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總城(二)

毫無疑問,男人的話是一種可怕的偏見,女人沒有反駁,也許是沒有能力反駁,也許是沒有興趣反駁,也許她只是想聽他說話。她沒發出一點兒聲響,安靜的,就像是男人腳下的影子。

“總城與其他城市有什麽本質差異嗎?盡管它們標榜文明,追溯其源頭,誕生必定伴隨著殘忍、殺戮、骯臟、血。”男人憂傷地說道,“現在,城市裏已經沒有老虎了,只有披著人皮的獸。總城既然擁有城市之名,不可能例外。”

多麽荒唐的邏輯啊!多麽可笑的男人啊!

老虎威猛、天真、血腥而又年輕。

旅人低頭去嗅墻壁處的那一叢薔薇,在潮濕泥濘的暗處,仔細分辨老虎的名字。

“既然這樣想,為何不對我爸說?為何又要與我一起走了這千裏?”這是女人的聲音。

“既然你不信,為何你又要來?”這還是女人的聲音。

女人的聲音猶如黎明清幽芳香之氣息。

明月撲入窗內。旅人擡起眼睛朝屋內投去一瞥。他並不為這種幼稚的對白而詫異。他所詫異的也只是女人的艷麗。而這種艷麗顯然是進化的最終結果。

最終與伊始啊。旅人露出笑容。

屋內,那男人叫嚷道,“因為你爸實在是比石頭還頑固。”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