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月城(上)

月城的歷史,僅百分之一可通過書籍得知,其余的百分之九十九即留存於旅人之間的口口相傳中。這是一座音樂之城,是眾生靜默之所,位於荒原深處,四周皆是沼澤、藏身於沼澤中的兇鱷,以及被沼澤吞噬的那千姿百態的蒙難眾生。

城高三萬六千五百米,下部扁平,上部呈弧形凸起,整體形狀猶若鳳凰,有頭、頸、肩、腰、尾、足。每至月圓夜,有數縷罡風從蟾宮飄落,掛於城之一側,形成五弦,能各作金木水土火之聲。此時若有飛鳥自空中掠過,視鳥之種類、體形與飛行的速度,弦不彈而自鳴,其音或虛幽奇古,或慷慨悲歌,實是不一而足。

見過月城的旅人,都說它包含了天地至理。但若進一步探詢這“至理”究竟是什麽東西,則無人能夠說清。幸好,能對這個詞語產生興趣的旅人多半已成為那蒙難眾生中的一員,活著的旅人更感興趣的是:為什麽月城高三萬六千五百米,而不是三萬六千五百六十九點一米等問題。

沒有我。

我在月城,在眾多被毀壞的城堡、神像、雕塑與一堆堆圓形的墳塋上。

月光覆蓋著我的眼睫,輕輕顫動。

要想重述月城的所有,是不可能的,那一個個扣人心弦的故事已墜入時間的深淵。但巨大的星辰依然用某種神秘的筆觸在夜空保存著曾經在月城棲居的人的形象,與他們的祈求、奉獻與傳說。這是一個半人半獸的具有動物和人類雙重面目的族群,有著無與倫比的音樂天賦,只要他們一起開口歌唱,奇妙的嗓音所會聚成的音浪會使瞽者明目、啞巴說話、死者復活,當萬千的旋律凝結成一個不可言說的透明的點,時間將改變流向,世界開始旋轉,並上升,呈現出各種不可思議之狀--就若擁有創造與毀滅之能的四臂濕婆從天而降,一手掌銅鼓,一手捏無畏印,一手持火焰,另一手指向蒼生,跳起那傳說中的舞。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