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序)

本書中作者以情入裏,出入古今,仰視宇宙之大,從喧嘩的都市中尋找悠閑生活之美。她倡導環保、關懷鄉城的變化,細繪海峽兩岸糾結的愛與愁,憐憫萬事萬物的生之苦,珍惜當下的生之樂,內容深刻精博,值得細品珍藏。

張曉風 教授國學及中文創作40年。她文采亦秀亦豪,創作腹地廣闊,2009年獲中國文藝協會散文創作榮譽文藝獎章,為享譽華人世界的古典文學學者、散文家、戲劇家和評論家。主要作品包括散文《地毯的那一端》《愁鄉石》《你還沒有愛過》《我在》《這杯咖啡溫度剛好》《星星都已經到齊了》《送你一個字》《玉想》等、戲劇《武陵人》《自烹》《和氏璧》《血笛》等,作品曾獲中山文藝散文獎、國家文藝獎、吳三連文學獎。她的散文集已入選大陸與台灣中學生課本,與古典散文相映生輝,堪稱現代中文經典。


半片木(代序)

(1)

有一個字,我有點喜歡,那個字是:



如果是甲骨文,它寫成這樣:

如果是小篆,它寫成這樣:

根據這個字,再衍生出來的字,我也喜歡,例如:



和片有關的字多都很美,例如箋、牖、牘……

我為什麼喜歡這個“片”字呢?很簡單,因為片字是“半木”的意思(從小篆很容易看出來),慎重地劈出來的半片木頭,而這薄薄半片木頭對我而言,是一切智慧和文明的開始。“版”和“片”,其實同義的,都是指可貴的木資源。


(2)


我也喜歡另外一個字,那個字是:



即使寫成楷書,一串竹簡,被一根繩子穿住(也許是皮革制的繩子),形成一整冊貫連的畫面仍然栩栩如生。在北台灣,河洛話說“讀書”,南台灣卻慣於說“讀冊”。

這“冊”,如果放在幾案上,就成了“典”籍。 漢字的美,因為筆筆伏有天機,害我每次寫著寫著都不勝低回。


(3)


以上說的“版”和“冊”跟我現在要寫的文章又有什麼關系呢? 有,因為我的書要再“版”了,之所以要一再再“版”,是因為它印了許多“冊”。

書,也許不是什麼大不了的東西,只是半片木頭,幾頁竹簡,記錄我的事和情而已。


讀者喜歡它,我俯首感謝。其實,嚴格的說,讀者喜歡的應該不是我,而是在跟我的字句、我的心情相處時的他自己。讀者喜歡的是被觸動的感覺,而感覺是他自己的。

至於我喜歡的是什麼呢?我喜歡的是能擁有一片紙一管筆,我喜歡一張桌子,一點搶救出來的時間,加上一個還熱心去敘述事情的自己。

我喜歡這來自半片木頭的紙的潔凈和芬芳,我喜歡那上面的生命的紀錄和留痕。

就只是這樣而已。


曉 風

一九九三年十一月十七日

Views: 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