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燕妮《男癡女迷》歸去來兮

又送別了個老朋友,每逢碰上他的新朋友,他會這樣介紹:“她是我的最好朋友。”

一頓離別酒,都是嘻嘻哈哈,愁腸總是肚里自己知。

幾個知交摯友都先先後後移民了,那感覺就像手手腳腳掉了下來,微軀已損了。

友說這社會太醜陋,到個單純點的社會,潛心練琴去。

會想念他的高山流水,會想念坦蕩蕩的,她是我的最好朋友。

怎麽緣起?

我的鋼琴老師說:“但願他是我的學生。”

我自己的琴技,十分拙劣,聽了不禁心向往之。

他也許也聽見些什麽,在一個演奏會里,兩個素未謀面卻又惺惺相惜的年輕人,不用眾里尋他千百度,眼光一對便對上了,就像砌圖遊戲似的一砌便成知音。

屬於年少得誌,但年少得誌都有馬蹄顛陷的時候,一回公司大地震,一朝間把他震了出去,還記得下午上班,忽接電話:“我不能再回公司了,他們鎖住了我的辦公室。”

我能幫得上什麽?只說:“有我呢!”幸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再打江山,便鳶飛魚躍。

該死的家夥,要不是盆缽皆滿,才不會跑到荒山野嶺練琴呢。

這里,人事復雜,確是難以聽清楚自己的琴音。

作者,需要旅遊,卻不能長離呼吸與共的社會,到底作者是時代脈搏的把脈人,暫時只好友去我留,看日出日落不知所雲。


林燕妮《男癡女迷》月光光眼光光
中秋前夕,輾轉反側,我知道為什麽睡不著,那是種恐懼,對明天又要醒來面對滾滾紅塵的恐懼。

對中秋節,興味索然,想起過節便厭煩,也許是自從大學畢業之後,每一份工作的性質都是一年到底沒休息的,節日是所有人放假我仍得工作,工作之余還沒有幫手,之外仍要應付傳統節日的繁文縟節,比平日還辛苦。

對節日,簡直有恐懼癥。

聖誕、新年,所有要送禮物的日子都怕,一來沒時間去買禮物,但不去買又不行,收禮亦沒心機,都沒收過什麽稱心禮物,總是收到廢物的多。

禮物是很實際的事,真的會嫌禮輕的,更嫌的是,別人把家里不要的東西當禮物送到我這邊來,在這上頭,我是很市儈的。

生辰緊貼農歷新年,只要跑得快,便遠走高飛,寧願抱著工作到外地做,怕過年,更怕生日會,人大了,不像小孩子那麽興奮地過新年做生日了,老實說,人大了,生日慶祝什麽?又經歷了一年喜怒哀樂!

竟羨慕起短壽的人來,說什麽壯誌未酬,不用日煩夜煩多好,反正活到一百歲也未必壯誌能酬。

在人生旅程中,小小成就壓根兒不管用,吃不得用不得,大大成就一樣不管用,同樣吃不得用不得,還要做更多的工作去保住名聲,不許墮落,不然令人失望雲雲,真多余。

今夜真懶。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