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邦和:國家發達並非必須工業化及新西蘭啟示

提要:請到新西蘭看一看。這里沒有飛速的節奏也沒有緊張的拼博,沒有精密的科技也沒有高端的工業,純然一個養牛放羊的“大農村”,洋溢著田園牧歌的心閑氣定。而就是這樣子的新西蘭成為舉世聞名的發達國家。經濟繁榮,生活富裕,社會秩序安定,世界人類發展指數排名第3位。2014年人均GDP高達4萬美元,堪與日本比肩。

更令人艷羨不已,竟能保持著如此超高標準的優美環境,藍天白雲,催人“氧醉”,成為地球上最後一塊“桃源”凈土。這就是“新西蘭奇跡”!“新西蘭現象”的背後有沒有什麽奧秘?給予世人的究竟是什麽樣的啟發?本文是一篇遊記,不妨耐心一顧。

                                                                                                             (網摘新西蘭照片)


這里是新西蘭奧克蘭皇后街和維多利亞路的十字路口。從一座座樓宇的縫隙往上望去,是南太平洋島國城市深海般湛藍的天空。與上海具有五個鐘頭時差的太陽,掛在深邃的天幕,有似舞臺劇開幕前突然點亮的燈球。新西蘭的盛夏,只屬於太陽光照能夠到達的道路中央,坐在綠蔭下的長椅上飲著隨身帶的茶水與咬吃路邊剛買的牛油果,穿著粗布長袖襯衫,感覺到陣陣涼意,仿佛大陸適意的十月金風季節。


沿著皇後街從AOTEA廣場向海港的方向慢慢走過去。這是奧克蘭,也是新西蘭最繁華和最聚人氣的街道,有似上海的南京路和東京的銀座。今天是新年的第二天,大家在休假中,所以街上特別熱鬧。在國外旅行,常常留心街上行人的儀表服裝與神色表情,將其與並以此觀察一個國家的民族特色。


遊歷過不少“西方世界”,見識過德國與日本,這兩個在世界上以勤奮嚴謹出名的國家。尤其日本,有長期留學的經驗,先在愛知大學從事博士後研究,又在東京大學任客座研究員。來來去去,從1988年往後扳指十年,生活狀態一直與日本相連。到日本的最初落腳處是靠近名古屋的愛知大學,所以飛機在大阪降落。飛機一著地,就看到地勤人員緊張忙碌的身影,一色土黃色的工作衣,穿梭不停而有節奏。

記得每天從中野宿舍到東京大學的駒場校區,要坐半個小時的地鐵。進入地鐵站,甬道中眾人嘩嘩的腳步聲急促而響亮,震響著這個扶桑帝都的緊迫心弦。“求生存”是世界人類的第一理念,是讓每一個民族警戒憂患的生命意誌。島國日本,人口眾多,資源貧乏,做夢也在害怕“日本沈沒”,所以變成“拼命三郎”,拼技術,拼工商,拼勤奮,把一個彈丸之地,搞成經濟一流的發達國家。

請到新西蘭看一看。這里沒有飛速的節奏也沒有緊張的拼博,沒有精密的科技也沒有高端的工業,純然一個養牛放羊的“大農村”,洋溢著田園牧歌的心閑氣定。而就是這樣一個國家居然成為一個發達國家。經濟繁榮,生活富裕,社會秩序安定,人類發展指數世界排名第3位。2014年人均GDP高達4萬美元,勘與日本比高低。更令人艷羨不已,竟能保持著如此超高標準的優美環境,藍天白雲,催人“氧醉”,成為地球上最後一塊“桃源”凈土。這就是“新西蘭奇跡”!“新西蘭現象”的背後有沒有什麽奧秘?給予世人的究竟是什麽樣的啟發?

最早來到新西蘭的是毛利人,然後是歐洲人。其中多數是英國人,而英國人中又有不少蘇格蘭人。蘇格蘭人在本土以畜牧為生,來到這片新的熱土,同樣經營畜牧業,也算是重操舊業,駕輕就熟。新西蘭以畜牧業為立國之本,得力於蘇格蘭人、和他們一起來到新西蘭的英格蘭人、愛爾蘭人以及法國人等的倡導與堅持。他們特別重視環境保護,口口聲聲宣傳:片面發展工業必將破壞藍天綠水,犧牲人類最寶貴的健康。表面看這是“阻止現代化”的保守思潮,會“妨礙”新西蘭現代化的進程,然而經過一個多世紀的努力實踐,新西蘭沒有發達的現代工業,沒有領先的科學技術,然而照樣創造出經濟領先、政治民主的現代發達國家。

這就使得人們產生這樣的遐想,甚至可以說對傳統現代化理論的修正與質疑。難道所謂的“現代化”一定等同於“工業化”嗎?尤其是一些發展中國家,當其於“現代化”的道路上開步走的時候,最先幾步一定得走重化工業的道路,一定得走血汗工廠的道路,一定得走制造業的道路,非將自己的國家弄得煙霾籠罩、灰頭土臉,喘不過氣來,方可贏取“高速度”,得到大發展?

當然,這條道路確實具有“普世”意義,看看我們的東亞,無論日本、韓國還是寶島臺灣不都這樣走過來?陳文茜的一篇紀念著名歌手鳳飛飛的文章記錄臺灣當年的實情:"不過四十年前,高雄楠梓加工出口區及臺中潭子加工出口區,每日數十萬摩托車大隊女工們,戴著口罩,一片汙濁灰煙的空氣,清晨騎車進入作業工廠。日間如機械般工作;在違反人性的工作環境中,陪伴的只有鳳飛飛的歌聲。”

在太平洋最南端的新西蘭,用它的親身經歷,不事張揚地敘說另外一個道理。這個道理世界上除新西蘭外沒有一個國家試驗過,只有新西蘭試驗過,而且成功了。這個道理就是,“現代化”的根本奧秘不在於“工業”與“科技”,而在於“市場”,以世界市場為目標,以全球化為前提的真正的市場化。

這篇散文寫到這里,算是在思路上有了一個眉目,肯定新西蘭的畜牧立國、農業立國不是去否定工業立國、科技立國,不是說日本、韓國不必發展豐田汽車、三星手機。新西蘭的道路正確,日韓的道路也正確。中國從新西蘭得到的啟發,也不是去養牛放羊,或者回到農業立國的老路。中國第一大問題是人口問題,人多地少,回到土地,擠不下,問題大。不如照現在的做法,發展制造業,人人有工作,溫飽求發展。肯定新西蘭是再次肯定全球化“世界市場”的作用。它是一個“寶匣”,打開了財源滾滾。它是一輛“便車”,搭上了錦程綿綿。

只要你融入全球市場的大家庭,提供優質產品,哪怕僅僅是牛奶與羊毛,照樣可以發財致富,發達富強。是的,“全球市場化”才是真正的市場化。融入主流世界的市場化才是真正的市場化。遵守國際經濟法則的市場化才是真正的市場化。而這一切新西蘭明白了,做到了,做得很好。

作者曾寫過文章,說的是國家發展與海洋生命線。一個已經卷入世界經濟體系的國家是有生命線的,這條生命線簡單地說由海洋航線與海外市場連接組成。拿新西蘭舉例羊毛再柔,牛奶再鮮,生命線一斷什麽都黃了。日本、韓國也是如此,生命線一斷,產品再科技一流,銷不出去,經濟必然萎靡。再說中國也靠這條生命線,這麽多人口,靠制造制造產品銷往海外市場,如果海洋航線不暢,如果海外市場不振,產品滯銷,人口滯脹,問題就來了。考量新西蘭經驗再次證實了這個想法

因為強調全球化,新西蘭大開門戶,接納移民,文化上五光十色、四方雜處。這一點使新西蘭在英語世界中處於特殊地位。不用說與英國有差別,就是與同樣主張吸收移民的美國及加拿大也不盡相同。在皇后街稍微站站就會發問:占新西蘭人口主體的白人哪里去了?怎麽滿街都是毛利人,再有就是中國人、印度人、日本人、韓國人、印尼人、馬拉人、菲律賓人等被叫做“亞裔”的人群。另外還有許多長得近似於黑人的南太平洋島國人種。

從身邊一陣風似的掠過的是來自世界各國的背包客。有時他們身負的裝著換洗衣服和睡袋及飲水、食物後特大背囊會不小心碰著你,會老遠地停下腳步回過頭來,給你打招呼。禮貌地說一聲"Sorry",繼續趕路。如果是女背包客,更多的是粲然一笑。夏日彩色街景襯托出她們陽光曬烤下小麥色的俊俏臉龐和啟口露出的潔白牙齒。這幫年輕人有時也會駐足問候,一句“Where are you from",可以將來八方遊子飄忽的心頓時溝通鏈接。

墨爾本、倫敦、法蘭克福、羅馬、紐約……從他們口中蹦出的,知道大都來自、西歐與北美。也有中國、日本、韓國的遊子,黑髮黃膚,一眼就看得出來。他們居無定所,行無蹤跡,是混沌天底的一群另類的行者。看著他們消失在大街茫茫人群中的背影,我體會到他們心中的一種文化與宗教。

新西蘭贊同世界各國尤其是亞太地區的人們到本國投資經營,同時也積極輸入外國產品。皇后街兩旁商店林立,琳瑯滿目。有一棟高層建築高大氣派,樓前銘牌中文寫著某某大廈,里面大都是中國商店。有人問,這樣的大樓中國人買下了嗎?聽者也未覺問得突兀,因為中國人在外國黃金地帶購房買地已經不成為新聞。驅車沿新西蘭第一大河懷卡托河徑直駛入島國腹地,哈密爾頓、羅托路瓦、陶波……從城市到鄉村,走進任何一家超市,凡日用百貨的貨架幾乎被“中國制造”占滿,衣服、鞋襪、餐具、玩具等一應俱全,琳瑯滿目。

有了全球化、市場化,還要社會化。關注社會,關注窮人,抑制貧富差距,鼓勵平民創業,維持社會安定。這里的富人不“任性”,這里的“屌絲”不“憤怒”,天下太平,國泰民安。每天下午散步,靠近TrainStation一側的人行道,看到有人散發包裝精美的光盤。散發者多數是冠整潔的中年人,含著謙卑的微笑。當行人經過,遽然而不失禮節地伸出手來,持著一枚光盤,冀望的目光示意行人接受他們善意的饋贈。不知道這光盤中所含的內容,也許是一個新開張的公司,在宣傳它的產品,也許是一個開設在馬路轉折的一個小巷的咖啡館介紹他們濃郁的拿鐵品種或新開發的蘋果派的香郁。

在連接皇后街的大街小巷,在超市和麥當勞的出口,偶見流浪漢落漠的身影,對此新西蘭的做法友善與溫馨。也許走到奧克蘭某個街角,會發現一個接濟站。向里張望,是一排排整擠潔凈的餐桌,熱心的義工帶著微笑,給饑謹的來客分發食物。新鮮的牛奶,剛出爐的羊角面包,一份翠綠的生菜加上一個嫩黃的桔子可以保證一天的維生素需求。時值聖誕假期,每人領到節日蛋糕與一杯紅酒。

走進奧克蘭的超市知道這里的商品價格,是上海的五至六倍。然而從散發著誘人香味的面包櫃稍稍轉過身來,發覺日常食品價格有意地偏低。香腸滿滿一大袋,大大的個頭,十幾二十個,標價5新元,合人民幣25元。精白牛奶切片面包600克一袋,標價1新元,僅合人民幣5元。在別的貨架又可以看到便宜的蔬菜。說到香腸,上海日夜店微波爐轉上二十秒,熱騰騰燙手,味道最好,穿上竹簽,也要6元一個。

新西蘭人均個人所得與日本相齊,屬於高收入國家,個人所得為中國的五倍,物價偏高可以想見,然而走進超市既可以根據自己的經濟條件購買高價食品,又可以隨心所欲采購新鮮味美的低價食品。這使人想起這個社會是否存心在做這樣一件事,想法子讓收入窘困的人群也能溫飽安生?

奧克蘭中心區的範圍並不大,走了三刻鐘不到,已經站立在碧海之濱的碼頭上。不愧是“帆船之都”,只見千帆林立,水路幽遠。恍惚間我看見三艘美麗的帆船正在出海,一艘是“市場”號,一艘是“全球”號,一艘是“社會”號。(愛思想網站2015-04-28)

Views: 3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