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好!一切都很正常。胳膊恢覆得很快,剛做過透視,再過一星期就可以拆石膏了……”她提筆寫道。

可是她想寫的卻是:“快回來吧,我唯一的遠在天邊的骨肉!我糟透了。現在,我僅有的願望就是希望能再看你一眼了。我的這骨折不是通常的骨折,剛從醫院里回來,我能從醫生們的眼神里看出來,很快,我就要離開人世了。”

可是她是母親,她不能這麽寫。

死是肯定的了,對於她的孩子來說,這是一種難以承受的打擊。可是要是她趕了回來,停止了兩個月後即將完成的學業,面臨她的將是雙重的災難。而一份就已經過重了……我不能再給她添加那另外的一份了……自從有了這一想法後,每天,她都強打精神,開始想為她的孩子再做一些她所能做的事。她開始一封一封地寫起信來。這是她一直保持著的習慣,每周一封信。

為了瞞住事實,每一封信都用的是一種平和而又輕松的語氣。

寫滿了八封信後,在寫第九封時,她的四肢便有些不聽使喚了。她有些後悔,她想到現在就是再想改變主意,想讓她孩子馬上回來,怕都已經來不及了。可是這第九封信她還是堅持著寫完了。有時一整天,她只能寫上一兩句。

死期臨近了,病房里那位專職護士答應了她這嚴肅的要求,同意在她死後將按著順序,照樣每周一封地發出這些已提前寫好、封好了的信。

那在英國攻讀學位的女兒每次收到母親的信時,都有一種無法形容的喜悅。說透了,在這異地,只有這才是促使她不斷努力的真正動力。

“……新來的保姆姓陳,人挺不錯,不像別的,一吃完飯,洗完碗,就進屋里睡覺去了。那天刮大風,所有的燈都滅了,她一直陪著我聊天,直到天明。”

“……在家時,小狗總是等著你回來給它開晚餐罐頭。你走了都快4年了,可直到現在,它仍沒有完全改過這一習慣來哩。那天傍晚,見它始終站在門口朝著後院的馬路呆望,時不時地嗚嗚哀叫幾聲,我就完全知道,那是它在殷切地盼著你回來給她準備晚餐哩……”學期終於結束了。脫下那套為拍照而穿上的博士服後,她直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松。而就在這個時候,那第九封信也隨著來到了。

“具,不要難過,不能不告訴你的是,在你收到這封信時,我已辭世近兩個月了。請不要惋惜我們沒有能最後見上一面。……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了。你沒有父親,一直靠打工掙錢學習,你的成長極其不易。但好在千辛萬苦,你還是入了正軌。

“兩個多月前,在你寫信告訴我,說你將閉門不出,直到獲得學位後再給我寫信時,我便有了這一想法。

“前面那八封信都是我在病重時寫成的。你沒有看出破綻來,我很高興。……別哭泣,具,你不是常人,也別浪費路費再趕回來看我的骨灰盒了,這沒有多大意義。關於我的病情,我已附上了這段時間的病歷。

“你自幼就比誰都美麗。自你長成後,看著你簡直是一種享受。你比我懷你時所想象的要全面多了。但可惜的是,從小時候起,你就沒有穿過一件像樣的衣服,常因為衣服而受同學們的嘲諷,實在是太對不起你了。在獲得學位後,我希望你能開始一種真正的生活,希望能像那始終處於劣境中的辛黛瑞拉一樣,總有一天,你的美麗,你的心地,你所秉有的一切都能得到公認……”“哦,不!……媽媽!”看到這里,具再也忍耐不住地痛哭起來……“可是為什麽,為什麽我們常要用慘痛的、確確實實的犧牲,去換取些所謂的虛無的得益啊!為什麽利總是高於益,占據了心靈里這最最主要的位置呢?”時隔很久,她仍在想著,仍分辨不清母親究竟是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還是一件錯事呢?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