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多婚男士

我結過三次婚。

男士說。

第一次是愛情,

第二次是理智,

第三次是錯誤。

三樣都試過,就是沒對過。

啊,我愛我的第一任妻子,那時我才十八歲。

他說著,依然無限眷戀。

小夫妻為什麽分手,我不知道,只知道少年之愛,會純純他說聲別了,珍重,我會永遠記著你。

理智是不管用的,少時的戀人,家里每每輕易列出他的五十項缺點,問我:他有哪一樣是值得你愛的?

怎麽回答?我喜歡他的樣子,他叛逆,他百分之一百需要我,全部是讓陪審團推翻的答案。

三種感覺答辯不了五十項事實。那麽我便去找尋對,原來愛情之中,是沒一個對的人的。

家人說:飄零啊飄零,苦命的女兒,總沒有個好歸宿。

然而,我擁有過好多愛的感覺,無窮的欣喜,飄零實在不可憐。

想來那男士也如是吧,他在尋尋覓覓,所不同者,是他以婚姻的形式去尋覓,以他的性情,結四次、五次、六次婚都不出奇。

男人肯娶,自有女人敢嫁。女人肯嫁,卻未必有男人敢娶,都說那無韁之馬,何以為妻。許是他駕禦不了無韁之馬,讓她去了,沈吟至今?


林燕妮《喜與悲與你同享》野馬之歌 
 兩頭野馬,不論如何深愛對方,都不可能一生廝守的。

兩頭野馬,也是最互相了解的,身體不可能永遠在一起,心靈卻能永恒在一起。

那是超乎屬於和占有以外的忠誠了。

雄性野馬,需要頭馴服的母馬,留在家里,無欲無求地天天等待他。

她會替他養下可愛的孩子,她會讓他奔馳,她會讓他風流,她會以他為天地中心。

他必定會回到她身旁,無論他多頑皮,跑得多遠。

到底,把他當做天地中心的馴良母馬,是罕有品種,比一頭艷馬更稀有。

雌性野馬,同樣無韁,四處奔騰,有誰羈勒得住她。

她沒可能當他是天地中心,她本身就是要行星繞環著的太陽。

兩個太陽系,難以變成一個。

行星們願意,兩個太陽也不能。

兩頭野馬,兩個太陽,一個家怎容得下。

他會找她,她是他奔馳中的一個站,但那是個會流動的站,他會好累。累也找她,只因她是那麽精彩的一頭雌馬。

她會念他,但不會留他,她太愛他,亦太了解他,正如她了解自己一樣。

留他,便是緣的終結。

他說,三生未信緣能續。

她說,待結個,他生知己,還怕兩人都薄命,再緣鏗、剩月零風里。

兩頭壯麗的野馬,譜成首哀歌。別為他們而哭泣,他們有他們的不渝。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