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管幽默不等於笑,但幽默卻離不開笑。有時我想人生要是離開笑可怎麼過?可是現實生活中就是有許多人不肯笑、不會笑、不能笑、不敢笑。魯迅先生筆下的魯四老爺、四銘等,盡管讓讀者感到可笑,可是他們絕對不肯笑。“君子不重則不威”嘛!要能威嚇住平民百姓,就要戴上一副驢子似的假面,日久天長,像電影《蘭陵王》一樣真臉假面,合二而一,面部肌肉僵化,再也不會笑了。於是,人類便多了一個不會笑的品種。不僅中國如此,洋人也大體相同。昆德拉曾經說過,在大庭廣眾之下,有個人說個笑話,人們樂不可支,可是有某種人不笑,他們是克格勃。這又是一類。生活中許多人不是不會笑,而是不能笑、不敢笑。人生對於他們來說是太沈重了,如過著辛苦麻木生活的閏土,被生活的擔子壓折了腰,怎能忍心責備他不能笑!聽朋友講過一個故事,說某八旗後裔,性格開朗,好說笑話。三年困難時期,餓著肚子,還能一個人躲在家里編織極其精巧的蟈蟈籠子,自得其樂。可是,在1966年“紅八月”中,被掃地出門,天天挨斗,最後投環自盡,永遠失去了笑聲(這個悲慘的故事使我想起了老舍先生)。最可憐的屬不敢笑。當然,人具七情六欲,沒有天生不敢笑的。之所以“不敢”那是因為有“不準笑”的。魯迅說:“皇帝不肯笑,奴隸不準笑。他們會笑,就怕他們也會哭、會鬧起來。”當然隨著“不準”一定還會有一系列的措施,乃至“實施細則”的,防微杜漸,於是,天下太平。最初奴隸們(如驪山的刑徒)也是在皮鞭的監督下不敢笑,久而久之,從必然的王國走到自由的王國,即使沒人監督也不笑了。於是產生了面孔一律的秦始皇兵馬俑——這一偉大的歷史傑作。

 上面說過,幽默遠不等於笑,有時兩者甚至背道而馳。錢鐘書先生年輕時就曾憤然地說:“一般人並非因有幽默而笑,是會笑而借笑來掩飾他們沒有幽默。笑的本意,逐漸喪失;本來是幽默豐富的流露,慢慢變成了幽默貧乏的遮蓋。於是你看見傻子的呆笑,瞎子的趁淘笑——還有風行一時的幽默文學。”(《寫在人生邊上》)這不僅是三四十年代的文壇的現實,即在今天也有越演越烈之勢。但是,我還要說,笑是幽默的最低標準,笑是生活的潤滑劑,正常人的正常的笑是幽默的開端,不能因為笑有“假冒偽劣”,便如四銘老爺不準兒子笑,而是要多提倡由幽默發出的笑。

 幽默感生發出的笑,一要超越,二要機智。柏拉圖認為笑是一種卑劣的感情,因為笑往往是笑他人的小小的不幸,或他人稍稍劣於自己。而幽默產生的笑應該超越這些。雖然不能說其中絕對沒有批評與否定,但更多的還是同情與溫煦,也就是《詩經》中所說的“善戲謔兮,不為虐兮”。能做到這一點,便是個藹然仁者。《論語》記載了許多孔子的富於幽默感的言論,這樣引發的笑才不是刻薄的、輕薄的笑。《史記•萬石君列傳》描寫石奮一家的謹小慎微,既令人噴飯,又使人悲哀。因為石家都是靠伺候皇帝發跡的,但是伴君如伴虎,不謹小慎微行嗎?因此,司馬遷在為石家立傳、客觀地再現其超常的“恭謹”與虛偽時,悲憫是多於厭惡的。另外則是機智。這樣產生的笑才不是傻笑。機智不一定非要多高的文化。明代徐渭在《答張太史》中記杭州腳夫的話說:“風在戴老爺家過夏,我家過冬。”只一句話便把“戴老爺家”的生活環境與“我家”的生活環境的巨大差距,形象而幽默地表現了出來。

 從笑進而到幽默是個飛躍。

 (愛思想網站 2015-04-25)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