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時少開口,偶然開口,開口成金。總是打哈哈,又打哈哈,哈哈了事。

“門前清!門前清!”老曹說完,先一乾而盡,清了自己的杯子。又揚著眉,盯著老丁的杯子:”餵餵餵!別辜負我的好酒噢!”伸手指指:

“清了!清了!怕什麽嘛?你是老板,又有張助理開車。”站起身:”順便拜托一句,我有個侄子叫曹師成最近考你們公司,如果可能,照顧照顧。”

“真對他沒辦法。”丁總上車,一邊回頭跟老曹揮手,一邊對小張說:”也幸虧今天你陪我來,不然怎麽回去?”

“還好啦!不紅不紅!”

“不紅不紅,讓下頭人聞到一身酒氣,像什麽話?”拍了一下小張:”今天下午的訪客都給我擋著,等我酒氣過了,再進來。”

“是是是!”

才說完”是”,回公司沒十分鐘,小張就進來了:

“報告總經理,有位文教授打電話來,我本來要給您擋了。可是他說是您高中同學,有急事,您看怎麽辦?要不要接?”小張小心翼翼地說:

“我是跟他說了,您正在開會。”

“文教授?高中同學……”擡起頭:”是不是文小杭啊?姓文的人不多……我想……我想,你接過來給我吧!”

電話接通了。

“文小杭啊!”丁總開門見山的問:”哇!真是你啊!了不得!了不得,多少年不見啊?你怎麽找到我的?十分鐘?沒問題,我等你,多忙也

得跟你這老同學見個面啊!”

沒多久,文教授就到了,丁總破例,跑到會客室外面迎接,又摟著肩,帶文小杭進去。

“小杭、小杭,都老杭了!”文小杭坐下來:”老同學裏,你最成功。”

“哪裏話!老同學怎麽這麽說?我也聽說你在教育圈的成就,一直想跟你聯絡。”

“其實我早知道你在這兒作老板,但是,不好意思打擾。”

“笑話!”狠狠拍了一下小杭:”有什麽事,我能效勞嗎?”

聳聳肩,文小杭等了幾秒鐘:”實在不好意思開口,無事不登三寶殿,是為了我兒子,他最近來考你們公司,據說你們只取一個,我來試探、試探,是不是……”

“啊!姓文,對了,我是見過個姓文的數據,叫文……文什麽?”

“文達。”

“對!對!對!不求聞達於諸侯。”老丁笑道:”當然你的文不一樣,我以後就叫他小文吧!”

兩個人都笑了。

這時小張端茶進來,文小杭卻看看表:”不行,說十分鐘,不能耽擱你太久,我得告辭了。”

“欸!你這老同學,怎麽才來就走呢?”

“說實在,我下頭有博士班學生口試,失禮失禮,改天再聚吧!”

說完,文小杭站起身,拱拱手,走了。

“把前天面試的資料拿來給我。”丁總送出老同學,對小張說。

數據立刻送上來。

“果然有個文達。”丁總翻翻資料:”成績不錯,長得跟他老子還真像。”又翻翻另一份,是曹師成的,笑笑:”曹師成跟他叔叔長得也有點像。”拿起筆,在文達的資料上簽了字:

“通知文達,他錄取了。”

小張嚇一跳:”您中午不是跟曹先生說會照顧他侄子嗎?”

“我沒說一定啊!”丁總笑笑:”哎呀!老曹,一天到晚在一塊,不是他請,就是我請,賣面子,機會多得是。我這老同學,專誠來,又是為他兒子,我能不幫嗎?”


{有話好說}


看這故事,你會不會覺得有點詫異?

老曹中午才請丁總吃飯,同時拜托丁總”照顧”他的侄子。丁總也幾乎答應了,為什麽半途竄出一個好久不見的文教授,丁總就變了呢?

難道常碰面的老曹,反不如”無事不登三寶殿”的文教授嗎?

如果你這麽想,就錯了。

要知道,見面三分情,並不代表常見面就三十分情。人的情好比種花,你把好幾株花種在一個盆子裏,花是美,但是每棵都長得不夠好。

相反地,如果你一盆只種一株花,那花則長得特別茂盛。

一群酒肉朋友,天天在一起喝酒吃肉、扯淡聊天,你拜托我一下,我拜托你一下,你以為每個人都把對方的事當作”大事”來辦嗎?

錯了!天天見面的朋友,拜托的”話”,反而嫌”淡”。因為你今天拜托一件,明天拜托一件,那”拜托”的力量已經弱得不能再弱。

被拜托的人難免想:

“哎呀!三天兩頭有事,今天不辦,改天還可以幫他忙。”

於是,這種酒肉朋友的事,往往變成最能拖的事。

君子之交淡如水,朋友之托重如金

從另一個角度想,一個八百年不見,過去卻有交情的朋友,今天突然跟你約時間造訪,而且說明來意,他拜托的話,味道可就”濃”了。

他是真來”拜訪”你,”托付”你。拜托這一次之前,他從來沒求過你任何事。今天拜托你之後,他也可能不會再來求你,你說,你能不”優先處理”

嗎?


再舉個狠一點的例子——


一個坐在餐桌前和一個睡在臨終病榻上,拜托你同樣一件事的人,你會重視對誰的承諾?

坐在餐桌前的人,你不幫忙,改天他能遇來罵你;死掉的人,你不幫忙,他沒辦法我你算賬,按說你會賣前者的面子才對。

問題是,你為什麽把後者的請托,當作最有分量的請托呢?

道理很簡單,因為他的話是”生死與之”,因為他的話”只此一次”,因為他的話”絕對真誠”。

這就進入我們今天要討論的主題——語言的真誠。

直銷布道大會

如果你希望把話說到心窩裏,最重要的一點就是”真誠”。

你參加過直銷公司的大會嗎?

假使你不小心踏入那裏,很可能誤以為是進入”宗教布道大會”的會場。

台上有主講者講他們的產品有多麽特殊、神奇,或是由XX博士精心研究,或是由某人帶出的”清宮秘方”,或是使用特殊過程煉制。總之,那是天下獨一無二的”神”品,接著有一批又一批的人上台作見證。

有人說他使用了產品之後如何得到新生命。

有人說他原來己經窮愁潦倒,如何由直銷再出發,如今已經擁有華宅美眷,美眷也是他的直銷”下線”。

然後大家一起唱歌、一起歡呼,一起歡迎新夥伴的加入,大家一起走向美好的未來,一起把這美好的產品與信息帶給普天下的人。

你說,這不就像宗教的布道大會嗎?


群眾催眠的作用


為什麽直銷業者常要辦這種大會?

一方面他們為了介紹產品,拉新的夥伴進入”組織網”,一方面他們需要這樣的氣氛。因為那種”群眾催眠”的作用,能使他們出去說的話更感人、更有力量。

想想,做直銷的人最愛講的一句話是什麽?

是”好東西與好朋友一起分享”!

他們為什麽不說賣東西給你,而說是”告訴你偉大產品的消息,使你得救”?

他們吃飯吃一半,會叫侍者送白開水來,當面沖”減肥茶”,吞養生藥片給你看;他們一邊吞,一邊臉上散出光彩。當他們向你”推介產品”的時候,是那麽熱情、激動,為什麽?

因為一個好的直銷工作者,他是真相信他的產品的。

因為他已經接受過集體催眠,他已經看過那麽多見證。

他信,信他自己,信他的產品,信他說的話,他沒有要賺你的錢,即使賺,也是希望拉你進去,一起傳布美好的信息,一起賺!


自己給自己催眠


如果你希望成為演講家、布道家、政治家、社運推動者,或是作個有說服力的人,你都得學習那種說話的真誠,你甚至應該學習”自我催眠”。

2000年四月一號,參加世界溜冰錦標賽的關穎珊,由原本的第三名,居然決賽作出超完美的演出,一躍成為冠軍。

她事後怎麽說?

她說她在比賽前不斷告訴自己:”Icanmakeit!”而在比賽中,她則不斷告訴自己”我會有這樣大的耐力和體力”,於是,她果然表現出異常的體力,作出”三轉跳”加”三轉跳”。

自己告訴自己:”我能辦得到!”

自己告訴自己:”我比別人強!”

自己告訴自己:”我說的都是真理,是無可置疑的。”

這些都是自我催眠。

相反的,你想想,如果你上台之前先怯場,對自己說的一點都沒把握,甚至完全不相信自己講的那一套。

你自己都不信,怎麽叫別人信呢?


不撤不必要的謊


把話說到心窩裏,你也要誠實。

天哪!談到誠實,有誰能說話百分之百誠實?

不錯,你可以不夠百分之百誠實,但是你可以百分之百不撒謊。

我有個朋友說得好——”當我今天往西邊去,而你問我往哪裏去了,我如果不願意告訴你我去了西邊,最起碼我可以說我沒有去北邊,也沒有去東邊。”

這就是一種說話的技巧。

有人問你的新房子是多少錢買的,你不願意告訴他確實的數字,又不願撒謊,最起碼你可以講”比我賣的那棟貴多了”,或”不到一千萬”。

你何必說:”哦!花了一千萬。”

改天人家知道你只花了七百萬,多尷尬!


誠實是最保險的說話方法


不說假話,也是最保險的說話方法。

剛才那買房子的人,如果夫妻都不說假話,在不同場合,有人分別問丈夫和太大,多少錢買的房子。

一個答”不到一千萬”。一個答”比我們原來住的房子貴”,他們的話可能穿幫嗎?又可能彼此矛盾嗎?

知道了這個道理,如果有人打電話給你老板,老板又不希望見那個人時。

你最好的答法是:”對不起,他現在不方便接聽。”

你也可以說:”對不起,現在他不在。”

但是你千萬別說:”對不起,他出國了。”

想想,如果對方是在樓下打的電話,才打完,人就上來了,看到你老板,你要怎麽解釋?

說你老板剛坐”光速機”由國外回到辦公室嗎?

說他不在,你永遠可以講”老板剛才確實不在,他出去了一下下。(管他去了哪裏,總之不在辦公室。)”

說他”不方便接聽電話”,更是四平八穩,你又何必賣弄小聰明、畫蛇添足,說”老板出國”或”下南部”、”上北部”了呢?

記住:能不撒謊,絕不撒謊,說話才能不矛盾,也才比較真誠。


尊重我也尊重你


十幾年前,一批來自台北的朋友,到紐約曼哈頓去看現代舞表演。

那是一個很小的舞台,圓形的,四周圍著座椅。

因為舞台不高,座位又靠近,所以這些坐在第一排的朋友,就把腳搭在台子上。

你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嗎?

那舞者,一上台,先沖到台邊,叫每個人把腳收回去。她說了一句很簡單的話:”尊重我,也尊重你自己!”


我是說真的


會說話的人也一樣,你要讓對方先尊重你,他才會認真地聽你的話。你也要尊重對方,使他覺得你今天是真要跟他”說一番話”。

如果你是父母,今天你要訓孩子。

你可以一邊炒菜一邊罵,也可以在餐桌上瞪起眼睛,講你的道理。你還可以晚上敲他的門,問:”孩子,我能不能進來,跟你講幾句話。”

你甚至可以早早在他書桌上留個字條——”孩子,今天晚上九點,我會到你房間裏,跟你談談。”

你說!是不是一個比一個”重”?

你用什麽方法說的話會更有重量、更有力量?


我與你約定


尊重自己,最好的方法是先尊重對方。

當你能如本章一開頭故事中的文教授,先打電話約時間,而且說只用十分鐘,是不是表現了對丁總經理的尊重?

我只用十分鐘,表示我尊重你的時間,表示我會長話短說,更表示我有控制時間的能力,甚至表示,我也很忙,所以只用十分鐘。

但是,我親自到你辦公室。

因為,我有不能不親自對你說的事。

同樣的道理。當你的孩子看到你的字條,心裏會不會七上八下,猜”爸爸媽媽要跟我說什麽”?他到近九點的時候,會不準備好他的心情,等你進去,聽你說什麽話嗎?

那比你突然敲他的門,或一推而入的感覺不是好多了嗎?

最少,你尊重了他的時間、他的隱私。他也相對地得尊重你。

睡衣見客行不行?

尊重,不僅在言語上,也可以表現在服裝上。

你是位名士,平常不修邊幅,但是你的朋友死了,你去參加公祭,你如果穿上西裝,打起領帶。那些平常見慣你不修邊幅的朋友見到,對你只會有尊重,不會有揶揄,因為你尊重死者,也表示了你尊重自己。

又譬如,你有朋友到家裏來。

如果是老朋友,太熟太熟的同輩了。你可以先表示一聲歉意,請對方諒解你穿得隨意,於是你穿睡衣跟他聊天。他也把一雙腳丫放在沙發上,跟你瞎扯。

但是換作個不熟的朋友,你能如此嗎?

如果你還這樣,穿個睡衣招呼。就顯示了兩點:

第一,你大牌,沒把他放在眼裏。

第二,你隨便,不成體統。

你是不尊重他,也不”自重”。


“穿衣服”與“穿香水”

現在,我要把話帶回前面〈老林的凱旋夢〉裏曾經談過的求職時的服裝問題。

一個中年男人,資深的工作者,求職面試時不必穿全新的西裝、全新的皮鞋,理全新的發,免得人家覺得你嫩,或覺得你很急切地求取這個職位。

這是我在前面說過的,表示”說大人,則藐之”。

那時,我只提到男人求職。現在則要談談女人求職。

你知道西方人說搽香水不是用”搽”或”噴”、或”塗”。而是用什麽?

他們用”穿”這個字,說:”wearperfume”。

在西方社會,香水是”穿著”的一種。

一位女士,求職、上班,除了穿得體的衣服,還得”穿”香水,”穿”首飾。

但那香水不可以是濃郁的,那首飾不可以是搖來晃去的。那衣服不可以是暴露或”不容彎腰撿東西”的。

甚至有些辦公室,除了周末,不準女士穿長褲上班。

女人穿著的身體語言顯然與男人不同。

女人求職,無論她是”菜鳥”或”老鳥”,都

可以穿全新的衣服,都一定要戴恰當的首飾,搽一點點香水。

那是什麽?那是身分,那是禮貌。

女人跟男人就是不一樣。

“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男人可以穿七成新的衣服,表示我很自信,不必為了與你碰面而刻意”打扮自己”;女人則不同。女人要讓人知道她作了打扮,表示她有自信,她對自己的美麗有要求,也表示她對”別人眼睛”的尊重。

所以,”粗服亂頭不掩國色”固然沒錯。

但是,薄施脂粉,淡掃蛾眉的女人更有風韻。

你聽懂了嗎?

“我最怕到西餐館吃飯的時候,問侍者有哪些甜點了。”有一次,我對美國朋友說:”因為我常聽不懂。”

他一笑:”不要說你了,我們也怕,我們也常聽不懂,只好用猜的。”

為什麽會這樣?

因為那侍者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恐怕有三百天都在報同樣的甜點名稱。報到最後,那些名稱在他心裏已經成為一團了,於是從頭到尾不加標點,呼嚕一下子,全報了出來。

你確實沒聽懂。但是他認為你聽懂了,因為他早背得滾瓜爛熟。

自己懂,別人不懂,是許多人說話的毛病。


言要由衷


有人說笑話,剛開口,講兩句,自己先笑得前仰後合,接不上氣。

有人說悲慘的事,沒說兩句,先哭了,抽抽搐搐地無法說下去。

有人給你寫信,寫你的地址一筆也不含糊,寫他自己的地址卻龍飛鳳舞,使你無法辨認。

有餐館侍者為你唱生日快樂歌,可是一邊唱,一邊眼睛看著天花板,唱得有氣無力。

有空中小姐作”穿救生衣”示範,但是像打太極拳,還不好好打,動作都作一半,就不見了。

這些都是什麽原因?

都是他的”內情”無法”外達”,他的”詞不能達意”,以及由於太常做、太常說而沒有了情。

請別太肉麻

我們常說人”理直氣壯”,又形容人”文情並茂”。”理”與”氣”;”文”與”情”,是必須同時呈現的。

問題是許多人明明有理、有情,卻不能跟他的”語言”同步。

第一點,是他自己的情太多,卻沒等對方的情緒跟上來,而一直宣泄。

舉個例子,我們聽人”詩歌朗誦”,常會覺得渾身起雞皮疙瘩。為什麽?因為你覺得肉麻。

但是,你問那朗誦的人,他自己覺得肉麻嗎?

他搖頭。

了解了這一點,當你對人形容你家天才的兒女,或天才的小貓、小狗的時候,一定要知道,你自己遠比對方進入情況。你要他感同身受,一定得慢慢來,才不致讓他受不了。

你要向別人推銷東西的時候,也別把那已經說了幾千遍的詞,一大串”流”出來,而要看著對方,看他進入上一句的情況之後,才說下一句。


說話要”入戲”


如果你是演講家或舞台劇的演員,就更要小心了。

即使你講那個題目、演那場戲,已經幾百場,你仍然在心裏要不斷告訴自己:”這些台下的人,都是第一次聽我講。這是我的第N次,卻是他們的第一次。”

於是你”入情”、”入戲”,使情感與你說出的每一句話都結合在一起。

於是,你使他們感動,使他們共嗚。

於是,你成功了!

Views: 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