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弗雷德幾乎沒有什麼共同點,可不知為什麼我們卻是好朋友,也許是他那巧的手吸引了我。弗雷德善於制作各種東西,他制成的每一樣傑作都是那樣完美逼真,有時真讓我嫉妒。

比如,我無意當中說出我的哪本書破得不像樣子了,準備將它扔掉;弗雷德就把那本書拿回家,幾天後就能帶回一本裝裱一新的書。

要是我打碎了一只花瓶,碎得一塌糊塗,弗雷德卻能把它重新拼粘起來,甚至”“連專家也看不出什麼破綻。

我屬於那種好高騖遠,志大才疏而異常懶散的人。工作之余(鬼知道這工作多麼無聊),唯一感興趣的是欣賞一段古典音樂,我收集了一大堆唱片。整天從早到晚,我都在想快點回家,聽一曲交響樂或協奏曲。

我也試圖使弗雷德對音樂感興趣。當我激情大發的時候,能夠滔滔不絕地講上幾個小時,大談音樂之美。而弗雷德卻聚精會神地凝視著壁爐上的那只黑色猴子雕像。我懷疑他什麼也沒聽進去。他說:“我真希望哪一天也能制成那樣一件工藝品。””“一個星期六下午,我比往常回家得早。逃離辦公室回家是我的一大愛好,這是我唯一動作利索的時候。這天我更是超出以往的速度,因為我剛買到一張新唱片,是舒曼的鋼琴協奏曲。我簡直是迫不及待了。

當我聽完兩遍的時候,弗雷德來了,也許是音樂的魔力,我比以前更高興見到他,我激動地跟他談起這張唱片。它是多麼動人,多麼美妙,弗雷德也多麼應該聽一聽。他一聲不吭,坐穩後卻問我把那只小黑猴子弄到哪兒去了。我不耐煩地說傭人不小心碰到地上摔碎了,我早把它扔了。弗雷德大叫:“太可惜了!”

我不理他,重新把唱片放上,命令他好好聽音樂。我確信他肯定會喜歡。等我端著茶水從廚房回來的時候,第二樂章剛剛開始,我立刻隨著唱片大聲唱了起來。

等我唱完了,才突然想起我讓弗雷德聽的是舒曼的鋼琴協奏曲,而不是我的優美的伴唱。

我回頭看看弗雷德,把茶杯遞給他,猛然發現他的表情有些異常,眼睛里閃著一種好奇光,好像剛剛意識到了什麼,甚至有一會兒他竟然咧嘴笑了。天吶,他終於在聽音樂啦!

等我把茶盤送到廚房再轉回來的時候,發現他竟然在捧著那張唱片。如此嬌貴的東西被他那雙又大又粗糙的手撫弄著,我真想告訴他小心別弄壞了唱片,可心里太高興了,不忍心破壞他的情緒。

“你喜歡它嗎?”我急切地問。

“噢,是的……是的……”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占據了我的心頭,竟毫不猶豫地說,“如果你喜歡,就送給你。”弗雷德又驚又喜,“真的?給我唱片?不,不,我不能要……”“拿去吧!”我慷慨地說。

“太謝謝你了。”弗雷德興奮地走了。

幾天後,弗雷德來了,胳膊下夾著個盒子。他笑嘻嘻地把那盒子遞給我,神秘地說道:“一件小禮物。”

我把盒子打開,驚訝地看到了那只被我摔碎並扔掉了的小黑猴子。一模一樣。

“這是你自己制作的嗎?”我簡直不敢相信。

“正是。”弗雷德開心地笑了。

“怎麼作的?”我問。

“噢,非常容易,”弗雷德說,“我從一本雜志上得到的啟發,你只要把一張唱片熔化,就可以塑造出你想要的任何形狀的東西!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