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苦惱——自從女人發現自己的“特殊癖好”,令家中雜物越來越多。堆滿了小房間、廚房、衣櫃,連天花板的暗格也快擺放不下了……

這些雜物不重,但頗為阻礙。都是一些“空罐頭”。

女人也擔憂這些“空罐頭”終有一天被揭發。廢料的處理令人傷透腦筋。

三年前,女人仍是一個五呎四吋、文靜而標致的業務經理。身材纖巧但雙腿修長,喜歡穿細跟高跟鞋。女人常常覺得腿比臉的分數高。

成衣廠老板,蔡誌翔,就這樣愛上她。

女人迷惘地望著黑衣女。她竟踏前,一手環著腰一手摟著肩,便吻上她的唇……竟然來不及也沒有力氣掙紮。

聲音透著恐懼:

女人,有時在淩晨二時急電。

“有……有一只手掌般大……的……蜘蛛在天花板——”

那黑茸茸的紅斑蜘蛛,其實個子不大,腹部鼓鼓的,一動不動地伏在天花板正中。但指抓很長很長,半伸半曲,如一只鬼手。

不知怎麽辦,嚇得淚水都淌下來了。女人終於忍不住,把天天見面的男人找來。

男人馬上趕來,把它幹掉。

女人看不見,他送她回家,把那件黑衣脫下來,黑衣上是只銀藍色的蜘蛛,在自織的羅網上,睥睨一切。

——敗在一只蜘蛛手上。

女人希望他在她床上,或她在他床上,纏綿至日出,一起上班。她不是一根“事後煙”,和一扇在黑暗中給帶上的門。下課鈴聲一響,各人回家做功課。

他四時才離去——他仍得回家,睡自己的床至天亮。

後來他說,正與妻子分居。

再實在一點,難道不能共同創業,開設分廠、分店……名正言順嗎?

男人說:

某個星期五晚上,大約八時半。在洗手間墻角,又見到一只蜘蛛。它是暗藍色的,八爪生著灰黃色的剛毛,並有人字形重疊斑紋。看得那麽清楚,因為太近的緣故。她又馬上給他打電話。

接聽的是蔡太太。蔡太太平靜地說:

一切像驟然醒過來抓不住的夢。最後連夢也沒有了。

“什麽?剛下班時沒半點蛛絲馬跡?”

“我們夫妻間的計劃,不宜過早向外人透露——不要緊,下星期一我會正式公布,並遣散員工。你幫了他幾年,遣散費和特惠金鬥不必擔心……”

女人沖口而出:

“你背上有怪物!”

男人的嘴角微搐,是一張微笑的臉,是在最歡娛之際欲仙欲死的扭曲笑臉。

“我怕光!”

“什麽叫‘分居’?”

“這手提電話是我在用了。有什麽需要你再打電話來。經濟上我們是幫不上,但訴訴苦一定開解到的。”

這個號碼不能再溝通了。但一下子失業,又失去一個男人——不,老板,怎麽辦?她的肺腑空洞了。

什麽?扭頭,照見那只蜘蛛,烙印一樣,熨帖地伏在她裸露的背上,是文的。

她體內沸騰,肚臍中,迸出絲狀分泌,初如膠水,遇空氣即凝,絲變硬,結成網,把男人緊纏。抓住他肩頭,向頸側咬下去。男人劇痛,正欲力推,全身中毒麻痹。

率先發難,飛身到廚房取出一瓶殺蟲劑,想著它的頭臉爪子使勁地狂噴。蜘蛛慌忙覓地逃生,無論它往哪兒橫行奔竄,她都不肯放過,狠狠阻擊。幾乎耗掉半罐殺蟲水。它在汪著的毒藥中抽搐。意猶未盡,拎著身邊任何硬物,棍子、洗馬桶的刷……迎頭痛擊,它早已眩暈,手腳只悸動,再無掙紮力氣。用力拍拍拍……直至蜘蛛變成一灘灘難以辨認的藍黑色的惡心漿狀物。按捺著震栗,撿拾起摔進馬桶,由大水沖走。如是者反復七次。

可惜,這些蚊子、蒼蠅、金龜子、蜜蜂、牛虻、粉蝶、毛蟲……都愛自投羅網。

雙眼翻白,不知所措。

女人開始明白,什麽才是人生真正的快樂了。一出來,遇到一綹頭發染了綠色的男人。他向她吐吐舌頭,見到銀光一閃。

忙碌地收拾殘局。開動吸塵器,把全屋徹底清理,從內到外洗擦一番,噴上殺菌清新劑,連空氣也換過。忙了足足兩天,是一個難忘的假期。

她再也不奢望在三十歲之前結婚。

星期一不用上班。得到一筆錢,是男人“遣散”的代金——為了遣散她,他的工廠跨了?他不惜跑掉?她敗在另一個女人手上?

但男人緩緩倒下。她的手腳鎖住他。

第四天,這裏舉行了一個“變身派對”。

十二點鐘聲一響過,來時穿戴整齊,一身套裝的客人們馬上進行“變身”。看誰在十分鐘內變得最離奇古怪。改頭換面,前後判若兩人的,便得無恥大獎。

日間壓抑得很痛苦的上等人:有的扯掉領帶穿上透視裝,還是鮮紅的。有的把頭發網上拉扯然後噴上桃色,豎立如箭。有的上衣一脫,便是BRA-TOP。有的索性只穿三點式漁網,本人隨時脫網逃生。有的把大型垃圾袋套上身,跪在地上任人鞭打……

不要緊。每個人都會在有生之年失去一些東西,而這些東西日後回想起來一點也不重要。

夢猛開了水龍頭,冷水迎頭蓋臉的沖泡了好一會兒,擡眼,在鏡子中出現一張女人的臉。

臍中再吐絲,纏封好——這是“保鮮膜”的功用。

有些男人掙紮。有些膽怯與他的體積成反比,完全經受不得驚嚇,已不省人事。

又得出去捕獵。

“脫掉它!”

“……”

這是藍蜘蛛的煩惱。

日子過去了。

男人既不衛生,又不環保,玩過用完吃掉後仍是垃圾。

有些聰明,有些笨。聰明的伺機覓地欲逃,可被纏得更緊。下場同笨的一樣——只要他們不上門,他就平安。

男人任她一下一下地吮吸,再無動靜。

家中棄置的“空罐頭”一天一天堆積……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