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識的小朋友們:

先感謝《人民日報》副刊編輯的一封信,再感謝中國作協的號召,把我的心又推進到我的心窩裏來了!

二十幾年來,中斷了和你們的通訊,真不知給我自己帶來了多少的慚愧和煩惱。我有許多話,許多事情,不知從何說起,因為那些話,那些事情,雖然很有趣,很動人,但卻也很零亂,很片斷,寫不出一篇大文章,就是寫了,也不一定就是一篇好文章,因此這些年來,從我心上眼前掠過的那些感受,我也就忍心地讓它滑出我的記憶之外,淡化入模糊的煙霧之中。

在這不平常的春天裏,我又極其真切,極其熾熱地想起你們來了。我似乎看見了你們漆黑發光的大眼睛,笑嘻嘻的通紅而略帶靦腆的小臉。你們是愛聽好玩有趣的事情的,不管它多麼零碎,多麼片斷。你們本來就是我寫作的對象,這一點是異常地明確的!好吧,我如今再拿起這支筆來,給你們寫通訊。不論我走到哪裏,我要把熱愛你們的心,帶到那裏!我要不斷地寫,好好地寫,把我看到聽到想到的事情,只要我覺得你們會感到興趣,會對你們有益的,我都要盡量地對你們傾吐。安心地等待著吧,我的小朋友!

自從決心再給你們寫通訊,我好幾夜不能安眠。今早四點鐘就醒了,睜開眼來是滿窗的明月!我忽然想起不知是哪位古詩人寫的一首詞的下半闋,是:“卷地西風天欲曙,半簾殘月夢初回,十年消息上心來。”就是說:在天快亮的時候,窗外刮著卷地的西風,從夢中醒來看見了淡白的月光照著半段窗簾;這裏“消息”兩個字,可以當作“事情”講,就是說,把十年來的往事,一下子都回憶起來了!

小朋友,從我第一次開始給你們寫通訊算起,不止十年,乃是三十多年了。這三十多年之中,我們親愛的祖國,經過了多大的變遷!這變遷是翻天覆地的,從地獄翻上了天堂,而且一步一步地更要光明燦爛。我們都是幸福的!我總算趕上了這個時代,而最幸福的還是你們,有多少美好的日子等著你們來過,更有多少偉大的事業等著你們去作呵!

我在枕上的心境,和這位詩人是迥不相同的!雖然也有滿窗的明月,而窗外吹拂的卻是和煦的東風。一會兒朝陽就要升起,祖國方圓九百多萬平方公裏的土地上,將要有六億人民滿懷愉快和信心,開始著和平的勞動。小朋友們也許覺得這是日常生活,但是在三十年前,這種的日常生活,是我所不能想象的!

我鼻子裏有點發辣,眼睛裏有點發酸,但我決不是難過。你們將來一定會懂得我這時這種興奮的心情的——這篇通訊就到此為止吧,讓我再重復初寄小讀者通訊一的末一句話:

“我心中莫可名狀,我覺得非常的榮幸!”


你的朋友冰心


一九五八年三月十一日,北京。


(本篇最初發表於《人民日報》1958年3月18日,後收入小說、散文、詩歌合集《小桔燈》。)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