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響尾蛇搖它尾巴的時候,你要小心的是它的頭。

“天哪!”當房地產掮客宋小姐打開大門,小張簡直呆住了!白色大理石門廳,鑲著綠色和紅色花崗石的“馬賽克”,兩層樓高的大廳裏,掛著耀眼的巨型水晶燈。遠遠的落地玻璃窗外,是一片草地和濃蔭。

“這馬賽克是請意大利師傅來做的,據說單單前廳地面,就做了一個半月。”宋小姐指著其中綠色的石頭說,“這叫EmPress Green。”又指著米黃色透明的石頭說,“這叫Honey Onyx。”

“對!對!對!Honey!就是蜂蜜的顏色,”

小張接過話來,蹲下去,指著綠色的石頭說,“這個中文名字是‘綠玉大理石’,台灣的花蓮就產。”

走進大廳,宋小姐指著水晶燈介紹:“這是捷克的水晶玻璃,不是模子做的,是手工切割的。”

“你懂嗎?”小張回頭看太太,“水晶玻璃是鉛玻璃,折射率特別高,又以捷克出的最有名。至於切割,一定要是用金剛砂輪磨出來的才值錢。”

張太太縮縮脖子,偎在小張肩頭,小聲說:“我不懂。”

小張還盯著水晶燈數,一共有多少顆水晶玻璃呢,宋小姐已經打開浴室的門:“三位請看!這浴室有多講究,全是Travertine。”

“啊!我懂!我懂!我懂!Travertine是一種石灰巖,非常古典名貴,哇,太棒了!”拉著太太進去,又出來,把走在後面的老岳母推了進去,“媽,您看看多豪華!”

接著,宋小姐帶大家走到大廳的另一頭,指著天花板說:“這是維多利亞式的屋頂浮雕,不是石膏做的,是真正原木雕刻的。”

“哇!我們在法國的凡爾賽宮不是就見過嗎?”小張拉著老太太喊,“我們也有皇宮了耶!”

“那真是個皇官!”回到家看宋小姐的車走遠了,小張得意地問岳母,“媽,你覺得怎麽樣?像不像法國皇宮?”

老太太咧咧嘴:“我沒進過法國皇宮。”

小張笑了起來:“對!我忘了!媽沒去過歐洲。”又拍拍老岳母,“不過沒關系,您現在可以住皇宮了。”

“你們真要買呀?”老岳母問。

“買啊!”小張叫起來,“這麽合理的價錢還不買?”回頭看看太太,“對不對?買!”

老岳母沒搭腔,轉身走了。

“媽是怎麽回事?”小張有點不高興。

“她老了,大概合不得這個家,”太太拍擼小張,“何必管她呢?你覺得好,就好。”

“我當然覺得好,我看過多少房子了,我多內行!”小張氣呼呼地說,“告訴你媽!叫她少作怪!”

晚上,兩口子把存折翻過來倒過去地算了一遍,又看看當天的股票凈值,雖然有點緊,但是賣

一棟、買一棟,勉強還能應付。

“宋小姐,我先生決定買了。”夜裏十一點,張太太打電話過去,宋小姐直賀喜,讚美小張夫婦的眼光和運氣,說隔天就安排簽約。掛了電話,張太太轉過身,撲在小張懷裏:“好棒喲!我們要住皇宮了。”卻見自己的老母,一扭一扭地出來。老太太悄悄坐進旁邊的沙發,沒吭氣,半天,突然囁囁嚅嚅地問:

“你們真看清楚了嗎?我怎麽看見那前廳上面裂了一大條。靠近花園的地板和門框下面又都蛀爛了,好像有點白蟻呢。”

“媽!”張太太在嘴唇上比個手勢,拉著小張進去睡了。夜裏兩點,小張突然翻過身,問老婆:“媽為什麽說她看見裂縫,還有白蟻?你看到了嗎?”

“我跟著你看,只有媽,一個人走在後面。”

第二天一早宋小姐就到了。”我們想再去看看,再決定。”小張說。

“可以啊!”宋小姐很爽快地說。而且跟前一

天一樣,從打開大門,就介紹地下的馬賽克:”這是真正意大利……”

小張夫妻沒說話,也沒看地,倒是一齊仰起頭,看天花板上的裂縫。

走到大廳一頭,宋小姐又介紹那維多利亞式的屋頂:”這可是用實木雕刻的……”

小張夫妻也沒擡頭,倒是低頭檢查了地板和門框。

“天哪!全爛了,爛成這樣子,昨天我們怎麽沒看到?”兩口子在心裏一齊喊:”好險哪!”


{有話好說}


可不是好險嗎?

若非小張的岳母,一個人走在後面,沒有因為專心聽宋小姐的”美言”而蒙蔽了眼睛,小張夫婦很可能在房子買定之後,才發現自己當天中了邪,對那麽大的瑕疵,都視而不見。

宋小姐的作法沒什麽希奇,這好比戴寬邊大眼鏡的女人,很可能是為了遮她的魚尾紋和眼袋;蓄劉海的小姐,很可能為了擋她小時候摔跤留在額頭上的疤;頂個馬桶蓋發型的中年男人,很可能為了掩飾他已經”雄性圓禿”的頭;留落腮胡子的人,很可能有個特別大的腮骨。

每個人都懂得”遮”,也可以說懂得”隱惡揚善”,如同宋小姐,她沒有說半句謊言,她說的”好”,都是真好;只是當你註意她的好的時候,可能忘了她沒說的”惡”。

“聲東”常為了“擊西” 


知道了這一點,如果房地產掮客開車帶你去看房子。他帶你由西邊進入,一路上見到的都是豪宅大院,使你以為自己將買的房子,正在那靜謐住宅區的最深處。你可千萬別這麽想,最好改天自己再由另外一邊過去看看。 

你極可能發現,那房子原來隔半條街,就是加油站,隔一條街就是風化區。 

同樣的道理,當一個人正鼓其如簧之舌說”東”的時候,你最好別吭氣,先靜靜地往”西”瞧。當別人叫你看屋頂的時候,你最好多註意一下地面。這時候你愈少說話愈好,因為你愈不”答他的腔”,他愈會心虛;他愈心虛,你愈可能見到真相。 

你”言多”,他”必失” 

我們常告誡人”言多必失”,要人小心,別說錯話,惹了麻煩。 

其實”言多必失”的範圍大得多。想想,如果你的另一半在數鈔票,你會在旁邊不斷跟他說話嗎?你的小孩正在做功課,你會跟他聊天嗎? 

你不說話,是為了怕你”言多”,他”必失”。 

問題是,你為什麽在銀行,對那正為你填表格、算賬的人說話呢?你又為什麽在醫生正為你開藥的時候扯東扯西呢? 

你扯,表示你會交際、表示你幽默、親切,那銀行行員和醫生也跟你”哈拉哈拉”地有說有笑,豈知在那談笑間可能出多大的錯? 

銀行出錯,你還可能發現;醫生出錯,可就麻煩了,因為他開錯藥,你吃錯藥,除非出了大毛病,你不會知道;他下次發現,也不會告訴你。

 

少吭氣,聽他說 

如同宋小姐說話,會帶開小張夫婦的觀察力。從另一個角度想,你”言多”也可能使別人失去觀察力,更嚴重的是”失去創造力”。 

如果你請個室內設計師,到家裏來幫你重新規畫,他還沒進門,你先說出一堆自己的構想;進門之後,你先告訴他你想這裏加門、那邊移墻,你以為這是聰明嗎? 

你錯了! 

你為什麽不等一等,讓他靜靜地看,看完之後聽他怎麽說?你怎不想想專業的設計師很可能有全新的觀點,想到你不可能想到的好點子呢? 

他不用說,就有了。他怎麽可能快快地學會說話? 

你當醫生還是他當醫生? 

深一層想,你知道醫生看病也要靈感嗎?你今天胸痛,醫生得從多少種”假設”裏去找? 

你是心臟有毛病,還是得了肺病;會不會是胃不舒服,帶到了胸部?還是得了惡性的胸腺腫瘤?如果你還沒等他想,自己先說”我猜八成是老毛病,就是又提了重東西,我一提重,就胸痛。” 

請問,你要是這麽神通廣大,何必去看醫生呢? 

只是,有多少病人都犯這個毛病?他們幫著醫生作判斷,甚至幫著醫生開藥。他們自己把應該懷疑的那些可能,先全部否定了,如果再碰上個不認真的醫生,是不是會順水推舟,正好省得費腦筋? 

有一天,你延誤了病情,該怪誰? 

只怪你”言多必失”。因為多言,而失了生命啊! 

所以在你說話之前,先要學會怎麽聽對方說話,讓自己的身體說話。 

對的!讓身體說話,請看下一章。

Views: 2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