光真好!’歐陽將軍很客氣很真誠的說:‘真令人羨慕啊!’

白猿後來對歐陽將軍說:‘我知道你是一員大將,我不願有點兒的不公平。讓我們遵照我國的古禮優者得勝。’

‘你說怎麽樣,我們離一百步遠?’白猿問。

歐陽將軍是個老射手,曾在遠處射過飛鳥。但是烏總是一直向前飛的。他瞄準旗桿最近處那條蛇的頸部──嗖的一聲,由於長旗飄動,箭沒射中,飛到遠處去了。

白猿很驚奇的看著將軍說:‘這樣多麽熱鬧有趣呀。比方,你看見一個姑娘,你喜愛她,你求父母設法,把她安安靜靜的弄到家來,新郎什麽事情都沒有,多麽沒意思!’

跳舞開始得很隨便,秩序也不怎麽好,鼓手們敲蛇皮鼓,坐在場子中心,一根五十尺多高的旗桿的四周圍,另有兩個人吹長角。長約有五尺多長,狀如喇叭,吹長而低的調子,大概可聽半裏遠。老頭兒們用槍在地上搗,姑娘們手拉手成個圈兒,圍繞著旗桿跳舞。繡得很講究的紅嫁帶,在身邊飄飄擺擺的不停。每個姑娘都有一條紅嫁帶,自己極盡工巧繡好的,母親們站在圈兒外看,青年男子站作一圈兒歡呼鼓掌。姑娘若看見自己喜愛的男子在他身旁轉過的時候,就同他招手。如果男人也喜歡她,就拉著她的帶子跟著她跳。一直調情,打趣,嬉笑,歌唱。這樣,成雙成對的越來越多,男人們在外圈兒跳舞,才拉著自己舞伴的紅帶子。

最後一箭完全沒中。

‘不要難過,將軍。明年你如果還願來,我很歡迎。那時候兒我的新妻子如果還沒有生孩子,我還願送給你。’

最後這一次羞辱,給他的打擊太大了。從此以後,他再沒有振作起來。

我們不敢向村民打聽白猿的妻子,恐怕我們的任務被人識破。不過白猿一定也早已知道我們的來意了,雖然他還是殷殷勤勤的款待我們。全席由始至終,歐陽將軍是焦急萬分,白猿也仿佛顯出曾綁架將軍的妻子了。

將軍聽到這種話,真是張口稱舌,不知說什麽好了。過了一會兒,他想過來了,白猿的辦法原來並不像他想像得那麽愚蠢。白猿是勝過了他,這是毫無疑問的。他也知道是什麽綠故。

他還接著講解:在他們這些種族之中,姑娘們在每年一次的擇偶跳舞中挑選丈夫,選定之後,先同他到山裏去,住在一起,過了一年,生了孩子,才回娘家看父母,這時才算已經結婚了。如果不生孩子,婚姻算不成,明年新年跳舞,再挑選男人。這樣一直下去,一直到受孕,或是做了母親。

‘馬馬虎虎吧,’將軍傲然說。

白猿現在邁步向前。把弓弦拉得當當的響,長弓在手裏好像小玩藝兒一樣。他心裏很高興,今天能和一位中國大將較量箭法。他先站穩著不動。箭在弦上,待機發射。側著頭,一會兒的工夫,全神貫註眼上,眼睛盯住目標。一看見長旗微微松垂的一霎,嗖的一聲,一箭射出,正中蛇頭。

白猿喊著:‘好哇!再射一箭。’

歐陽夫人在旁觀看,如癡如夢。歐陽將軍越來越不耐煩,白猿卻看得很高興,歡笑飲酒,一心無牽掛。因為事情落到最壞的地步,他不過失去一個妻子而已。

武器都放在洞外了,教我們回去的時候兒好揀起來拿走。白猿親自送到門口兒,拿一個古銅鼓送給將軍。

白猿的手又垂了下來。他走到將軍跟前說:‘這件事情發生,我很抱歉。不過我在敞處統轄,正像將軍在貴處一樣,我勸你不要想把她搶回去。可是,你是個神箭手,是不是?’

‘你沒有仔細看看風啊!’白猿批評說,顯然愉快之至。

第二年,事情發生得很離奇,歐陽將軍再去探望他的夫人,他已經為白猿生了一個男孩子。他吃驚得是,她打扮得像土人一樣,兩臂提著嬰兒,很得意的教他看,將軍大發脾氣。

那根帶子現在已經系在桿子上頭在風裏懶洋洋的飄動,男人女人,孩子們,全都站在桿子四周圍,看這場熱鬧,這種比賽的確是千載難逢的。

‘你的意思是你寧願留在這兒嗎?我想你不喜歡酋長。難道你喜歡他嗎?’

‘很抱歉!’白猿說:‘不過,你射得不錯。’

‘這個我不知道。他總是孩子的父親。你一個人回去吧。我在這兒過得很快樂。’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