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其實是古人的狂歡節和情人節

從民國至今天,元宵節不再被安排假期,人們對這個節日已漸漸淡漠。

今天是農歷正月十五,也就是中國的傳統節日“元宵節”。和中秋節、端午節等相比,元宵節已很不為今人所關註。事實上,在春節出現以前,元宵節才是中國最盛大的節日,甚至有人稱之為中國古代的“狂歡節”。元宵節既曾如此熱鬧,那古人在這一天,都曾有過哪些有趣的習俗?這一重要節日又是如何衰落的呢?


元宵節暫停宵禁,使之成為普通民眾的“狂歡節”和“情人節”


古代普通人只有在元宵節前後幾天,才能在夜晚的街道上自由活動。
元宵節又稱上元節、元夕節、燈節,對於其起源,學界至今存有較大爭議。通常認為,正月十五是一年中第一個“望日”(即月圓之夜),素為古人所看重。西漢時,武帝在這一天祭祀“太一神”,大張燈火;此後,道教定正月十五為“上元日”,佛教將正月十五對應印度歷法中的“大神變月”,其中一些宗教活動,在隋唐時期逐漸成為元宵節的常見習俗。

同其他節日相比,古人更注重元宵節,除常見的祈福、辟邪等寓意外,主要原因在於,元宵節期間,朝廷解除宵禁,允許百姓夜間外出歡慶。在平時,城市中生活的百姓,除喪事、就醫、婚嫁等外,被禁止在夜間無故出行,違反者將被處以笞刑。因此,演義小說只能將夜間故事設定在元宵節,如《水滸傳》就寫了清風鎮、大名府和東京三個地方的元宵節。


元宵節“狂歡”期間,平時深受束縛的女性也能上街遊玩,和青年男子相會


對皇帝和朝廷來說,元宵節是展現“太平盛世”“與民同樂”的重要契機,為讓老百姓能充分“燃起來”,一再延長沒有宵禁的“元宵假”。唐玄宗規定正月十四日至十六日,連續放假3天;宋太祖追加十七、十八兩天,假期多至5天;明太祖更規定,從正月初八至十七日“放燈十天”。不過到了清朝,“元宵假”又回歸為5天。

元宵節期間,上街觀燈、遊玩的人們突破貴賤、男女、老幼的界限,一同“狂歡”。②有個故事頗能說明當時情境,北宋洛陽元宵節時,司馬光的夫人想要出外看燈,司馬光問:“家中點燈,何必出看?”夫人回答:“兼欲看遊人。”司馬光只好反問道:“某是鬼耶?”正因為元宵夜大家顧忌較少,婦女也外出參加“走百病”“走三橋”“請紫姑神”等活動,使之成為方便青年男女相識、相會的節日,於是也有人戲稱元宵節是古代的“情人節”。


                                                  《明憲宗元宵行樂圖》(局部)《明憲宗元宵行樂圖》(局部)



古代元宵節習俗眾多,人們能在這幾天裏盡情地賞花燈、吃美食、猜燈謎、看歌舞

賞花燈:從皇帝到百姓,點燃各色花燈,以示普天同慶

                                                                            玩花燈的兒童


玩花燈的兒童


放燈是元宵節最重要的一項活動,最晚至隋文帝時期,已經在全國流行;隋煬帝即位後,在禮佛的名義下,擴大元宵節放燈規模,使之成為一項定制。唐玄宗曾在宮中擺滿蠟燭,並制作高150尺的燈樓,“懸以珠玉、金銀,每微風一至,鏘然成韻”,極盡奢華。北宋皇帝甚至會在正月十五、十六兩天公開出現在宣德樓上觀燈,讓禦街兩旁的百姓有機會見到天子真容。清朝皇帝則在元宵節這一天召集蒙古外藩、內外大臣等,觀看歌舞,其中有3000名舞燈者,一邊唱著“太平歌”,一邊排列出“太平萬歲”四個大字。

民間放燈形式也是多種多樣。明朝時,元宵節有“燈市”,售賣各種繪有“老子、美人、鐘馗捉鬼、月明度妓、劉海戲蟾之屬”的花燈。清朝花燈種類更加繁多,在京師之中,燈的外形有“大小、高矮、長短、方圓”的不同,制燈的材料有“紗紙、琉璃、羊角、西洋”的區別,燈上所繪的內容,從《三國》《西遊》《水滸》,到梅蘭竹菊、牛馬貓狗,無所不有。尤其有一種“花盒爆竹”,點燃後,“盒中人物花鳥,墜落如掛,歷歷分明”。


吃美食:北方吃元宵、南方吃湯圓,且早有“甜鹹之爭”


元宵節吃湯圓始於宋朝,當時湯圓有“元子”、“水團”、“團子”、“圓子”等名稱。專賣店中有“乳糖圓子”、“山藥元子”、“金桔水團”、“澄粉水團”等,種類繁多。明朝制法和今天大致相同,使用糯米細面,包上核桃仁、白糖、玫瑰等做餡。有意思的是,湯圓的“甜鹹之爭”,古已有之。如《清稗類鈔》中說,“湯圓一曰‘湯團’,北人謂之曰‘元宵’,以上元之夕必食之也……有甜鹹各餡,亦有無餡者,曰‘實心湯圓’。”

湯圓和元宵看上去是一種食物,其實差別頗大。如學者鄧雲鄉所言,“江南用糯米水粉包湯團,是把一小團濕糯米面放在手中,掐成酒杯形,然後放入餡子包起”,有的還是肉餡;而在北方地區,則是“打元宵”,“先把糖熬稀,加玫瑰、山楂、核桃仁、芝麻、瓜子仁、青紅絲等和在一起,或團成龍眼大的小團,或切成小方塊,冷卻待用。用大柳條笸籮,放上幹糯米面,北京叫江米面,把糖塊樣的餡子倒入面中,一邊灑水,一邊滾,使糯米面在糖塊身上滾滿,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這是件很吃力的工作,一次可滾百八十個。”煮出來後,元宵表面粗糙,而湯圓更光滑。

吃湯圓外的一些食俗,現在已無法看到。唐朝人在元宵節吃“羔粥”及油炸的“焦磓”、 “絲籠”;唐宋時期,人們在元宵節用面粉制作“面繭”或“繭蔔”,在裏面放進寫有吉祥話的紙條,祈求一年平安。在宋朝,貴族間還要在元宵節“傳柑”——互贈黃柑。蘇軾《上元侍飲樓上》一詩中“歸來一點殘燈在,猶有傳柑遺細君”,說的即是此習俗。


猜燈謎:謎面包羅萬象,獎品琳瑯滿目;看歌舞:劇目繁多,讓人應接不暇


元宵節的各項遊戲中,以猜燈謎最為有名,且傳承至今。從宋朝起,人們開始將寫有謎語的紙簽貼在花燈上,供遊人競猜。清人顧祿筆下的蘇州元宵節熱鬧非凡,也寫到了猜燈謎。他記錄說,燈謎的謎面包羅萬象,出自“經傳詩文、諸子百家、傳奇小說及諺語什物、羽麟蟲介、花草蔬藥”,猜中者即能獲贈紙、硯、筆、墨、果品等獎品。《紅樓夢》中留下頗多燈謎,如謎面“身自端方,體自堅硬。雖不能言,有言必應”,謎底“硯臺”。

燈謎之外,元宵節期間的各種歌舞活動,也是層出不窮。唐朝民間演出各種舞蹈、雜技,所謂“燈燭華麗,百戲陳設”。宋朝時則有規模龐大的舞隊當街遊行,藝人們裝扮成戲劇中的各種詼諧人物,《武林舊事》中記述的就有快活三郎、瞎判官、孫武教女兵、撲胡蝶等70余種。要到“十六夜收燈,舞隊方散”,當年“鬧元宵”的熱鬧程度由此可見。


                                                                                                               中國北方“滾元宵”


中國北方“滾元宵”


民國以來,由於生活方式的變化,民眾對元宵節日趨淡漠。
國民政府廢除舊歷後,禁止民間過元宵節等傳統節日,但收效有限。民國建立後,新歷(公歷)和舊歷(農歷)並行,官方紀念“雙十節”等新紀念日,民間則依舊慶祝舊有節日。1914年,北洋政府將舊歷元旦命名為“春節”,端午為“夏節”,中秋為“秋節”,冬至為“冬節”,各放假一天。民間對此並不理會,依舊稱舊歷的正月初一為“新年”或“元旦”,元宵節當然照過不誤。

國民政府建立後,視舊歷為“迷信”象征,於1928年頒布法令,在全國廢除舊歷,使用新歷(即“國歷”)。同時,舊歷節日也被禁止,“除國歷規定者外,對於舊歷節令,一律不準循俗放假”,並“將一切舊歷年節之娛樂賓會及習俗上點綴品、銷售品,一律加以指導改良,按照國歷日期舉行”。廢除舊歷節日,導致民眾假期不足,國民政府遂決定“移置”節日,規定“除中秋外,將舊歷節日,一律改用國歷月日計算”,如國歷1月1日為元旦、15日為元宵節。舊有元宵節當然也淪為“非法節日”。

但是這些法令所起到的作用相當有限,除了政府機關及學校外,普通民眾對新設立的節日或紀念日,都少有興趣。社會學家潘光旦說,“陰歷廢除了,但是陰歷的習慣,依然和我們同在。過節、過年,種種習慣,和陰歷未廢以前,真是一般無二,在推行陽歷不力的北方,固然如此,在政令所出的南方也未嘗不如此”。在蘇州的作家周瘦鵑也說,“到了清朝和民國時期,元宵的盛況雖已不如前代,但因歡度春節,余興未盡,仍要狂歡一下。”可見在民國時期,民間還是很重視元宵節。


真正導致元宵節風光不再的原因,是現代人生活方式的改變


國民政府的命令沒有讓元宵節銷聲匿跡,讓這個傳統節日最終走向衰落的,主要是現代人生活方式的改變。首先,民國以來除特殊情況外,不再實行宵禁,古代元宵節那種“夜遊”的珍貴性不再存在;其次,社會日趨開放,男女交往不必一定要在元宵節;第三,現代人對一個節日有多少重視,很大程度上取決於有無假期,及假期長短。從民國至今天,元宵節都不再被安排假期,人們自然對此日漸淡漠。

簡言之:元宵節從無到有,從盛大至衰敗,和民眾的需要與否息息相關。古人的夜生活權利被極大壓抑,元宵節是合法“狂歡”的難得之機;現代節日很多,元宵節特有的“狂歡節”和“情人節”功能已不存在。

古代賣花燈的商販古代賣花燈的商販


註釋

①李曼:《唐代上元節俗的歷史考察》,陜西師範大學2014年;

②彭恒禮:《狂歡的元宵——宋代元宵節的文化研究》,《開封大學學報》2006年第3期;

③陳熙遠:《中國夜未眠——明清時期的元宵、夜禁與狂歡》,《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集刊》第75本,2004年6月;

④⑤⑦江玉祥:《元宵節俗》,《文史雜誌》2012年第2期;陳佳:《文史視野下的元宵節俗》,《湖北經濟學院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08年第12期;

⑥鄧雲鄉:《舊京散記》,江蘇文藝出版社2006年,第245、246頁;

⑧秦永洲:《中國社會風俗史》,武漢大學出版社2015年,第235頁;

⑨(日)小野寺史郎著 《國旗、國歌、國慶 近代中國的國族主義與國家象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4年,第246—269頁;⑩周瘦鵑:《拈花集》,上海文藝出版社1983年,第125、126頁

(收藏自 短史記)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6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7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iPLOP commented on MalaysianCinema's photo
9 hours ago
MalaysianCinema posted a photo
9 hours ago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