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拿城(上)

旅人在汽車上坐直身。有時,離開一個城市去另一個城市就這樣簡單,像感冒了便打噴嚏一樣。旅人脫去鞋襪,腳盤於腹下。眼前,樹影幢幢,這輛由金屬、橡膠所結構的長方體,在夏日溫和的陽光下,仿佛是那根從花萼中伸出的漂亮舌頭,在所能抵達的路的身體深處輕輕掃動。兩只蝴蝶對這種類似於交媾的奔跑著了迷,貼著車廂飛。車廂有時飛得快,它們有時飛得慢,結果頭撞在車廂的鋼板上。旅人在紙廂上拈起它們,說,“中午好”。然後目送它們離開。它們表示謝意,嚶嚶地用翅翼掃過他的臉頰。

旅人吐出一口唾沫。

他要去哪城。但不知哪城在哪,它可能在水裏、火裏、阿訇的唱經聲裏、一塊雕著護身符的寶石裏。它可能在沙漠、草原、瀑布的後面,一個棲滿蝙蝠的洞穴深處。據說哪城人禁食肉類,絕對素食,終生獨身,反對兩性間的肉體接觸及性行為。又據說,這代表著一種絕對的、究竟的、最終的、無條件的、不可再分割的“絕對真理”。眾所周知,真理不可被拒絕,哪怕是一雙貼著“真理牌”的球鞋,你若囂張地叫喊,“管它什麽真理不真理,老子就是不想買!”你就得被剝奪做人的權利--連過街的老鼠都羞與你同道。所以旅人問車廂裏的老鼠,說,“你也要去哪城嗎?”

這只迷人的老鼠大約有一兩重,身體內80%的遺傳物質和99%的基因和他一樣。它是這樣美!嘴巴尖尖,若羞澀的少女抿起的唇,眼睛晶亮,是一對紅寶石。尾巴更漂亮到了極點,能讓滿清王爺後腦勺那辮子也羞愧難當。它的兩對爪子宛若枝頭初綻的梅花。

它朝旅人彬彬有禮地點頭,“我喜歡真理,但我更喜歡自己判斷什麽是真理。所以對我來說,它們即是真理。”它湊過身,快樂地啃起我手掌上散落的牛肉屑。旅人被嚇著了。一個鼠輩豈可如此?難道它的母親沒有從小教育它:哪城即是超凡、脫俗、崇高、神聖?難怪大家都說,老鼠都是異端!

旅人往前撲,撲得敏捷又果斷。老鼠從他手指邊滑開,腳下仿佛踩了滑輪,嘴裏還高呼口號,“自由意誌高於一切。”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