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下)

這個世界太荒謬了。老鼠也懂哲學?旅人決心與它講道理。他說,“你曉得自由意誌?” 它用鼠須擦嘴,“老鼠就不配有擁有思考的權利嗎?”旅人說,“如果你家孩子認為牛肉屑不是真理,用塑料繩上吊是屬於自己的真理,咋辦?” 它翻起跟鬥,“個體也許經常會因無知而選擇謬誤,但這好過別人替他做出判斷。自由是有代價的。”旅人說,“你眼睜睜地看著它吊死?” 它齜出牙齒,“若真有這種事,更應該反思為何它想上吊?”旅人語重心長,“要譴責社會?命苦不能怨社會。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教育自己的孩子,至少智障者不能。噢,一種思想是否荒謬,要看它的推論是否荒謬。”它冷笑起來,“公民的思想自由與對未成年人的保護,並不矛盾。你在偷換概念。詭辯者!”

它沒再理他,是“對不可說者保持沈默”?它跳到車廂中央,對旅人試圖加於它身上的暴力付之一笑,跳起露出肚臍眼的桑巴舞。當它前肢著地、後肢豎起,居然倒立起身的時候,出現一聲奇異的響,像有道光突然從天而降,將它通體包裹,光芒迅速流轉,擴展得極為迅速,一眨眼,放出百千萬億的毫光--就好像它是整個世界的中心。定睛再看去,這光分明就是二十六個英文字母、十個阿拉伯數字,與無數漢字。顏色有綠色、黃褐、棕褐、淡灰、明黃、大紅、墨黑與深紫。以深淺不同的白色最多。它們並非只流向某處,似乎四面八方都是它們要去的方向。它們也並非是在做勻速運動,時快時慢,光線的明暗也變幻莫測。字母、數字與象形字也還是可以轉化的,明明看到一個“B”流過去,等到再流回來,已是一個“曡”字,想目送這個“曡”字要流向何處,它又在眼皮底下變成一個“2”。不管這些字母、數字與漢字流速如何,它們始終沒有發出一下碰撞,這完全不吻合科學的道理。而且,每當它們流過十匝,星盤的上空便出現兩個漢字,是篆體:哪城。當它們流過了一千零一匝時,一束光罩住了目瞪口呆的旅人。

在一片刺目的白光中,旅人終看清了哪城的所有:沒有鳥叫、野獸奔跑、互相鬥毆的少年、可口可樂、《詩經》、牛、月亮的盈沖、四季、湖泊以及湖泊中的月亮……只有陶瓷碎片、古老的農具、被廢棄的神廟、漫空黃沙、麻衣、禿鷺破碎的羽毛、一具具橫躺豎臥的骨骼以及骨骼懷中被毀壞的眾神頭顱。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