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幾城(下)

記憶是漂浮的水母,拖著細長的觸須,在黑暗中閃耀蒙蒙藍光。所有的水母都是同一只無脊椎的腔腸動物,都是來自於海水深處的精靈,都是神(宇宙的永恒真理)最慷慨的恩賜。所以幾城人不害怕丟掉自己的名字、錢包、不快樂的心情……夜幕降臨的時候,他們跳著迷人的舞蹈,來到廣場,再將鏡子朝月亮舉起。如果有哪位姑娘願意來到他面前,他就跟著她回去,牽著她的柔荑,一覺睡到天大亮。而幾城從來不缺少穿著薄霧似的長裙、眼裏有燦爛星光的姑娘。

唯一令幾城人有過短暫苦惱的是:他們老弄丟手中的鏡子。

幸好不久後一個陌生的旅人來到幾城,他找到一位脖子挺直、媚眼翻飛、腳環叮當作響的幾城姑娘,說曾在夢裏與她共度良宵芙蓉帳暖,故前來致謝。姑娘咯咯笑,眼睛明亮,既大且黑。她沒有接受旅人的禮物,只是將那些神奇的字母放在有手柄的呈倒狀梨似的鏡子前笑著離開。旅人若有所悟,撿了十面不同形狀的用各種金屬做的鏡子,盤腿坐下,面對鏡中“一直向後延伸、無限遠的、直到小得看不見的”自我的形象思索了三十七個晝夜,在幾城廣場的柱子上用油漆塗寫了一句話:靜止的水和其他平面的能反射光的物體,黑曜巖、象牙、金屬、陶瓷、瞳人、動物皮革,乃至於塗上油彩的木頭,都擁有神奇的能力,能反射出靈魂真正形狀--它們都是鏡子。

或許擔心不是每個幾城人都能看懂這句拗口的話的意思(幾城人的語言非常簡單,肢體動作與表情是他們主要的交流手段),旅人又幹脆在幾城的每處邊緣都飾上與愛神阿佛洛狄忒有關的鴿子、花朵、嘴唇、熱帶水果、鴛鴦或者兩匹交媾的馬。

幾城是一個能照射的平面。活著的人啊,如果你們渴望解釋幾城以外的世界並給它賦予意義,你可以嘗試著來幾城尋找答案。也許,你還能看到那個與姑娘們跳著歡快舞蹈的旅人。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