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吻的疤痕可還留著?”

無語。

“說話喲,薇?從丈夫那裏逃了?真要懲罰他哪,那個利己的賊!告訴我,唉!”

“哭了?”

“你看,天上有星也有太陽。”

搖著蓬松的頭真是別來無恙?臉還是紫槿色。看那顆痣!

“幹什麽落淚?應該坐下哪。”

叮囑叮咚……

誰在彈琵琶喲,大深夜裏還在——

老頭子很厲害的咳著……

叫什麽呢,夜裏的貓?

安息吧……

該不是誰在吟哦,大深夜?

琵琶?彈什麽呢!總是討厭喲,不歡喜。大深夜裏。

叮咚叮咚……

安息吧。

叮咚叮咚咚…

已經沒有花朵開著了。

“誰啊?”

老頭子爬起來了,很厲害的咳著嗽。

多嘮叨喲——大深夜。

叮咚叮咚……

該是有人來了吧?多討厭啊——大深夜裏!

“誰呢?”

安靜一點!吟哦有什麽味。深山去吧,沙漠去吧,廣原去吧,海的曠野去吧……

“幹什麽不語也不坐?”

無語。

“什麽時候到的?真是朝也暮也等你哩。”

淙的聲音顫抖著,夜裏是動人的。

載《現代》第4卷第2期(1933年12月出版)

Views: 3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