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南人與北人——《世說新語》品讀之四

褚季野語孫安國云:“北人學問,淵綜廣博。”孫答曰:“南人學問,清通簡要。”支道林聞之曰:“聖賢固所忘言。自中人以還,北人看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問,如牖中窺日。” ——《世說新語•文學》 


我國自古以來素稱“地大物博”,現在看來,說自己“物博”實屬“窮人誇富”,說中國“地大”倒是名副其實。所謂“地大”並不僅僅具有地理學的意義,還隱含著東西南北不同的民俗與民情、不同的心理與性格——如北方人的粗獷,南方人的文雅;北方人的豪爽,南方人的細膩;關東大漢自不同於紹興師斧,塞北姑娘也有別於江南妹子。文學風格上的差異也非常明顯,中古時期北朝民歌質樸雄豪,南朝民歌輕盈婉轉:“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南朝民歌哪來如此恢弘大氣?“低頭弄蓮子,蓮子青如水。置蓮懷袖中,蓮心徹底紅”,北朝民歌又何曾有這般溫婉清麗?

那麽,在學問上南北有什麽區別呢?往大處說,容易流於空泛而不著邊際;往小處說,又可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要準確地說出南北學問的差異還真非易事,要說得形象更是“難於上青天”,要做到既能準確概括又能形象生動,那不是“神仙” 就是“上帝”了。

東漢以後文人就喜歡神侃南人與北人的異同,就個人狹窄的閱讀范圍所及,最為正統權威的評論要數《隋書•文學傳序》:“彼此好尚,互有異同:江左宮商發越,貴於清綺;河溯詞義貞剛,重乎氣質。”最為生動有趣的要數《世說新語•文學》中的這一條:“褚季野語孫安國云:‘北人學問,淵綜廣博。’孫答曰:‘南人學問,清通簡要。’支道林聞之曰:‘聖賢固所忘言。自中人以還,北人看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問,如牖中窺日。’”

在後面這則生動有趣的清談中,褚、孫二人是東晉名士,支道林則屬東晉高僧。褚季野深得謝安器重,謝常稱“褚季野雖不言,而四時之氣亦備”。褚所說的“北人學問,淵綜廣博”,以四個字高度概括北人學問的特點,其人其言都有“簡貴之風”。孫氏隨口應答的“南人學問,清通簡要”,對南人學問特點的歸納也同樣準確凝煉。

不過,褚、孫二人的評論雖說簡練但稍嫌籠統,準確卻失之抽象,只有支道林的評論才讓人拍案叫絕:“北人看書,如顯處視月;南人學問,如牖中窺月。”這位高僧用最常見的生活現象,把南北學人高深枯燥而又難以捉摸的學問特點,說得一清二楚而又趣味橫生。“顯處視月”形容北人學問博而不精,其優點是眼界開闊,其不足是所見模糊;“牖中窺日”是指南人學問精而不博,見深識遠是其所長,視野太窄是其所短——北人學問廣博,南人學問精深。

難怪人稱支道林吐辭“才藻新奇,花爛映發”了,果然名不虛傳!把那麽復雜的問題講得那麽明白,把那麽抽象的問題說得那麽有趣,支道林真是“神”了!自看過高僧這寥寥十六字的評論後,我從此就不敢胡謅南人與北人的異同,“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我雖無才,但還識趣。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