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語堂《中國傳奇》白猿傳(上)

本篇為太平廣記第四四四篇,作者不詳。原題名‘補江總白猿傳’。江總(五一九~五九四)將白猿之子隱藏,救得其性命,據稱唐大書法家歐陽詢(五五七~五九四)貌醜如猿,本文之作,蓋以諷詢也。或傳詢節即自猿之子。據此,本篇當寫於第七世紀之初。

重編本篇之時,余將歐陽將軍失妻於白猿做為本篇之主題。所增番人風俗材料得自唐宋三本誌書:一為唐段公陸之背葫籚,一為宋範成大之‘桂虞衡誌’及朱復之‘七蠻叢夏’。

清平山堂叢書中,亦有一中國將軍在廣東山中失妻故事,名為‘陳巡檢梅嶺失妻記’。

* * *

當然誰也聽說過,歐陽將軍怎樣在戰場上被擒斬首,怎樣在紀元後五百六十九年降賊的時候他的全家滅門。不過,人們的看法並不一致。有人說他罪有應得,因為他歷代受朝廷恩寵倚卑,可惋惜的只是他父子一代名將,功勛彪炳,後來竟落得身敗名裂,橫遭奇禍。別的人,像江總就很同情他,相信他被陷從賊,勢非得已。因為當時皇帝對他在南方的兵權,頗存疑慮,其實這些,全非切題之論。他在三十幾歲的時候,遭遇了一件事情,這件事情大大改變了他的脾氣,他的情緒頗受打擊。這位春秋鼎盛的鎮南將軍一變而成為一個陰郁、暴燥的苦命人了。他的朋友江總救了他的兒子,而且暗中把他扶養成人,江總在他的小說‘白猿傅’裏說到這位將軍,但據將軍的隨員廣東雷某──他是將軍的一個老幕僚──說江總所記,以是故事的片段。歐陽將軍是羞憤而死的。本篇是雷某所說的,他曾親眼看見過。雷某如今已經是六十歲的老翁了。

自從歐陽將軍的父親去世後,將軍就世襲了他父親的爵位,我就在他的部下。因為是他父親的老部下,我深得他信任。將軍有一位年輕的妻子,容貌美麗,出自名門。一天,她突然被搶走了。我們都知道,大家也都以為一定是那個白猿又來了。早飯的時候,將軍一人悶坐,我真怕看他的臉色。

下面就是雷某所述的故事:

我們那時正駐紮在長樂。曾經有人警告過歐陽將軍,遠征南方土人的區域,不要帶著年輕貌美的夫人;因為女人一經失去,便杳無琮跡。將軍的住所四圍,無論晝夜,都是遍布崗哨,為了特別戒備,有些使女睡在夫人的屋裏,男仆睡在前房。在那夜兩三點鐘的當兒,一個使女醒來,聽到一聲喧嚷,將軍夫人就不見了。誰也不知道白猿怎麽進去的,因為門都是鎖著的。使女的尖聲喊叫把我吵醒,她一溜煙似的跑了出去,衣裳還沒扣,大聲喊說:‘夫人沒有啦!’

白猿住的屋子是用沈重的木料蓋的,粗糙木板鋪作地板。有些木板用作凳子,一塊黃硬木大板子用樹幹支著當桌子,此外,屋裏說不上有什麽家俱。這時已經有一大群好奇的人們,咭咭呱呱的笑著,來看我們這群生客。他們之中,我們看見有中國女人。天已經晌午。他們預備的飯是米飯,菜的味道辛辣香美,好像是燉菜,裏頭雜有蔬菜、香料、豬腸兒。

將軍和我們回來之後,簡直急瘋了,向使女仔細盤問。他兩手攢著使女的兩肩,推掇著她說:‘你看見什麽啦?’

我們立刻就追。我們住的房子是在人們熟知的一條山路上的軍營裏,在一個百尺高的懸崖邊緣上,下臨深澗;對面峭壁突起,苔蘚蒙覆,正對著我們的房門。約有五十尺遠。那天大清早晨,濃霧彌漫,二十尺外,景物不辨。沿著霧遮的峭壁追尋那個綁匪,真是危險之極。一失足,錯轉一個彎兒,就是直墮深谷,立即喪命。徒然追尋了半點鐘,只好作罷。

使女哭著說:‘我什麽都沒有看見。我聽到一聲吵嚷,醒來的時候,夫人已經不見了。’

這是我第一次見將軍發脾氣。他用巴掌打使女的頭。我們從沒看見過他那麽瘋狂。他一向是個正直的人。我們這一些老參謀見過他領導遠征西興,大家都很欽佩他。

‘你想,他是不是個土人呢?這是不是來報復呢?’將軍這樣問是因為在最近幾次戰役裏,將軍把一些不同種族的番人羈困在叫做‘山洞’的地方。

‘他怎麽個長相兒呢?’

我們誰也沒有見過。但是我告訴他,在百裏以外,一些相距很遠的城市裏,很多人都見過他。有的樵夫曾看見他在遠處,一個白的身形攀登藤蔓叢生的峭壁,消失在白雲遮蓋的山峰之間。

‘你怎麽弄來的呢?綁架她們嗎?’將軍的話鋒漸漸切題了。

‘我們這裏大概有三百女人,如果你連年老的也算在內的話。可是我不。因為女人只從十八歲到四十五歲之間才能生孩子。中國女人生得孩子很多,有一個我十年前帶回來的女人,她一連生了七個孩子,都長得很好。我不知這是怎麽回事,我們的女人只生兩三個孩子。我特別喜歡你們的女人。’

生在本地的王參謀說,他不像苗人,也不像猺,也不像賀老,因為他是皮膚黑,身材小,年輕輕的,臉上也有皺紋。見過白猿的人都說他有五尺十寸高,粗圓的肩膊,兩臂堅強有力,顯然是沒有脖子。最驚人的特點是眉毛雪白,眼毛、滿長在胸膛胳膊和腿上的毛也是白的。跑的時候功腳底總是著地;這麽一來,跑的步態,很像猿猴搖搖擺擺的樣子。究竟這是不是由於爬走巖石的山路養成的習慣,不得而知;不過他的步態,他的岔開很遠的大的腳趾頭和他那顯得瘦一點兒的腿,腿上還生著柔軟光澤的白毛,總使人覺得他長得很古怪,怪可怕的。

‘說缺乏女人是怎麽回事呢?我看見這兒女人很多呀。’將軍問道。我明白將軍正慎重的轉移話題。

‘他只要姑娘和年輕的婦人。’王參謀又說。

‘他也搶孩子嗎?’

歐陽將軍覺得很可恥,但又一籌莫展。我們也弄不清楚白猿究竟是為了報復呢,還是和這位中國將軍開玩笑。除去失去了愛妻,他還覺得自己的體面和中國軍隊的名譽勢將掃地。

‘不,不是!’白猿假做吃驚說,‘這件事情不好辦哪。’

他真是遇到了無比的強敵,怎麽能追捕這個獨行的綁匪呢?照一般人說來,他有超人的精力,狡詐,忍耐力;這和運籌一次戰役是不相同的。士兵們被派到一二十裏以外去,高至巉巖,低至深澗,找尋夫人的蹤跡,尋找線索,希望能把夫人找回來。

第二天清早,將軍找我,還沒吃晚飯。他說:‘雷參謀,我們今天去尋找夫人。我已經決定,戰事先暫時停止推進。挑選二十幾個人一塊兒去。必需的食糧都帶好。說不定要露營一個月,誰敢說一定呢?當然王參謀得一塊兒去。’

突然間,我們聽見女人尖聲一叫,將軍聽出是他的妻子,立刻站起來。原來別的女人正忙的當兒,將軍夫人看到了逃跑的機會,剛一跑出來,又被別的女人拉了回去,她一看見丈夫,就跑到他懷裏,哭得好可憐。將軍極力安慰她,教她先要安靜,白猿只在一旁觀望。

說到這裏,我們已經走到邱陵的頂上了。這個高原的形勢,在這裏可以一覽無余。對岸草木的顏色與這邊濃淡不同,河道自然就可以看得出來,東西兩面河水,環繞高原奔流,而止於危巖之處,亦即西部北部石山開始之地。如果白猿真有意暗示我們他的地勢險要,無法攻取,他是如願以償了。

‘我既得之物,永不給人。你不能把她帶走,她就是我的。我不能退回,太不吉利。’

‘看!’小羅喊說。小羅是個二十歲的小夥子,聰明伶俐,是將軍的一個隨員。

‘那麽,明天,依照我們的規矩,正正當當的解決這件事情吧。’他說著走近將軍夫人說:‘沒解決以前,你還是歸於我。’

‘不是綁架,我只是把她們帶回來的。如果別的人也能的話,他們也可以來把我們的女人帶回去。可是,讓他們試試看。’白猿停住話頭兒,笑了一下。‘你們的人們真可笑。我說這話休別見怪。你們男女全由父母作主締結婚姻,我真是莫名其妙。若不是我親自把新娘弄到屋裏來,我就不要她。’

我們看見一堆煙熏火燎的石頭,四旁都是灰燼,一定有人在這裏支帳篷做過飯。有些幹橘子皮和香蕉皮亂扔花地上。經適整整兩天,我們始終沒碰見一個人影兒,一堆營火灰燼可讓我們從新感覺到還沒有離開這個人類世界。小羅四處走;檢查地上。忽然又喊道:‘看哪!’我們全跑了過去。小羅指給我們一條黑帶子,女人縳頭發用的。

小羅說:‘這一定是夫人的。’

夫人由女人們拉了進去。後來氣氛一直很緊張,言談也很勉強。可是白猿的樣子好像良心上沒有什麽不安,言談舉動仍然像個正人君子一樣。我們當然知道土人搶親的風俗。

第二天早晨,我們又趕程前進,一直攀登山路。兩個鐘頭以內,我們又趕了三千尺。只有一絳小溪流在深谷底下流動滴瀝,最後又消失在地下,巨大的白石頭子兒,由下向上反射出強烈的熱火,一股熟氣,直冒上來。樹木叢生的山坡上,野雞很多,常可以看見鮮麗的羽毛出沒在枝椏之間。像拳頭粗的藤羅處處蜿蜓,正好供人攀援。空氣已經漸漸稀薄,我們又在高地之上了。

到了山嶺,我們看見一片驚人的景象。在一帶山嶺後面,有一道用巨大的圓石和斧子斫成的石塊建成的水壩。那究竟是什麽年月,用什麽方法,由什麽人們建成的?簡直令人無法想像,因為石頭那麽巨大,如果沒有適當的工具,只有超人的巨靈才能搬的動。這條水壩,顯然是山裏邊的人們修來轉變水道的,因為這裏有一道很深的激流向左方流去,直瀉入下面的池塘。一個角兒上立著一通石碑,下一半已經埋入土中,上面刻著蠻人的怪字。在我們部下當兵的一個蠻人告訴我們說,那字的意思是‘蒼天保佑之地’。且不管這個荒棄沈淪的石碑吧。我們總是又遠離人境了。

‘別忘記,我是你的客人,’歐陽將軍斬釘截鐵的說,眼睛盯著敵人,他知道對客人優禮,是土人們一條極嚴格的規矩。

將軍說:‘這個,看來很古怪,背後是什麽,真不敢說。要打算進入這個天然的城池,恐怕不是專靠膂方可成的。如果只用槍箭交戰,不論跟誰比,我們也沒有遜色,可是現在就要在一個陌生的地方,連出路都不知道的地方作戰了。這裏的人一定不歡迎外人隨便闖進去,這當然毫無疑問。不過,我還是要探查一番。如果白猿真在裏頭,當然要有一場惡戰,如果不在裏頭,土人一定會很和善。你們意下如何?’

‘這位夫人是我的妻子,’歐陽將軍說,靜待不測的來臨。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