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松柏之質與蒲柳之姿——《世說新語》品讀之十二

顧悅與簡文同年,而發早白。簡文曰:“卿何以先白?”對曰:“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質,經霜猶茂。” ——《世說新語•言語》


顧悅一名悅之,官至尚書左臣,是東晉大畫家顧愷之之父。愷之的人物畫妙絕千古,文章辭賦同樣粲然可觀。他曾寫過一篇《箏賦》,還感覺良好地對友人說:“吾賦之比嵇康《琴賦》,不賞者必以後出相遺,深識者亦當以高奇見貴。”顧愷之對其文其畫都很自負,當然也有自負的本錢,世傳愷之有三絕——才絕、畫絕、癡絕,顧愷之本意可能還要加上“文絕”。顧悅雖沒有其子那樣的蓋世之才,但也絕非庸俗的等閑之輩。顧愷之因為長期沈潛於藝術,經常被同輩調侃捉弄,有時癡得又可笑又可愛;顧悅則在交際場合左右逢源,言談應對八面玲瓏——父子都有其過人之處。文中的另一位主角晉簡文帝司馬昱(yù),在位二年(公元37—372)便病逝。

且看顧悅與簡文帝的一次對話。

晉簡文帝正好與顧悅同歲,史書稱簡文帝既有風度儀表,又善於修飾保養,而顧悅一方面在仕途上幾經顛簸,另一方面又不自雕飾,所以人到中年,簡文帝仍然發無二毛,顧悅則已鬢發斑白。一直在深宮養尊處優的皇上大惑不解地問顧悅說:“卿何以先白?”用現在的白話來說就是:你既然與我同年而生,頭發怎麽會先我而白呢?要是讓顧悅那位癡兒子愷之來回答,他一定要一五一十地稟報皇上:自己的工作比陛下辛苦,自己的生活沒有陛下清閑,自己的餐桌上沒有陛下豐盛,於是自己的頭發就比陛下早白,等等,肯定會有汙聖聽觸怒龍顏。

狡黠的顧悅回答得真是乖巧到了家:“蒲柳之姿,望秋而落;松柏之質,經霜猶茂。”以入秋便雕謝的蒲柳(水楊)比喻自己衰弱的體質,以四季常青的松柏比喻皇上的龍體,新穎、生動而又能貼切,這種奉承白馬可謂別出心裁。

隨口而答的語言竟然如此典雅優美,對偶竟然如此整飭精工,音調竟然如此鏗鏘悅耳,可見顧悅思維之敏捷,口齒之伶俐,不僅使當場的簡文帝聽了“稱善久之”,誰聽了都由衷折服。

Views: 2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