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是四十二歲的卡薩吉里殊。

死在白虎的籠中。

據目擊者道:

“下午三時零九分左右,男人不知如何進入白虎籠內。那時母虎午睡,小白虎在遊憩。男人認定了它,與之有言語及肢體接觸——誰知白虎突然目露兇光,兩耳直豎,發狂地用前掌啪嗒一下把男人打倒在地,然後沖向前咬住了他的喉嚨。男人極力掙扎,大聲狂喊,‘為什麽?為什麽?’白虎噬斷了他的喉嚨,還在地面用力拖出一條血路。我們都嚇呆了。不久,齊向白虎發出吆喝,企圖阻止。但它悶吼,用利爪把他的身子撕扯,血肉模糊。擾攘了好一陣,獸醫來了,遠遠給它開了麻醉槍……”


目擊慘劇發生的遊人,其實沒聽清楚,在混亂中,卡薩吉里殊是這樣狂喊的:

“雅迪莎,為什麽?你不是認出我了嗎?為什麽?”

沒有人知道為什麽它會獸性大發,之後又眼有淚光。

還有,大家不知道該怎樣處置它。

白虎是世上受保護的珍惜動物之一。

一百年前,亞洲共有九種老虎,但時至今日,大部分已絕種,僅余印度虎、孟加拉虎、東北虎、華南虎。數目日益減少。

眉間點了朱砂的屍體發出焦臭的味道。

那麽,是卡薩吉里殊對這珍稀的奇獸情有獨鐘嗎?——但他以身試法,實在有些不智。再者,究竟是他想謀殺白虎,抑或把白虎帶走?動機成謎。

死者是新德里的富商。斯文有禮,受過高等教育,說一口流利英語。印度是貧富極懸殊的國家,卡薩吉里殊乃餐飲業巨子,沒有人可聯想到他會橫死在海德拉巴市的動物園中。


“她會再來的。”

先追查死者最後露面地點。

警方和動物園方面受到一點壓力,他們得盡快破案。


是一家五星級酒店。

海德拉巴不算遊客區,來了個富裕的客人出入,大家都注意到了。

動物園的負責人沒好氣。

“先生,我認為你最好去看精神科醫生。”

最後化成灰燼。

舉個例,向來印度人受英國酒文化影響,獨愛威士忌,多過白蘭地。他們喜歡烈酒,少喝啤酒。但這兩年的夏天,酷暑難熬,老板看準了休閑酒吧以冰凍啤酒吸引年輕白領,時尚之余,大有進賬。

瓦臘納西是恒河流域七個神聖地方中最接近真神,最永恒的心靈休憩所。任何印度教教徒,有生之年都要來此朝拜一次。死後,也希望屍體在這裏舉行火葬救贖,否則人生就冤枉了。

他還結合印度風俗,調出雞尾酒式“血啤”,即在啤酒中加入印度人最愛的番茄醬。

銀色的月光之下,正方形,高度超過四十公尺,全以堅硬而純正白色大理石建成的陵墓,是世界七大奇跡之一,反映著白得帶紫的神妙光澤。

卡薩吉里殊把亡妻用傳統的紅布包裹,幾個下人扛起來,放到恒河中浸泡一下,洗去罪孽和憂愁,屍體擺在高大寬敞的臺階上讓水流幹,然後放置木堆上,再澆上油,由最親愛的人點火……

他們每有假期,都愛到這如同白色綺夢的“泰姬陵”,攜手共度寧靜而深情的滿月之夜。


他用盡一切方法打聽——其實不太困難。

印度動物園都有白虎的記錄。


泰姬生前曾向沙賈罕提出四個請求——死後為她建立一座輝煌的宮殿、另覓女子再婚、善待子女以及每年的忌日能去墓前探望。雅迪莎說:“我也向你提出這四個請求。”

卡薩吉里殊制止她:

他相信“它”就是雅迪莎的輪回轉世。

他明白了。


動物園中的飼養員在死因法庭上繼續作供:

“是的,”她嘆,“當我的骨灰隨聖河的水流入南端印度洋時,最好的祭品和祭禮也是空虛。”

——一語成讖。

卡薩吉里殊握著她的手,三天三夜不願放。他有錢,但他買不到生命,不但來不及生下子女,瀕危的人也無法延長多一秒鐘。

在海德拉巴市。

這個月圓之夜,他點燃蠟燭,在“泰姬陵”旁的朱木拿河,因為思念和疑惑,不知不覺,又進入夢中。

他夢到白虎,而眼前的白虎是她死後的化身,剛剛三歲。他已等不及了。

最後的一刻,她忽然清晰地喃喃自語:“我見到白色,我見到一片白色,好白好白……”

卡薩吉裏殊的信念沒有人了解,當然也沒有人支持。

作為四大文明古國之一,經歷了千年文明洗禮,印度人仍堅持他們的古老習俗和儀式。


但在電光石火之間,白虎痛苦而瘋狂地吼叫,極度沖動,如天性指使,身不由己。一陣狠惡而腥臭的疾風中,突然目露兇光,兩耳直豎,發狂地用前掌啪嗒一下把心愛的男人打倒在地上,然後沖向前咬住他的咽喉。他極力掙扎大聲狂喊:“雅迪莎,為什麽?你不是認出我了嗎?為什麽?”


早上五時,天沒有亮透,是淺淺的紫色,霧氣籠罩下的恒河岸邊,已有潮水般的人群湧至。

來自印度各地的朝聖者開始擠滿了碼頭、階梯……甚至半身已浸浴在河水之中了——他們相信恒河是由三位一體的真神腳趾流出來的聖水,可以把靈魂徹底洗滌清潔,變成新人。

但,她嗅到濃烈的香味。

一列豪華的車隊火速吧雅迪莎的遺體送到瓦臘納西——梵文的意思是“神的入口” (火 “喜馬拉雅山雪水的入口”)。

是的,白虎拉娜見到他,馬上又微妙的反應。

當飼養員第三次見到卡薩吉里殊時,他已是被白虎咬斷了咽喉,死不瞑目的血肉模糊的屍體。

她嗜血。

他沒有另覓女子再婚,也沒有生下一兒半女,但三年來,每年忌日都祭拜——他沒有為她建陵的宏願,但他相信那個夢!

他是偷偷潛入園中。

癡情的卡薩吉里殊決定找尋這頭白虎。

她是母親和兒子交配而誕下的良種,“隔代”而生的珍稀奇獸。人有所謂亂倫,大逆不道,但獸不會。

一切盡在不言中。

剛滿三歲的白虎只有一頭。

人有盟誓、思念、忠貞、癡戀、永恒,和再續未了緣,但獸覓食、交配、各據山頭,為優良後裔鬥爭。還有,從不控制自己,毋須承擔後果。

——當他走過來,當自己趨近,她似乎記得一點,又認得一點……

他的血!

或許,她曾經是人,但咫尺天涯,獸就是獸。

這不是巧合。

沒辦法松開利齒,她噬斷了他的咽喉,還在地面用力拖出一條血路。

白虎想他趨近,非常專注,目不轉睛。嗅覺靈敏,視力優秀,步履深沈。

他驚喜又慌亂的揮舞著雙手:“我來了,我終於找到你了——我很掛念你!”

然後攀入鐵籠內。

殺機一起,已成定局。

自他身上,手上,腳上淌血的傷口散發出來,刺激她的嗅覺神經,傳至大腦。血腥的誘惑,蓋過一切。老虎的天性便是渴望和攻擊。這是她久違的美食,絕對不可以放過……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