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明城(下)

明城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歷史?

年輕美貌的旅人坐在山坡上苦苦思索了三十六個晝夜,決定拔掉羽翅。這是她身體的一部分。巨大的疼痛像刀子。當她咬牙撕下最後一根羽毛,山坡下走來一個男人說,他將好好保管它,並在某日歸還於她。她沒有聽懂,一直緊緊包裹著她的聖潔氣息消失了,她已不再認得眼前的男人就是撒旦。她朝山下踽踽行去,涉進那無盡的時間長河,在河水中浣洗被血染紅的紗裙。一隊士兵發現了她,把她塞進一輛堆滿黃金、珠玉與象牙的車輦,送到一個叫紂的男人身邊。

所有在時間中曾出現過的城市朝她打開了已被焚毀的眾多書籍,但它們已經不再是她所關心的。

她只是活著,在輪回中。她流了許多眼淚。淚水改變了她的容顏。所以這一世,盡管她還算漂亮,但不再傾城傾國。因為漂亮,在十八歲那年,她被一夥流氓糟蹋,得了臟病,不得不遠走他鄉,來到明城嫁於一個小生意人為妻,生了五個孩子,又在街頭開了一間服飾店,每天早出夜歸辛苦勞作。

這日,店外來了一個男人,手裏拿著一件羽衣。她認不出,那是她原來身體的一部分,以為是鵝毛,以一個婦人的品位,為它開出了一個她認為足夠厚道的價錢。這男人比湯姆·克魯斯還要英俊。若他肯為入幕之賓,她倒願意把價錢再提高一點。這種渴念充盈於心頭,她的招呼愈為殷勤,還拿出了青瓷杯與平日舍不得喝的鐵觀音茶斟了兩杯。

“主顯示他的威能,並非仁慈。宇宙渴望復雜,這是它對自身的唯一要求。它並不在意道德、宗教、科學、藝術等等,它從來就不想變得更好,也不想避免更壞。若無‘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五蘊熾盛、求不得’,何以彰顯愛與恩慈?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災難與罪惡是人類所不能承受之重。對於混沌來說,卻是一種必需的呈現。呈現並無善惡。那被割下頭顱的身體,化作沃土。明城是夢,白駒過隙。你也是。我也是。” 撒旦扔下羽衣,揚長而去。

她沒聽懂男人說的話,這可能是瘋子,白長這樣俊了。她心裏還是悵然若失,就把羽衣帶回家,晚上就著燈光反復地看,因為喜歡,忍不住把它套在身上。時間現出一圈圈漣漪,像有顆石頭落於其中。在這奇異的一剎那,她明白了所有的因、所有的果,也看見了她真正的內心--現在這個灰頭蓬面、骯臟的女子,就是當時那個聖潔的天使所渴望的。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