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讓城(二)

這裏便是讓城嗎?黑暗的火,替他翻開腳下那些卷曲著的由星辰構成的無盡書頁。他看見《讓城》之名,但不知其之義。書,一頁明,一頁暗,一頁是♀,另一頁是♂。它們有性別。在星辰之間,是馱著身上長著金羊毛的有翅牡羊、被英雄忒修斯殺死的彌諾陶洛斯、夾傷赫拉克勒斯腳的巨蟹、被大力士赫克裏斯赤手空拳給掐死的食人獅、埃塞俄比亞山洞中的毒蠍、半人半馬的喀戎、奧林匹亞山上宴會用的瓶子、掌管正義及審判是非善惡的阿斯特裏亞、愛神母女變化的大小雙魚、稱世間善惡的秤、卡斯特羅與波克斯、上半身變成山羊下半身變成魚的波賽冬。這些圖案所衍生的種種明暗構成了某些具有某種特定含義的段落,但它們卻是謊言。旅人不清楚自己是怎麽明白這一點的。

旅人沒再往下看,擡頭往上望。月亮的後面,那些著名的環形廢墟的陰影裏,一個赤裸的男人在啃自己的肋骨,匆匆忙忙,像餓了很多天的賊。他臉上有古怪的表情。舌頭沿著嘴唇不停地打圈。旅人不明白他為什麽要選擇這樣。任何一個環形廢墟所定時噴出的營養特質足夠他打發掉億萬年的時光。他不該有這樣愚蠢的舉動。但愚蠢似乎也沒有什麽不好。在他的眸子裏,並沒有葡萄架、蓄水池與密布的繁星。他的那張大嘴眼看要把他自己都吞到肚子裏去。旅人不知道他究竟想幹什麽,又能幹什麽,覺得睪丸正一點點向腹腔內縮去。一道閃電在虛空中出現。這是不可能的。男人望著這本不可能發生的現象,猛地停止咀嚼,似乎明白了什麽,頹然坐下。他的身子如同龐然而昏暗的山。他的睪丸在接觸地面灰燼的那一刻立刻向體內縮去,下體很快呈現出女陰的形狀。他用手指丈量了女體陰部的尺寸,沒有猶疑一頭紮進去。

自始至終,他沒看旅人一眼。也許旅人並不存在,就像白晝並不存在於黑夜。

“是先有男人的肋骨還是先有女人的子宮?”旅人轉過頭問身邊的婦人。

“時間並不存在先後。在這裏,我們難以看到時間的真相,但在讓城,你會發覺時間是一團飽含著黏稠液體的變形蟲,這只蟲兒還有一個名字,叫熵。它使一切話語,一切原本可以撼動人心的影像與文字,不可避免地成為陳詞濫調。這是一個不可逆的過程,仿佛熵增。所有的思想皆不可擺脫此宿命。因為所有的思想都指向真理,渴望彰顯,渴望啟示……”那婦人喋喋不休。

旅人終想起了她的名字,想起很多年前她說過的那句話,“在日常生活中心平氣和地接受另一半的缺點,是謂愛的能力;而若能在日常生活中,看見另一半區別於蕓蕓眾生的那張臉龐,是謂愛的藝術。”他情不自禁地笑起來,沒再看她,目光穿過她接近透明的面龐,落在那些黑的高高挑起的屋脊上。

那裏有螭吻一對,猶如兩塊闃寂的灰色墓碑。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