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塔洛.卡爾維諾: 裸胸的女人

帕洛馬爾先生沿著冷僻的海灘漫步,偶爾遇上幾位遊客,一位年輕的夫人袒胸露臂躺在沙灘上沐浴日光。帕洛馬爾先生謹小慎微,把視線投向大海與天際。他知道,遇上類似情形,當一個陌生人走近時,女人們會急忙抓衣掩體。他認為這不好,原因是這樣會打擾那位安然自得沐浴日光的少婦;過路的男人也會感到內疚;這等於間接承認婦女不得袒胸露臂這條禁忌;如不完全按照禮俗行事,人們不僅得不到自由,做不到坦率,反而會行不能無慮、言不能由衷。

因此,當他遠遠看到曬得黑裏泛紅的裸露的女性上身時,便急忙仰起頭,使他的目光落在虛空之中,並像個文明人那樣,不讓目光逾越環繞人身四周的無形的界線。

他邊走邊思考。當他的視野裏已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自由轉動眼球時,他這樣想道:我這樣做,是賣弄自己的決心,也就是說,我支持了禁止看女人乳房的習俗,或者說我在她的胸膛和我的眼睛之間安置了一副心理上的乳罩,讓那鮮嫩的、誘人的胸膛散發的閃光不得進入我的視野。總而言之,我這不看的前提是,我正想到它是袒露的。這種看法本身就是不禮貌的、落後的,為此我感到不安。

帕洛馬爾先生散步轉來,再次經過那位女士身邊。這次他把視線投射到自己前面的景物上,不多不少僅僅看到海邊的浪花、拉上海灘的船只、鋪在沙灘上的毛巾被、豐滿的乳房及顏色略暗的乳頭、彎彎曲曲的海岸以及灰色的霧氣和天空。

喏,他自鳴得意地邊走邊想道,我成功地把女人的乳房與周圍的景色完全協調起來,使我的目光像天空中海鷗的目光或海水裏無須鱈的目光那樣,不至破壞這自然的和諧。

這樣做對嗎?他繼續想道,這是不是把人降低到物的水平上,把人看成物?把女性的象征也看成物,難道不過分嗎?我是不是重犯了大男子主義的陋習?這種世代相傳的陳規陋習是否已在我頭腦裏生根?

他轉過身來往回走,現在他把目光毫無選擇地投向海灘,當這位少婦的胸膛進入他的視野時,他感到自己的視線中斷了,停止了,偏離了。他的目光一觸到那緊繃繃的皮膚便往後縮,仿佛對它那與眾不同的柔韌性和特殊價值感到吃驚。目光在空中停留片刻,再謹慎小心地沿著乳房的曲線並保持一定距離繞行一周,然後才若無其事地繼續自己的行程。

我想,我的觀點是十分清楚的,帕洛馬爾先生心裏說,不會引起誤解。然而,我目光的這種運動會不會被理解成一種傲慢的態度,理解成低估女人乳房的價值,就是說有意冷落它,把它置於一旁放在括號內呢?喏,我這不又在老調重彈,與千百年來那些假正經和把性欲視為淫亂的人一樣,盡量把女人的乳房隱蔽起來……

這種說法是違反帕洛馬爾先生的美好心願的。他雖然屬於老一輩,曾把女性裸露的乳房與性生活聯系在一起,但是他歡迎風俗習慣中的這—轉變,因為這是社會思想開放的結果,同時也因為他覺得女性的這一形象使他感到愉快。他希望在他的目光中表示出來的恰恰是這種不含有任何私心的鼓勵態度。

他來個向後轉,並邁著堅定的步伐向那在陽光中沐浴的少婦走去。現在他的目光敏捷地掃向周圍的景物,最後將極其崇敬地停留在少婦的胸膛上,並與少婦的裸胸一起珍陪與感激周圍的一切,珍惜與感激這裏的陽光,這裏的藍天,這裏被風吹彎的松樹和被風吹積起來的沙丘,珍惜與感激這沙灘、礁石、海藻和雲霧,珍惜與感激圍繞著這光芒四射的乳房旋轉的整個宇宙。

這種態度應該能夠使那位孤獨的沐浴者感到放心,應該能夠使她免於臆斷。然而,當他剛剛走近一點時,那少婦一躍而起,披上衣服,喘息著倉皇逃遁,一邊還生氣地晃著肩膀,仿佛在逃避一個色鬼的糾纏。

陳腐的習慣勢力阻撓人們正確對待這些最開明的思想。帕洛馬爾先生痛苦地得出結論說。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