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寧:文化軟實力談何容易

文化軟實力建設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當年美國那些簽署《獨立宣言》撰寫《聯邦黨人文集》的開國元勛們,想到的只是奠定一個國家的精神基礎,並沒有想到日後成為美國夢的前提影響世界。人人生而平等,具有不可讓與的生存權、自由權和最求幸福的權利;人必須終於自己的理想並尊重自己的權利,否則就不是一個國家的災難,而是人類的不幸。從獨立建國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美國在不到兩百年的時間里,從一個殖民地獨立的邊遠小國變成世界帝國,美國夢在某種程度上也成為世界之夢、人類極限之夢。盡管這種夢想從未成為現實,但依舊對現實具有感召力,成就了美國的文化軟實力。美國用將近兩百年的時間建設的文化軟實力,值得注意兩點:一、文化軟實力的建設需要一個相對長的過程,絕對依附於國家硬實力的發展;二、文化軟實力必須具有普世價值的自信與表現力,國家之夢也是人類之夢。

國家軟實力與硬實力相輔相成,也可能相互抵消。兩百年間,美國在經濟、政治、軍事上逐漸成為超級大國,文化軟實力也相應成長,文化軟實力的發展離不開國家硬實力發展。1990年約瑟夫•奈提出“軟實力”概念時,正值社會主義陣營解體冷戰結束,美國的硬實力與軟實力都達到頂峰。如何確立美國的“世界領袖”地位?除了經濟、政治、軍事霸權之外,如何發揮文化的影響力?約瑟夫•奈提出的問題並沒有在美國引起應有的重視。後冷戰時代美國保守主義政治走的是硬實力路線,專橫的反恐戰爭與笨拙的經濟危機,正在破壞自由、平等、和平、繁榮、幸福的美國夢。盡管斷言“美國世紀”結束,似乎還為時過早,但美國的硬實力對軟實力的破壞,已經到了難以挽回的地步;而美國敗壞的文化軟實力對其硬實力的負面影響,也已開始。

中國的文化軟實力的歷史悠久,遠比美國長。中華文化曾在整個東亞與東南亞部分地區,以中國為中心形成了一個超越政治國家與民族、超越戰爭與敵意的“華夏文化圈”。禮制天下、世界大同的儒家思想,為這個文化圈奠定了普世主義理想;漢字為這個文化共同體提供了語言基礎;建立在儒學科舉、唐朝律令、漢傳佛教基礎上的共同的政教制度,為這個文明類型創立了統一的制度體系。禮制天下,四海如一,協和萬邦,共享太平……便是那個時代體現普世價值具有感召力的中國夢。遺憾是這個歷時千年的中國夢,被近代西方擴張的強權摧毀,被強行納入現代化進程的現代中國,一個多世紀以來在西方主導的世界秩序中奔突,時刻不忘重整中國文化軟實力,遺憾是既缺乏硬實力基礎又缺乏軟實力資源。

中國的文化軟實力重建,有賴於中國的大國硬實力重建,需要相當長一段時間的努力。早在一個多世紀以前康有為就提出過“地球一統”、“世界大同”的中國夢。在這種現代中國夢的傳統上,孫中山推翻了一個舊中國,毛澤東建立了一個新中國。60年革命、60年建設,中國重建文化軟實力的努力早就開始而且一直進行著。毛澤東時代的世界革命與文化革命理想,在冷戰時代的美蘇對峙與美蘇協同的世界格局中,的確在世界范圍內發揮了特定的文化軟實力的影響,動搖了所謂“雅爾塔秩序”的合法性。建國60年,前30年高舉旗幟,中國軟實力高於硬實力;後30年韜光養晦,中國的硬實力高於軟實力。中共十七大提出“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具有國家發展的重要戰略意義。中國的國家軟實力的發展已經明顯跟不上甚至阻礙拖延了硬實力發展,具有“巧實力”的思考。

發展中國國家軟實力,既是一種重建,又是一種創造。當前面對中國的發展,世界上有兩種不同的感覺,一種是沒有歷史感的,他們議論中國崛起與中國威脅,似乎中國的發展是一種一夜之間反常的例外的奇跡,讓人無所適從;另一種是有歷史感的,他們議論中國恢復其應有的大國地位,是大國重建。世界歷史上所有的大帝國衰落後都難以重建,只有中國例外,這是個奇跡。然而,中國的崛起或重建在當今世界的表現,多少是面目不清或前景不明的。中國的發展模式是否可能沖擊並重塑500年來西方主導的世界現代化秩序,是否真有一種“北京共識”在“華盛頓共識”之外可供思考與選擇,現代中國文化是否可能提供一種新的普世價值或理想,是否有一種中國夢可以比較甚至取代美國夢?

重建並創造中國文化軟實力,需要長期的努力,還需要硬實力堅強的支持,以及軟實力策略的明智。中國可能逐漸成為一個經濟大國,但遠未成為政治大國、軍事大國。在硬實力不足的時候過分宣揚軟實力,乞丐穿起帝王的服裝招搖過世有滅頂之災。虛妄的軟實力可能會破壞硬實力的發展環境,比美國的硬實力破壞軟實力的結果更令人擔憂。前一段時間美國新任國務卿希拉里談到“巧實力”,實質是如何巧妙平衡地運用國家硬實力與軟實力,值得我們反思,過分與不及都是危險的。在一切尚未準備好之前,過早過分地宣揚中國的文化軟實力,無異於癡人說夢。

中國文化軟實力的重建與創造需要長時間的努力,另一個原因是文化本身的。軟實力建設需要文化自信與自我充實。文化軟實力的核心意義,必須表現為一種在相當程度上主導世界秩序的普世價值。什麽是中國夢的內容?僅僅表述生存權是不夠的,僅僅表述中國也是不夠的;中國夢必須表述人的生存與生存尊嚴的全部權利,必須表述某種產生於中國思想資源的獨特的全球倫理理想,這種理想必須指明全面實現人的價值的方向與方法,必須包含具有現代生機並許諾未來的普世價值。中國價值的必須是世界的、人類的,才具有軟實力意義。建立在資本主義世界秩序之上的啟蒙哲學理念的問題在哪里?中國價值是否具有顛復與革命的意義?中國文化是否可以提供另一種世界觀念秩序,指向更美好的人類未來?如果後冷戰時代能夠走出美國單邊文化霸權,中國文化軟實力的發展空間在哪里?毛澤東的鬥爭哲學昭示一個四海翻騰雲水怒的世界,但它只是“世界秩序”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和諧思想是美好的,但也是朦朧的,如何向世界說明?以“和諧”為核心的中國夢,究竟向世界許諾什麽並如何踐行?目前還遠未明確。

世界廣大,歷史漫長,偉大的事業是超越個人生命歷程的,我們誰都不能期望在自己這一代完成,但誰也不能推卸自己一代應該完成的責任。我們努力,但不急以求成。(愛思想網站2009-02-05)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