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劍雄:鄭和究竟為何下西洋

鄭和為什麽要下西洋,按照《明史·鄭和傳》的說法,“成祖疑惠帝亡海外,且欲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 

第一個目的是為了尋找建文帝朱允炆的下落,實際是毫無根據的。 

據成書最早的明朝官方史書《成祖實錄》記載,朱允炆是在燕王朱棣(成祖)的軍隊進入京師(今南京)後,在宮中自焚的。但民間一直有他削發為僧,從地道中逃脫的傳說,並逐漸演變為完整的故事,清初谷應泰作《明史紀事本末》,有《建文遜國》一卷作詳細記述。 

但建文帝流亡海外的說法,此前並無線索,以情理度之亦不可能。建文帝生於洪武十年(1377年),一直未離開宮禁,建文四年(1402年)被推翻時才25歲,毫無社會經驗,更無海外聯系,在沒有可靠的外力支持下怎麽可能逃亡海外?

 

如果朱棣真的懷疑他未死,必定會立即大規模搜捕,何至於在官私史料中一無所錄,連谷應泰也編不出什麽具體情節?在國內也沒有留意尋訪追捕,怎麽會查到海外去呢?退一步說,即使有建文帝逃亡海外的傳聞,卻沒有任何對國內造成威脅的跡象,對朱棣而言,讓建文帝終老海外不是更好的解決辦法嗎?再說,如果建文帝真流落海外,秘密尋訪或許會有所得,如此興師動眾,豈不是通知他繼續遠遁嗎? 

至於第二個目的“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這是歷來帝王用事海外的普遍心態,只是從來沒有哪位皇帝會花費如此大的人力物力財力,接連六次(第七次是其孫宣德帝所為)下西洋,並且越駛越遠,到了此前從未到過的東非。首次下西洋距永樂帝篡奪成功不過三年,而且在此前二年的永樂二年已經派宦官馬彬使爪哇、蘇門答臘,李興使暹羅,尹慶使滿剌加、柯枝等國,如此急迫,顯示還有其特殊目的。

 

要說“耀兵”,總得與軍事形勢有點關系,而當時在軍事上對明朝稍有關系的(實際還談不上威脅)無非是蒙古、安南(越南)、日本,永樂帝都已分別處置。但於永樂三年(1405年)至五年鄭和、王景弘的首次下西洋經過的卻是占城、爪哇、舊港、蘇門答臘、南巫里、古里,是經今越南南部至印度尼亞西群島,或許還到了斯里蘭卡。而永樂五年至七年的第二次下西洋到了錫蘭(今斯里蘭卡),航線與第一次大致相同,顯然也與軍事無關。 

那麽鄭和究竟為什麽下西洋呢?這要從永樂帝朱棣奪取政權後的形勢分析。

 

洪武三十一年(1398年)閏五月明太祖朱元璋去世,將帝位傳給了皇太孫朱允炆(建文帝)。建文元年(1399年)七月,朱元璋第四子燕王朱棣在北平(今北京)舉兵“靖難”,至四年六月兵臨京師(今南京),建文帝於宮中自焚,朱棣入城即位。 

盡管朱棣順利奪取政權,但如何取得合法性成了最大的難題。因此,他立即以利誘和威逼手段爭取建文帝的重臣、文學博士方孝孺的合作,條件就是為他起草登極詔書,企圖將自己的篡奪行為解釋為周公在兄長周武王死後輔佐侄兒成王。方孝孺嚴辭拒絕,被滅十族(九族加朋友弟子)。 

接著朱棣宣布革除建文年號,稱洪武三十五年,取消了建文帝的合法性。以明年為永樂元年,表明自己直接繼承太祖皇帝。永樂九年下詔重修《太祖實錄》,據吳晗考證,這次和以後的重修,目的都是為了篡改有關史料,證明太祖皇帝生前早已屬意於這位四皇子,因而取代建文帝完全合法。

 

盡管朱棣在這方面不遺余力,顯然收效有限。如永樂元年曾下令“禁褻瀆帝王之詞曲”,限五日送官燒毀,“敢有收藏者,全家殺了”。這些詞曲褻瀆的對象如系歷代帝王,大可不必在即位伊始就如此厲禁。朱元璋時實行嚴刑峻法,不大可能再有褻瀆他的詞曲流傳,最大的可能就是民間因同情建文帝而流傳的褻瀆了朱棣的詞曲。 

朱棣的內心始終是空虛的,恐懼的,因為天下人都知道建文帝合法繼承皇位又被他以武力推翻的過程。盡管他可以銷毀證據,篡改史實,但這三年多的歷史空白是無法填補的。

 

歷代帝王往往通過發現“祥瑞”,編造圖讖,證明自己“天命所歸”。但這主要用以起事開國,或篡奪之前,而朱棣是事後彌補,即使能騙後人,卻騙不了當世人。所以他不得不乞靈於另一途徑,制造梯航畢集,重譯貢獻,萬國來朝的盛況,向天下臣民證明自己才是膺天運,繼大統的真命天子。這才是朱棣派鄭和率領史無前例的龐大船隊、二萬多士兵,“多賫金幣”,“以次遍歷諸番國”的目的。 

果然,鄭和的船隊返回時,“諸國使者隨(鄭)和朝見”,還帶回大批各國的“貢品”,盡管提供的“回賜”遠高於這些物品的市價。有的國還專門派遣使者,如永樂五年,滿剌加使者來朝。六年,浡泥(今文萊)國王麻那惹加那攜家屬、陪臣一百五十多人來朝,兩月後病逝於南京。但這絲毫不減弱擴大“萬國來朝”影響的效果。國王一行在福建登陸後,一路受到沿途州縣隆重接待,到南京後皇帝多次賜宴,死後以王禮葬於安德門石子崗,並尋找入中國籍的西南夷人為國王守墓,每年春秋兩季由專人祭掃。永樂九年,滿剌加國王拜里米蘇剌率妻子、陪臣等五百四十多人來朝。永樂十五年蘇祿國(今菲律賓西南)東王、西王、峒王攜家眷、官員共三百四十多人來朝,從福建泉州登岸後,沿途受到隆重接待,又派專使在應天府(南京)宴請接風,又陪同北上,到北京後朱棣親自款待。使團留京近一月,三王辭歸,又派專人護送。至德州時東王病歿,建陵隆重安葬。 

鄭和帶回來的“貢品”中如果有見於古籍記載的“瑞獸”,或者中國從未見過的珍禽異獸,其作用更非同尋常。如永樂十七年鄭和第五次遠航返回,帶回的貢品中就有阿丹國所貢麒麟,木骨都束(今摩加迪沙)所貢花福鹿(長頸鹿),足證聖天子的聲威無遠弗屆,也證明大明已是千古未有的太平盛世,一向聲教不及的遠人才會貢獻如此珍貴的瑞獸。皇家畫師奉命繪圖記載,文武百官觀賞後恭呈頌揚詩文。

 

這些活動直接和間接的影響遍及明朝各地,一定程度上抵消了民間對朱棣的負面影響,增強了政權的合法性,也使朱棣得到自我陶醉。正因為如此,鄭和的船隊才會一次又一次出發,並且越駛越遠,直到東非。 

這也證明了鄭和的船隊曾經到達南極洲、美洲的所謂新發現純屬無稽之談。既然鄭和遠航的目的是號召和組織“萬國來朝”,是為了擴展大明的聲威,他的目的地自然是有人有國的地方,實際上他正是循著阿拉伯人已經開辟的航路和積累的知識,由近及遠,一個國一個國地拓展的。他不需要也不可能去一個事先一無所知或已經知道沒有人的地方,或者遠涉重洋去發現新大陸。這與以探尋新航路、殖民地、土地、資源、人口為目的的西方殖民者、探險家、航海家是完全不同的。(愛思想網站2017-10-28)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