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亞)林萬里:大小通吃

上午,診室的門鈴響了兩下。我就知道看病的人來了。我一開診室的門,就看到診室里坐著三個人。左邊的長板凳上坐著兩位年齡大約都在四十上下的女人。其中一位愁容滿面、散發不梳、身披牛仔夾克,我暫時稱她為A;另一位呆頭傻腦、眼屎未除,頸項上縛一條灰色圍巾,我姑且叫她為B.這兩位汙垢滿臉的女人,從她們邋遢的樣子,一眼就能看出是病魔纏身的人。她們的對面,右邊的鐵椅上坐著一位明眸皓齒的紅裝女人。衣裙、嘴唇和指甲全是紅紅的,光彩奪目。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端莊、秀氣、俏麗。我敢斷定地說,這種女人肯定人見人愛。她不像是有病的人。憑經驗我心里猜想,她八成是陪送A、B來的。人們常說寧可做導演,不要做醫生。因為導演是對著漂亮美麗的明星;而醫生是對著愁眉苦臉的病人。今早我可走好運了,總算對著一位美麗的女人。她比明星還要明星。我注視著她,心里美滋滋的十分舒坦。醫生和常人一樣都喜歡欣賞美的東西。
 
“醫生,早安。”
 
一見到我立在門旁,那一位“全是紅紅的”便開口說,她不但人長得嫵媚,聲音也十分悅耳。說了“早安”以後,她轉過頭對著A、B說:“你們兩位先看吧,你們一起進去吧。”
 
回頭又對我說:“醫生,她們是我親戚。先給他們看吧,她們都病得不輕。等下輪到我,診費跟我的一起算,由我來付。”
 
瞧,這美麗的女人,心地多好!A、B進來了,我心不在焉地給她們檢查一下,發現A是患了流行性感冒;B是吃錯東西拉肚子。我給她們各打了一針並配了藥方。前後不到幾分鐘就解決了A、B的問題。她們似乎發現我給她看病時的心猿意馬。也發覺我是要盡快地把她們打發走。老實說這時候我腦海里想的是在候診室正在候診的那位“全是紅紅的”。好讓她快點進來,好讓我好好欣賞。當我開門把A、B送走,正要招呼那位“全是紅紅的”的時候,發現我的候診室里空無一人。開始以為她上廁所去了。這時廁所的門敞開著,證明里頭無人。我走去巡查,里頭空空如也。我便問A:“你們的親戚怎麼還沒看病就不見人影了?”
 
“什麼我親戚?我根本不認識她。剛才在你這里初次見面。”
 
A不悅地回答道。
 
“那麼你們兩位是親戚嗎?”我指著A、B問道。
 
“我們三個人,誰都不認識誰。怎麼會是親戚呢!”B答道。
 
“你們跟她是親戚或者不是,都不要緊。她不想給我看也沒關系。她走了。那麼診費你們自己付好了。每人一萬五千盾。”
 
“診費我們已經付了。”
 
A、B異口同聲地答道。
 
“是什麼時候付給我?”
 
“不是付給你。我們已經付給她了。”
 
A答道。
 
“你們為什麼要付給她?”
 
“剛才我們等你看病的時候。她走進來,問我們在這里看病,一次要付多少錢,我說看一次要一萬五千盾。她說這里的醫生是她爸爸的好朋友。她要我們省錢,要我們假認是她親戚。診費有折扣。說我們每個人交給她一萬盾就夠了。我們心里想這個人真好,幫我們每人省五千盾,我們就把錢趕快給她。”
 
“你們就相信了她的話,錢就給她了?”
 
“是呀!她還說,一個人看病跟三個人一起看病,收費應該不同。就像批發價錢跟零售價錢不同是一樣的道理。剛才你也聽到了,診費全部由她來付。”
 
我聽了撓撓頭,無可奈何對A、B說:“你們可以走了。因為你們都付了診費。”
 
好家夥,大小通吃。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