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開城(二)

少女是那樣美。上帝在制造玫瑰時也制造了她的臉龐。

也許僅是情竇初開,少女愛上父親,想把美好的身體交給她心目中最好的男人。這遭到拒絕。女兒不死心,設計了一場車禍,弒母,並偽造母親的筆跡,說自己不是父親的親生女兒。父親信了,只是沈默,被愛人曾經的背叛折磨著。幾個月後,父親偶然發現女兒的秘密,這讓他徹底崩潰。殺死自己愛人的,是親生女兒……每個旅人都在圓石中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結局。它們並不一致,他們還是不約而同地輕嘆一聲。

圖案又發生了改變。仍然是那少女的臉龐,悄悄隱藏在一幢巴洛克風格建築物的二樓的絲絨窗簾後。她臉上有淚痕。這是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的白天。奧匈帝國王位的繼承人弗朗西斯·斐迪南坐於馬車上,人們高聲歡呼。一個黑頭發的年輕人從懷裏掏出手槍,顯然,第一次世界大戰將因為這一聲槍響發生。但,就在這時刻,那少女或許是因為目睹了未來,用力扯開胸衣,露出兩個渾圓的乳房,所有人的動作都停止了,停止在這一刻,好像被上帝施了魔法。

唯有那少女嫣然輕笑起來,她破涕為笑,沿著木梯走下樓,在經過馬車時,順便還捏了捏親王翹起的神聖莊嚴的唇髭。少女踱到年輕人的身邊,用乳房抵住槍口。槍口垂落,年輕人重新擁有了行動的能力,他一把將她拽入門洞內,與其交媾。馬車恢復前行,人們再次振臂高呼。

“這就是開城嗎?”黑頭髮的人喃喃自語。他的眼中已滿是淚水。

“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他又說了一句,掏出一把左輪手輪。他的黑頭發變成了紅頭發,開城不見了,大海發出駭人的咆哮。所有的人如夢驚醒,齊聲驚呼。他們忘掉開城,也忘掉了那個黑頭發的人。船在黑色的海面,如一點螢火,飛入開城的灌木深處。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