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孝陽·《旅人書:世界在變,而我始終如一》花城(一)

就像在一片樹蔭裏,旅人坐在柏油馬路上,笑出了眼淚。

一陣微風把一張紙條(60克的輕質紙)送至他手上,上面用圓珠筆寫著淩亂不堪的字跡,像是一個女人寫的。

火在火裏,水在水裏。我,又能待在哪裏?

鐘被敲響,天地間傳來如同金錢豹身上皮毛花紋一樣的巨大回音,夜幕裏的花城宛若一條銀鱗蝶尾魚,在水波中鼓起絕望的眼。

愁容婦人,多情少女,合為一體(抹去皺紋與笑容,她們有一張同樣精致的臉龐)。那少女在春日的午後褪去了裙,露出梨形骨盆。盆裏是我死去的孩子,可憐的皺巴巴的一小團……那婦人穿過落滿秋雨的斑馬線,咬緊唇,與所有從她身邊經過的男人交媾,她的乳房是櫻桃紅,她的髖部是葡萄紫,她的陰蒂是徽墨黑,她的大腿是象牙白。與她交媾的人在她體內留下詛咒、精液、哀傷、黴菌、痰與種種排泄物,而她獨自承受著所有的不幸。

光陰毫不留情地奪走了人們遲早要腐爛的軀殼,使我得以輕盈一躍,躍過滑膩的絲制長袍、墻壁上的一只墨色淋漓的老虎,木窗、玻璃、磚墻,來到這可以俯瞰蕓蕓眾生的世界盡頭。主啊,你要知道我的名,你手持權杖,戴那黃金面具,已奪盡我的所有,而今除了天空,我再也無所留戀。世間萬物都是遲早要被你收割的莊稼(水泥、鋼筋、玻璃、大廈、人的名,亦不例外),甚至包括花城。我已厭倦再次被你栽種。

我是我胸脯上蜿蜒流出的血。

我球形的胸脯,我富士山一樣飽滿的胸脯,在此刻,迅速幹癟,幹癟成一團被千百雙手捏過的爛絮。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